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5章 赞美科技(修)

我的书架

第5章 赞美科技(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醉书南飞

夏歌:“呜。”

只好乖乖下车。

傅薄妄选择的初次约会地点,是一家颇有格调的餐厅,临海,能看到漂亮的星空。

到了地方,就有专门的侍者一对一接应预约好的客人,带着夏歌一路走向顶楼的用餐地点。

路过一个长长的玻璃栈道时,夏歌忍不住放慢了脚步,盯着脚下的玻璃看,盯着玻璃和窗外流淌的海水看。

真好看埃

这还是夏歌第一次亲眼这样近距离地看到大海。

和电视里的不一样,和照片里的也不一样,近在咫尺,波光粼粼的海水静静流淌着,远处还能瞧见白色的浪花,和细细软软的沙滩。

曾经在他表达过对海滩的向往后,有一个曾经同房住院的老爷爷回来看过他,给他带来了一个沙漏,里面的沙子就是爷爷从一个沙滩上取的细沙,那是夏歌当时最喜欢的礼物了。

而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是一整片大海。

不过,他现在算是机器人诶,不知道能不能游泳,入了水会不会直接沉底?

想到这里,夏歌一边继续跟着侍者走向吃饭的平台,一边用脑内的程序给陆行深发消息,询问自己的机能问题,泡在水里会不会坏。

还没等到回复的时候,夏歌走到了就餐的观景台。

观景台是露天的,能看到璀璨的天空,海风拂过,正中央的位置摆放了一个圆桌,旁边是一圈自助的各种设备,夏歌有点看不懂。

再旁边,还有单独的盥洗室,一个可以通向跳水台和泳池的栈道,以及可供休息、隐私保护性极强的……带水床的观影室。

侍者见他的视线扫视一圈,像是初次前来,礼貌询问道,

“需要我为您讲解一下自助设备的使用吗?”

好吧。

夏歌点头,刚要开口答应,另一道声音却在另一侧响起,打断了他们,

“不用了,你们回去吧。”

夏歌朝着说话的人看去,瞧见个一身军装,眉目冷肃,浑身都带着浓厚煞气的高大男子。

军装是以黑、白为主的色系,衣领宽大,佩戴着金色绶带,贴合着英朗挺拔的身形。

男子看起来仿佛是刚从战场上走下一般,光是站在那里投来视线,就让人忍不住想立正站好。

男子让跟着的侍者离开了,空地上一时只剩下两人。他身上原本应该贴有臂章、肩章这类显示出具体爵位、身份的小物件都被有意摘了下来,留下空荡荡的军服,但夏歌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用ai识别功能,对比他的照片,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是傅薄妄。

傅上校,林玉音的政治联姻对象,在车上被李医生有意无意描述成了大灰狼的那个人。

看起来不像坏人嘛,就是长得有点凶。

夏歌忍不住想道。

傅薄妄的眼眸是深绿色,他看向夏歌,开口解释道,“抱歉,自作主张让他先走了,需要讲解的地方,就让我来吧。”

夏歌直接放空大脑,严格照着脑海中的数据提示,露出标准的林玉音式浅笑,“没关系。”

他在车上的时候,也稍微练习了一下,因为原定的程序设计,他只需要把身体的操纵权放出去,尽可能不让自己的想法施加影响,就自然能变成高仿林玉音了。

“这家店的特色就是食材新鲜,隐私保护得比较好,”傅上校跟着他一同坐在桌子两端,主动说道,

“旁边那一排设备,可以用来实时垂钓水产,再交给这里的厨师烹饪,垂钓过程是远程操作,但从这里就能直接看到。”

话还没说几句,一道餐前甜点已经被端了过来。

举着银色餐盘的侍者穿着与方才引领他们的人有些不同,低垂着的脸被帽檐下的阴影覆盖,看不清面容,几步来到他们的桌前。

傅上校皱眉道,“我还没让上这个……”

那人却一把丢了餐盘,从怀中猛地掏出一把匕首,刺向还坐在原地、看似毫无防备的上校。

夏歌一个激灵,条件反射伸手接住了被丢出的那一盘甜点,丁点没洒出去。

哎呀,是草莓味的。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快到夏歌只来得及后退几步,看清甜点上有几颗草莓,歹徒就已经被上校缴械,按在地上。

那动作太过迅速专业,夏歌抬头看去时,歹徒已经跪在地上,上校却还没离开椅子。

看起来游刃有余。

他想,这大概会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打斗。

夏歌又想,陆行深突然让他离开,可能就是发现了歹徒的行踪?

他看了看歹徒和上校的位置,又看了看来时的大门。

可是,要尽快走到出口,他需要先绕过上校和歹徒,但是这个过程难免会距离歹徒太近了。

“说,干嘛的。”

那人没有回答上校的问题,哪怕被军靴踩在脚下,也只是发出野兽一般的怪叫声,身体扭曲成不似人类的角度,硬生生让自己的一条胳膊脱臼,而后再次袭击傅上校。

一个匕首被丢远了,还能掏出另一个。

“去死吧!傅薄妄1

“砰1

一声枪响,傅上校开枪击中了歹徒的一条大腿。

鲜血顿时染红了他的裤腿,歹徒发出痛苦的惨叫,却没有停止挣扎。

枪声很大,迅速引起了安保的注意,嗡嗡的报警声随之响起。

脑海内,陆行深再次催促夏歌立刻离开现常

夏歌回他:好哒好哒,快了快了。

先不说他早就测试过自己的身体性能,瓷砖都能轻易跪裂,寻常人估计伤不到他,陆行深担心的应该是他因此暴露不是人类这件事。

再说了,傅上校看上去完全是优势的一方,拿下这个歹徒应该不成问题。

还不如等上校打完。

夏歌低头看看手里的甜点,加上上辈子算起已经几年没吃甜食的他,终于没抗住诱惑,低头,尝了一小口。

嗯……

没味道。

夏歌脸色凝重,怎么会没有味道,是厨师忘了放糖吗?

他再次后退几步靠着墙角,尝了尝调料罐里的椒盐,辣椒面,黑胡椒,醋。

行吧,是他没有味觉。

机器人不配有味觉吗可恶!

就在他身前不远处,上校再次开了一枪。

这一次,是另一条腿的膝盖。

夏歌再次抬头看去,有点费解。

这和电视里演的不太一样,歹徒一条胳膊脱臼了,两条腿废了中了枪,浑身血淋淋惨兮兮的,怎么还不束手就擒?

看起来真的很疯狂。

相比之下,傅上校就真的冷静过了头,全程动作都是干净利落的,哪怕是直面这样的歹徒,眼睛都不眨一下。

在歹徒再次用最后的左手,拼死也要和他同归于尽时,上校还在按照常规的程序劝说他,“现在放弃抵抗,还能留你一条命。”

应该快打完了吧。

不……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严刑拷打,或者说,虐杀了吧?

又是一枪,打中了歹徒的肩膀。

他依然疯狂,吼叫着,谩骂着,死不认输,浑身是伤却没有一个是致命的。

但看着就疼极了,一边拖出一条血迹,在地上挣扎爬动,一边哆嗦着要反击,甚至张口就咬住了傅薄妄的小腿。

模模糊糊间,似乎能听到歹徒吼叫着什么‘还给我’之类的。

夏歌贴着栏杆边缘,一点点挪动身体,想等他们打远点,再趁机溜走。

就在这时,他身后的栏杆爬上来一个人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林玉音,跟我走1

夏歌吓了一跳,下意识喊了出声,“谁?1

这边,傅上校也发现了动静,布满煞气的脸猛然抬起,锐利的视线射线一般刺了过来。

夏歌瞧见他因为紧张而瞳孔紧缩的绿色眼眸,后知后觉地想起了自己还得演戏,陆行深让他绝对不准ooc来着。

他可是林玉音的替身埃

于是,那张唇红齿白的脸顿时僵住,变得惶恐凄然,一张脸脸色煞白,指尖微颤,像是被眼前的一幕吓坏了。

如果他的手里没有捧着咬了一口的草莓舒芙蕾,布丁没有跟着他的手一起发颤晃动,嘴角的奶油也没有留下痕迹的话,这一幕真是像极了林玉音本音了。

似乎有哪里不对,傅上校的眼底透过一丝疑惑,但很快被地上的歹徒抢走了注意力。

那家伙是个亡命徒,不要命还疯,除非弄死,否则不会停止咬人。

但傅薄妄需要他活着说出是谁透露了自己的行踪。

“别怕,我是来帮你离开的,条子——我是说警方已经在楼下了,那歹徒还有同伙,我们先从泳池去安全的地方1

抓住他手臂的人似乎认识林玉音,也不知怎么伸手这么矫姜—观景台直接建立在一个海边峭壁上,几乎直上直下的峭壁可不是寻常人能爬上来的。

就连歹徒都是伪装成侍者走进来,而不是选择攀岩埃

夏歌看了他一眼,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和林玉音差不多大,也没有那个歹徒一样阴森可怖的脸色,就点头跟着走了。

就在他被拉着转身跑向泳池时,夏歌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果然瞧见远远的电梯门口,又冲出了两个歹徒和傅薄妄缠斗在了一处。

但是依然的打不过上校。

“我们从这里跳下去,你会跳水吗?不会也没事,死不了人,我来的时候带了攀爬用的绳索,可以直接从这里离开,到时候就安全了。”

夏歌看着这个陌生的人,偷偷用眼睛拍下对方的照片——拥有着棕色卷发、明亮双眼的少年,然而,怎么也检索不到白月光认识的人里面有这一号人。

他看着下面高高的跳台,进泳池是没什么问题,但是……

“怎么不跳?你怕高吗?”

夏歌摇摇头。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帮我离开?”

难不成是陆行深见他迟迟不动,派人来接应的吗?可他是来赴约遇到事情,又不是什么地下接头团伙。

“我是陈笑年,帮你离开是因为我有事找你——林玉音,我好不容易找到你,可不能看着你又卷入什么奇怪的事件,然后在这种无关紧要的事上浪费两三天,好了,时间紧迫,跳吧1

恰好这时,陆行深及时发来回信:

【可以入水,但是不能游泳。】

夏歌连忙后退半步,并为难地开口道,“还是算了吧,我……”

然而来不及解释,陈笑年已经行动力极强地拽着他的手臂,另一手推着他的后背,直接带着他跳了下去。

史无前例的巨大水花飞溅起来,发出嘭地巨响。

蔚蓝的游泳池中,不断冒出咕噜噜的气泡。

作为重量密度都远超人类的仿生机器人,夏歌直接沉底了。

他从未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这么沉。

仿生人不用呼吸,他想屏住呼吸或者吐出气泡都很容易,就这么静静地、尴尬地站在泳池底部。

而陈笑年,三番五次试着把他拽出水面都失败后,终于先自己游上去缓了口气,然后低头看向水底一点点如履平地朝着岸边走去的夏歌,沉默了。

泳池同样建立在很高的位置,底部是透明的钢化玻璃,追求的是仿佛游在云间的体验感,而此时,夏歌慢慢走到岸边,脚下蓄力一跳,终于从水中高高跳起,回到了岸边。

他和陈笑年四目相对,尝试着找了个借口,“我不会游泳。”

陈笑年在水里飘着看他,“那你会呼吸吗?”

夏歌低头看自己的身体。

啊这,刚才怕进水,在水里屏住了呼吸,出来后忘记再打开呼吸模拟的开关了。

他连忙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胸口起伏起来,面不改色道,“会埃”

陈笑年欲言又止了半晌,艰难道,“那你……肺活量挺好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