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4章 赞美瑕疵(修)

我的书架

第4章 赞美瑕疵(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醉书南飞

就像是睡了一觉,夏歌再次醒来时,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夏歌小腿上的焦黑也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受伤。

他已经不在刚才的那个空房间里了,而是坐在一个更加有生活气息的客厅,家具齐全,面前是有着橘色墙壁、脚下铺了羊绒地毯的房间,阳光斜斜地照进来,看起来一切都暖洋洋的。

而夏歌坐在正中央一个软绵绵的沙发上,以这个沙发为基准,整个房间的结构布置,都完美地对称着。

陆行深坐在他的对面,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男人,戴着一副金边的眼镜,脸上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是亲切。

见他醒了,男人看向陆行深,“这次成功了吗?”

陆行深没急着回答,先面无表情地问了一句,“996,想换个屁股么?”

夏歌立刻坐直身体,荡漾着声线回答,“想~想!想!1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陆行深看向旁边的眼镜男,“没成功,还那样。”

夏歌:“?”

陆行深似乎和旁边的男人很是熟识,问完了这句又不理他了,两个人自顾自地低声聊了起来。

“我就说嘛,有了自主意识的ai,肯定会保护自己不轻易被删除。更何况是这种聪明的,不能因为一点小瑕疵,就无视它的宝贵程度嘛。”

“呵,孝瑕、疵?”

“啊这……他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完全猜不到是个仿生人诶!比你还有人味儿,你看是不是?”

陆行深很听劝,果真面无表情地看向996。

就这么静静看着。

夏歌:“……”

这个看养废小号一样的眼神是怎么肥四?感觉被嫌弃到考虑丢掉了!!

不行,被丢掉之前他还有最后的心愿!

夏歌鼓起勇气,弱弱抗议,“说、说好的屁股呢?”

陆行深仿佛被人工智能给智障到了一样,猛地深吸一口气,修长双腿轻轻交叠,向后一靠,“累了,重启吧。”

他微侧着头,碎发落在鼻梁上,投射出阴影。

那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气势,仿佛在说——世界,毁灭吧。

眼镜男干笑着扯扯嘴角,“你你你冷静点啊,这不是智脑啊重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1

陆行深不想说话,起身直接离开了,“我去准备一下。”

倒是旁边的男人还留着,抬起手朝着996晃了晃,“你好呀,小朋友。我是你主人的好朋友,你可以叫我李医生。”

夏歌也笑着和他打招呼,“李医生好啊!我是xi……ur996,你可以叫我……小六?”

啊这,不管是996还是小六,听着都好不吉利啊!

李医生脾气很好地走了过来,弯腰凑近了他,抬手摸摸头,像是儿童医生对小孩子那样,温柔地放缓了声音道,

“陆行深看起来凶,其实是个好人呢,你不要被他吓到了。不过,如果哪天你不想做别人的替身了,就偷偷来找我吧。”

夏歌还没明白他的意思,脚步声再次响起,伴随脚步的,还有手杖轻碰在地面的清脆碰撞声。

陆行深站在门口,目光与正好闻声抬头的夏歌相接,“996,过来。”

“是该出发了。”

李医生也看过去,笑着起身。

大门在陆行深的背后打开,夏歌抬头看去,瞧见了门外的一片郁郁葱葱,以及一亮闪着金属银光的奇怪车辆。

夏歌快步跑了过去,他还是第一次见这个。

门外是一片经过修剪的绿草坪,宽阔的庭院被栏杆围起来,同样是完美的对称布局,银色的车就刚好停在门口。

仔细瞧去,那并不是一个‘车’,它没有轮子,更像是一艘快艇,流畅的机体线条看上去非常优美,明明是金属银,却不会在阳光下反射太刺眼的光。

最重要的是,它悬浮在地面上方。

夏歌忍不住低头去看,真的是悬浮着的,没有支撑,上面也没有线把它吊起来。

是悬浮车!!

他开开心心绕着悬浮车转了一圈,看看摸摸个不停,然后转向陆行深,“我们去哪儿呀?”

“……”陆行深皱眉又叹气,颇为不想说话的样子,“傅上校邀请共进晚餐的地方。”

“别愁眉苦脸的嘛!不是说了死马当活马医?”

大门口,李医生笑着拍了拍身侧陆行深的肩膀,“反正上校也没见过他本人,就算性格脾气有所出入也没关系的,再说了,恋爱中的人有时候在喜欢的人面前,就是会不太一样的。”

夏歌则是非常惊喜。

他还能吃东西的?这是进食的功能吗?太棒了吧!

哇哦,重生第一天就可以下饭馆,赚到了!

陆行深视线向下,手杖一抬,在他乱动的脚后跟上不轻不重地一敲,

“稳重。”

夏歌眨眼,默默放下脚后跟,稳稳当当站好。

“好的嘛。”

夏歌没想过,自己一个连飞机、高铁、轮船都没坐过的人,居然先坐上了悬浮车!

酷炫!高科技!好有意思!

悬浮车不需要司机,但完全无法放心他的陆行深叫上了李医生,一起坐进了车里。

透明的罩子在头顶闭合,夏歌在车子启动时哇了一声,飞起来加速又哇了一声,看到来来回回嗖嗖嗖飞着的其它车流,再次哇出了声。

陆行深坐在他旁边,单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另一侧窗外。

终于,被吵到无法忍受,头也不回地伸出一只手,没有戴手套的五指轻轻搭在996的后颈,指尖温和摩挲着发根,找到某个按钮。

经过之前的事,夏歌已经知道那里是自己的关机键了,立刻一个激灵安静坐好,两腿并拢,俩手放在大腿上。

乖巧眨眼,目不斜视。

于是,那碰着后脑勺的手指暂且放过他,逆着柔软的短发摸到头顶,看似慈爱温和地轻拍一下,才慢悠悠收回手掌。

仿佛在说:乖。

李医生忍笑到内伤,脾气很好地问道,“说起来,这是你第一次乘坐悬浮车吧?很喜欢?”

夏歌用力点头,恨不得整个人扒在车窗上看外面。

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这个陌生的世界。

无数的悬浮车在半空中穿行,因为速度极快,一个个拖拽出长长的光尾,却不会发生相撞的事故。

厉害!

在他们脚下,是林立的高楼大厦,样式和夏歌见过的也不同,绚烂的霓虹灯挂满了城市的各处街道,楼房也不是四四方方,而是像蜂巢一般的六边形基地的柱状为主。

新鲜!

耀眼的五彩霓虹灯之上,一片又一片的草丛、树木、植被,夹杂着种种太阳能发电装置,覆盖了那些‘蜂巢’的天台。

漂亮!

至于天空,更是漫布着一股通话版的粉蓝色,白色和黄色的两种云朵飘荡着,明亮的太阳西斜像要落山,还有不发光的其它巨大天体,大大小小地挂在天空。

“哇……”

夏歌看得入迷了,有些忘我,不知不觉间又忘了刚被关机威胁,竟然下意识屏蔽了外界的声音。

直到眼前的画面突然一黑——车窗玻璃被遮住了,转变为保护隐私模式。

夏歌没得看了,失望地‘隘了一声,乖乖坐了回去。

在他身旁,陆行深让他复述一遍这次出行的注意事项。

夏歌其实完全没听。

但是没关系,他已经不是从前的他了。

夏歌在脑内播放了刚才录下来的声音,一条一条照着念:“不能忘记扮演林玉音,不能大声喧哗,不能吃完饭后答应去宾馆、家里、温泉等会少儿不宜的其它出行计划,不能和他亲嘴,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能……”

突然间,陆行深再次开口,

“再加一条,无论到时候你们看到什么做了什么,不可以大惊小怪。”

可以说非常严厉了。

“噗。”

坐在后方的李医生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

“ur996,我原本应该销毁你,”

陆行深话锋一转,忽然说道,“但是林玉音坚持让你先试试,要给你一次机会,你如果搞砸了,还是会被销毁。”

他不带情绪地看向夏歌,幽暗的双眸带着无机质的残酷感,叫人从中瞧不见也找不到丝毫人类应有的情绪波动。

那样子像是什么都不在乎,哪怕说出‘销毁’这个词的时候,也只是出于理性的考量,提前告知了结果。

但夏歌还是从中读到了一丝非常情绪化的威胁意味。

他嗯嗯点头,配合着严肃认真,以表示自己被威胁到了,超害怕的。

很快,李医生就笑开了,像是在提醒着什么,“他只是一个人工智能,你威胁他有什么用呢。”

“哦。”

“放轻松嘛。就这么赶鸭子上架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李医生见他脸色不好,也不开玩笑了,温和地劝说起来,“谁让傅上校凶名在外呢?”

期间,陆行深试过劝林玉音先别着急让替身上场的,但是遭到了激烈的反对,好像只是亲自见面就让林玉音痛苦不已。

原来是因为傅上校很凶?

夏歌好奇地扭头朝李医生看了过来。

“凶名在外?”

在他的资料库里,有傅上校的样貌照片、姓名,以及林玉音应该知道的一些基本信息,比如知道他的身份,背景。

但是这种八卦意味上的信息,应该是陆行深不屑于写进来。

“是啊,”

前面的陆行深已经开始闭目养神,李医生见他不反对,就和夏歌聊了起来,“傅上校年少有成,是百年来最年轻的一位上校,传闻中他有点恃才傲物,脾气也非常的暴戾,残忍嗜杀,就连他亲爸都有些怕他,你知道为什么?”

夏歌的好奇心被提起更高了,连窗外那科幻感十足的风景都不看了,扒着椅子背问道,“为什么啊?”

“我说了,不过你别太当真,都是传言,”李医生继续道,

“据说他的亲爷爷,他曾经的心腹手下,都是被他亲手杀死的,死的时候只有他在场,但是证据不足最后都不了了之。还有个传闻,是说他心理上有点问题,因为每个被他的脸和身份吸引来的追求者,最后都……”

“到了。”

说了一半,悬浮车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逐渐下降停落,陆行深睁开眼睛,打断了好友的八卦。

夏歌不愿意动,“啊!等一下,他的追求者怎么了?1

陆行深无情地打开车门,示意他下车。

后座的李医生笑得更开心了,朝他挥手拜拜,“下次继续说给你听哦,如果没被销毁掉的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