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3章 赞美科技(修)

我的书架

第3章 赞美科技(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醉书南飞

陆行深一边努力无视他,一边克制地冷静下来说道,“现在它看起来只是长得和你一样,还没法蒙混过关,你愿意的话,我再排查一下程序问题,尽快修整好。”

“可是……来得及吗?”

林玉音眼角感动的泪水瞬间化作忧愁的泪珠,随着他的睫羽轻颤,顺着脸颊滚落下来,颇有种美人落泪、我见犹怜的气质,

“我打电话来,其实是想告诉你……傅上校提出要见我,以未婚夫的名义,我已经找各种理由婉拒他太多次了,已经、已经拖不下去了……”

傅上校,全名傅薄妄,名义上是林玉音的联姻对象,婚期未定。

看林玉音快要急哭了的样子,显然是不喜欢这个傅上校的。

夏歌还没习惯自己现在的长相,是以打量这个林玉音时,也不觉得别扭奇怪,只是在心里有些感叹,觉得他们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没想到,在他看来科技这样发达的一个时代,又是看起来很有才华地位的两个人,竟然像电影里的古代人似的,活得这样身不由己。

不过,也没有意外很久,他很快想起来上辈子无聊时看到过的八卦,就是关于一个富有国家的皇室成员及妻子的绯闻,在他生活的21世纪,科技的发展同样不等于精神的进步。

在他的国度里,也不是没有出于利益考虑的商业联姻……

等等。

不知不觉间,夏歌与陆行深四目相对,慢了半拍地意识到一个不妙的问题。

这两个人……该不会是打算让他冒充林玉音和上校联姻吧?!

联姻……也就是……结婚……?!

夏歌老脸一红。

盯着ur996看了几秒后,陆行深最后‘嗯’了一声,挂断了与林玉音的通讯,朝他走来。

满脑子结婚的夏歌根本没注意他们后来聊了什么,一脸懵地看着他走近,看着他朝自己伸出手来,看着他把手搭在自己的肩膀。

在那白皙细嫩的后颈上方,隐没在短短发茬深处的后脑上,隐藏着一个很小的按钮。

陆行深向上摸了摸,就找到了它。

那是一个很隐蔽、只是一小块没被人工头骨覆盖的柔软区域。

只有他知道,这是一个按钮,只要轻轻按下去,就能切断ur996的能源供应,也能直接将一切数据清零——包括内置其中、录入了人格模拟数据的ai程序。

夏歌对此一无所知,全程没有躲闪,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陆行深,轻轻眨眼的动作看起来近乎无辜。

像是被主人用绳索套注刀架在脖子上,却依然乖乖坐在原地的小狗。

小狗的眼睛亮亮的,映出无情主人的身影,配合着搭后颈的动作仰起头来,满含期待地问,“你要带我出去玩吗?”

他记得,刚才他们通讯的时候,提到了那位傅上校来着,说是来不及了要见面。

既然是见面,肯定是在外面,四舍五入就是出去玩呀!

“编号ur996。”

陆行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好像从一开始,他就不觉得仿生人的问题值得理会,所以不会对996发脾气,也不会回答问题。

他只是静静注视着那双与林玉音近乎一样的黑色眼眸,低声问道,

“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

夏歌很激动地抢答道,“去约会吗1

陆行深定定看着他,默然一秒后开口,“把你弄碎的地砖换了。”

夏歌:。

陆行深面无表情。

夏歌:“对不起……”

就在不久前,夏歌高高跳起,重重落下,亲手一拳击碎了屋内正中央的那一块地砖。

当着全星网不知几亿人直播的面。

想想刚才陆行深那强迫症的样,再看看他身上连一根线头都没有,衣服褶皱全抚平那一丝不苟的样子……夏歌觉得他应该是认真的。

沉默中,陆行深直接把如何更换室内地砖的方法,以数据的形式传输给了ur996号。

仿生人的内置程序毕竟是个ai,学起技能来,远比人类要迅速、简单,也更加不容易出错。

陆行深很放心,并准备休息几分钟。

他将视线从ur996身上收回来,伸出手在墙壁上轻点。

随着嘎吱一声,一扇柜门随之打开,旋转展开一套咖啡机。

几分钟后。

夏歌原本蹲在地上换地砖,突然一个鬼叫原地跳起一米高,嗷嗷地原地蹦跳起来。

“啊啊啊!!火!我着火了啊啊蔼—火火火火火是火蔼—”

仔细一看,一撮细小但是旺盛燃烧的火焰,正位于他的小腿部位,已经把裤子烧出了一个大洞,还继续燃烧着他的人造皮肤。

也不知换个地砖而已,怎么就能弄出火来。

夏歌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立刻慌乱到忘记了自己现在不是人,是仿生机器人,感觉不到烫和痛。

因为忘记了,对火焰的天然畏惧却还印在灵魂里,竟然忘了可以直接上手扑灭。

陆行深就静静地坐着,磨好咖啡粉,泡出浓郁的香气,再用滤网去掉咖啡渣和泡沫。

“嗯,不错,”

咖啡入壶,他动作优雅、标准、专注,犹如星际时代前的贵族,冷静从容地回应道,

“下次再接再厉,争取把全身都烧了,省下我的销毁返厂费。”

夏歌:“!!1

不要啊!销毁什么的不要啊!

“呜呜呜啊啊啊你快救救我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好人有好报你宰相肚里能撑船大恩不言谢当牛做马不如以身相许——”

旁边,陆行深已经倒出第一杯咖啡,慢条斯理地举起咖啡杯,吹了吹热气,抿了第一口下肚。

并终于大发慈悲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提着自己喝剩下的那杯咖啡,来到一惊一乍的仿生人面前。

面不改色地将那杯咖啡泼洒过去,浇灭了那一丛冒着黑烟的明火。

自始至终,陆行深都不紧不慢,顶着一张冷淡无波的扑克脸,见ur996终于呆滞地愣在原地,沉默地转身回去,放下瓷白镶金的杯子。

身后,仿生人996号终于回过神来,

“用水给电器灭火真的没问题吗?”

他贫瘠的活过一世的经验告诉他,如果家中的电器灭火,正确操作是先切断电源,而不是直接泼水,那样会更危险的。

陆行深似乎对那一壶咖啡已经失去了兴趣,没有再继续喝,几秒时间又将那一套咖啡机都收了回去。

他声线平稳地说出心中的深信之事,“我没你这样的电器。”

能力出众如陆行深,早就不屑于制造使用任何连防水都做不到的机器。

而夏歌听到的却是:我没你这样的儿子。

夏歌:“……”

陆行深低头盯着那个修换了一半的地砖,以及旁边那个再度裂开的地砖,脸色越发冷淡。

夏歌噗通一声给跪了:“我这就把它们都换好1

陆行深:“……”

半个小时后,夏歌终于学乖了,听话高效地换好了被自己弄坏的两块瓷砖。

然后就抱着自己烧黑了的小腿,小白菜地里黄似的盘坐在角落里顾影自怜。

哦,小腿,我完美的小腿。

陆行深悄无声息地站在他身后,脚边放着一个金属的小盒子,低垂着眼眸,不知看了他多久。

直到夏歌终于注意到他,侧过身来,仰头望过来,一双眼睛睁得炯炯有神。

他主动问道,“可以帮我治好烧伤的腿吗?”

陆行深没有回答,而是忽然反问他,“为什么不按照程序行事?”

夏歌一愣,没有立刻回答,于是陆行深耐心换了个问法,“你知道怎么言行举止最像他,为什么不照做?”

夏歌这次明白了。

他确实知道该怎么做,实际上,只要他想,就知道怎么笑、怎么说话、怎么走怎么坐是和林玉音一模一样的,但是他太过兴奋,就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这一点,没有照做。

甚至,因为上辈子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病房度过,几乎没怎么接触过外界,他连如何表现地更像一个ai都不清楚,光顾着自己高兴了。

明明是做出来冒充林玉音的机器人,却因为他的突然穿越打乱了一切,夏歌忽然有点心虚,低头不敢看他,“我……我不是故意的……”

低着头的姿势只能看到陆行深和自己的脚尖,没察觉到自己急着道歉却忘了回答问题,更不知道这样的反应有多么的人性化,表现出了多少超出程序限制的惊人举动。

在他的视线之外,陆行深并未变得更加恼怒,反而神色平和了不少。

“我可以为你修好腿部的损坏。”

片刻的沉默后,夏歌终于迎来了等待已久的赦免。

陆行深温凉的指腹摸上夏歌的后颈,没入短短的发茬里。

夏歌抬头看着他,不躲不闪,闻言灿烂一笑。

陆行深像是被他的大白牙晃了眼,手指动作一顿,鬼使神差地多说了一句,

“我会先切断你的能源供应。”

不就是关机一会儿嘛!这有什么的?

夏歌连连点头,觉得没问题,并顺便欢快地追问道,

“那可不可以顺便再给我换个逼真的屁股?”

陆行深:“不可以。”

夏歌:“……”

陆行深冷嗤一声,短暂的反常神情一扫而空,摁在他后脑勺就是干脆利落地一键关机。

刚才就不该心血来潮听他废话。

陆行深张开手臂,抱住了关机状态的生化人996号。

虽然是关机状态,ur996的胸口依然在规律地起伏着,模仿着人类熟睡中的呼吸频率,如果将手指放在鼻子下方或者是脖颈、手腕脉搏处,也能感觉到模拟出的血管跳动感。

陆行深把他放平躺在地上,呼出一口浊气,微微皱眉,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总算安静了。

敲门声适时响起。

“进。”

电子门推拉打开,皮鞋的脚步声带来一个脸上架着金边眼镜的男子。

“真没想到啊,”

男子进屋就新奇地睁大了眼,对着陆行深笑着猛瞧一通,“你也有不舍得直接销毁失败品的时候,还把我叫来当外援了。”

陆行深转身时,面容已经恢复冷静,淡然道,“我怀疑996已经觉醒了自我意识,不出意外,已经能通过图灵测试了。”

话一出口,戴眼镜的男子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一改吊儿郎当的玩笑姿态,神情严肃起来,

“让我看看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