第1章 赞美生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醉书南飞

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的下面唢呐叫。

可怜的夏歌同学,缠绵病榻十多载,最终还是败给了病魔,年轻的生命从此永久地停留在17岁的夏天。

葬礼上,人们为可怜的夏歌致辞,悼念他年轻而正直友爱善良高尚的品格,然后按照当地的习俗,播放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遗言,做为结束。

或真或假的哽咽哭泣声中,音箱里传出及时录制的遗言,一个虚弱,沙哑,轻盈的少年嗓音幽幽响起。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

全场静默。

不久后,火化开始,成为了阿飘的夏歌哇哇大哭,复读机一样地叫喊着我不想死啊啊啊,但是无人可以听见。

不知自顾自地闹了多久,夏歌觉得累了,不知不觉陷入黑暗。

再次醒来时,他已经穿越了。

夏歌是被一阵钟声叫醒的,钟声悠扬,足足响了十二声,代表了中午十二点。

这不重要。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面前是一片带着金属光泽的银白色墙壁,以及一块带着奇异光泽的巨大落地窗,房子的天花板很高,无论屋内还是屋外,都有着许多前所未见的机械产品,怎么看都不像是夏歌生活的那个时代,那个世界。

这也不重要。

随着夏歌第二次眨眼,一段庞杂的信息涌入他的脑海,那信息如同直接印刻在灵魂,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名为编号ur996,是属于陆行深院士的合法财产,型号为居家型仿生机器人,私人订制款。

从头到脚,从相貌到身材到声线,从性格喜好到笑起来的样子,一切他的数值都取材于一个完美的贵公子,贵公子清雅淡薄,温和善良,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而他ur996诞生的意义就是成为这个人的复制品。

当然,这还是不重要。

他夏歌死去活来17年,死透了以后魂穿成了仿佛科幻狗血言情小说里的仿生人或者替身,也许世界陌生了,也许成了别人的财产,也许仿生人压根不算人,这些全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

“啊啊啊啊啊!!!!!老子活了!!1

“活了!!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空荡荡只有机器运转的偌大研究所内,终于确认现实的夏歌放声大笑,大喊大叫着在阳光下奔跑起来。

并且因为收录的语音数据有限,有关这样爽朗的笑声记录还是空白,夏歌只能用晋江听书朗读功能一般生硬的机械系统音,发出铿锵有力一字一顿“哈。哈。哈。”的声音。

可他还是很高兴,甚至在愣了一下之后笑得更加停不下来了。

哈着哈着,夏歌在地上打滚,滚到了落地窗的近处,窗户质地透明但看起来不像玻璃,凑近了会发现上面有一层奇异的色彩,并且倒映出夏歌如今的模样。

皮肤白皙,没有白到病态的程度,拥有仿真度极高的淡粉血色,但是掐掐打打磕磕碰碰也不会青紫破裂流血。

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嘴唇红润,鼻梁挺翘,完全看不出夏歌生前的憔悴枯槁。

柔软细密的纯黑色短发垂落在额头和脸颊上,发量惊人,并且看上去完全不会掉头发,拽都拽不下来一根。

还有这胳膊,这腿,能跑能跳的,虽然全息游戏里似的没啥知觉,但是老好用了。!完全不会累!!

完美!!

夏歌看着看着,越看越对自己的身体无比满意,觉得再也没有什么更好的事情了。

然后在下一秒火速站了起来。

他上一次站起来是什么时候来着?

夏歌记不清了。

不重要。他告诉自己,重要的是,他现在可是仿生人啊!不但可以站,可以跑,可以跳,说不定还能做到更多!

说来就来,夏歌环视了一圈,发现这个房间的屋顶还挺高,是个有白色骨架的穹顶,四周的家具,装饰也少之又少。

不,准确来说,除了他醒来时坐的那一把白色椅子,穹顶上并未发光的球形灯泡,以及远处的房门之外,这个房间压根就没有别的东西。

房间很空,白色穹顶和金属色墙壁,以及灰色的地板让一切看起来冷冰冰的,同时也意味着不管夏歌怎么折腾,都不会破坏到任何家具。

……

与此同时,前沿人工智能科技主题发布会现场,演讲正告一段落,来到了新品展示的环节。

立体成像系统开始运转,无数丝线般的光束出现在会场上空,钩织成一个能够以假乱真的3d投影。

投影中,是一个空荡荡、干干净净的巨大房间,空地上放着一把纯白的椅子。

空无一人。

然而就在三秒后,一个身影从天而降。

“嘭!1

一个少年身形的男子稳稳落在房间中央,单膝跪地,一只拳头随之向下锤出一个大坑,那微微垂着的头颅,嘴角微微勾起的笑意,都像极了古早电影中喜欢摆pose的英雄主角。

在这位‘主角’的重拳之下,哪怕是质量最佳的灰色地砖也出现了蛛网般的龟裂纹,而他本人,却毫发无损。

随后,他缓缓站起身来,得意之色随着那原本笑不露齿的表情一点点扩大,最终化为哈哈大笑,本人也双手叉腰,高高抬着头笑到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哈、哈、哈哈、哈哈哈1

依然是生硬而机械的笑声,只是经过几次训练后,他学会了在一次发音未完成后就迅速打断、开始第二次的发音……于是笑出来的声音不但富有节奏,还颇有剪辑过后的电音感。

笑了足足七声之后,他仿佛还没兴奋完,双眼放光地看了看自己毫发无损的拳头和膝盖,弯腰攥紧右手又给自己比了个耶的姿势,再次精力充沛的绕着房间跑跑跳跳撒起了欢。

并宛如孙猴子离开五指山一般边跑跳着,边挥舞自己的双臂,高兴之下连身上的白衬衫都给脱了,抓在手里甩成一条白绳子,大声喊道:

“赞美生命!赞美人类!!!赞美科技!!!!1

“赞美我自己!1

明明那房子里除了他再无别人,还能乱七八糟地赞美了一堆之后,放慢乱跑的速度,笑嘻嘻又腼腆羞涩地不断抛出一个个飞吻,

“谢谢!谢谢!!爱你们~~~”

声音荡漾,富有热烈的情感,画面的加密打码只掩盖了他的五官特征,却无法掩盖那宛如颜艺的生动表情。

……

发布会连接了星际直播,除此之外,现场还坐了上万人直接观看,此时所有人都目不转睛,或微微张大了嘴,或表情复杂。

但他们都紧紧地盯着这一份来自陆院士的‘成果展示’。

好怪哦。等等,再看一眼。

全场寂静,只能听到那个不知名仿生人的怪声和狂笑。

直到观众席中,某个人终于没忍住,噗嗤笑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带动了成片的笑声。

“天呐,这是什么搞笑环节吗?”

“没想到一向正经严肃的陆院士也会安排这么幽默的表演……哈哈哈哈1

“哈哈哈真是太出乎意料了,说实话,我喜欢这个小仿生人!等上市了我一定要买一个。”

容纳数万人的会场陷入一阵喧哗,主持人额头上滴下冷汗。

会场边缘的最高处,单面透光的黑色落地窗内,一个不起眼的包厢隐匿于黑暗中。

在会场灯光的照射范围之外,喧哗声也如同隔了一层,显得遥远而渺校

但也足以吵闹到能被坐在窗边的男子听到。

宽大的高背皮椅上,身着黑色衬衫的男子原在闭目养神,袖口领口的扣子全部整齐扣着,修长双腿交叠,显出一股严谨克制的意味。

注意到发布会出了状况,他也只是偏过头,掀起薄薄的眼皮,投去平淡的一眼。

他仅在左手戴着薄薄的深黑色手套,原本搭在立于椅边的一根金属手杖上,此时忽然动了动,食指搭在顶端镶嵌着的巨大晶石上缓慢轻敲。

包厢靠门的地方,站着他的秘书,为人很是机灵,立刻察觉到老板的变化,低头来到他的椅子旁,低声询问道,“陆先生?”

反复轻敲在手杖顶端的指尖动作一顿,五指收拢紧握,被称为陆先生的人站了起来,转身朝门外走去,

“回研究所。”

秘书迟疑了一刻,犹豫道,“那发布会……”

按照陆先生一直以来的冷静理智,不可能抛下这么重要的场合不顾,先去管什么小机器的bug。

陆行深没什么表情,只回头看了他一眼,似是催促。

很快,秘书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机器人,而是严格按照‘那位少爷’的模样亲手制作的替身。

和‘那位少爷’有关的事,是绝不能出丝毫差错的。

他连忙低头应声,不再发出任何质疑声,快步跟上,

“好的,陆先生。”

金属手杖随着每一步几乎等距的步伐落在地毯上,没发出太大的声音。

那顶端镶嵌的晶石微不可查的一震。

陆行深不像星际时代的其它人,不喜欢把智脑外设戴在脑后、或者其它贴身的位置。

他自行改装了自己的智脑外设,成为了手杖上一个小巧、便携的晶石装饰。

此时,它已经成功发送出一道远程指令——

【指令对象:仿生人编号ur996。】

【内容:病毒查杀。】

赶往研究所的陆院士坚信,发布会上超出他预期的画面,一定只是一次小小的、因外界因素导致的失误,比如病毒,黑客,或者是他的竞争对手安排的闹剧。

总之,不会是他的第996个失败品。

十分钟后,陆行深快步走入研究所。

房门打开时,夏歌——也就是现在的ur996号,正在观察自己的身体构造,脱掉了最后一件裤裤,一脸沮丧而困惑地低头看着秃秃的自己。

四目相对,空气寂静。

刹那间,陆行深维持了一路的冷静从容被这一幕震出了裂痕,他瞬间脸色一黑,深吸一口气,用最后的理智沉声质问,

“你在干什么?1

夏歌眨了一下眼,迅速分辨出这就是自己的创造者,这个身体、这个宅子的财产拥有者,陆行深。

喔,就是他啊!没想到本人这么年轻。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也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并因为语音库的词汇数据太匮乏,最后两个字的发音再次变得生硬机械,犹如之前的笑声一样卡顿严重,抑扬顿挫,

“为什么我没有屁、股?”

是的,夏歌,仿生机器人的身体上,层层衣服之下,没有屁股。

后面不分瓣,前面光秃秃,犹如一个用来摆在橱窗里展示衣服的人体模特,可模特后面也是分瓣的。

他怎么连人体模特都不如呢?明明其它部位都这么完美,这么美好。

他显然难以理解这种情况的出现,见陆行深没有反应,还试探着猜测了一句,

“难道我是半成品吗?”

就在这时,一行字浮现在996的脑门,微弱的红色荧光透过薄薄的人造皮肤,组成四个大字,在那写满了好奇的大大双眼的对比衬托下,显得无比鲜亮刺眼:

【杀毒失败】

陆行深:“……”

……不,是失败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