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赞美病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醉书南飞

夏歌幽怨而委屈地看了李医生一眼。

明明是他先说玩什么的,为什么只凶我一个?

李医生闷笑了几声,又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位996,惊讶的咦了一声,“玩的这么开?”

夏歌没懂,“啊?”

李医生:“啧啧。没暴露身份吧?”

这个题他会,夏歌斩钉截铁道,“绝对没有!”

李医生由衷佩服:“那太厉害了。”

陆行深透过后视镜瞥了李医生一眼,阻止这人继续瞎想下去,“他乱跑弄的。”

李医生:“哦……”

夏歌这才明白,刚才是在说他换了一身衣服的事。

也不知道李医生都脑补了啥……

夏歌耿耿于怀地想着,自己连个成型的屁股都没有,有啥可脑补的?

车辆缓慢启动,他僵硬地转移话题,“这是回、家的路吗?”

话刚出口,他就愣了一下。

他能理解语音数据库里没有‘屁股’,也没有唱歌的声调。

但怎么连‘回家’都没有?

疑惑很快被李医生欢快地回答打散遗忘。

“不是哦。”

李医生依旧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你猜?”

夏歌:“???”

李医生微笑道,“是去给你杀毒哦~”

啊。

杀毒?

杀毒还是杀他?

夏歌听到这个词,脑内自动翻译了一遍,顿时有了点危机感,并且对于把自己自动划分入‘程序病毒’的分类这件事,丝毫没感觉到有任何不对劲。

重生刚刚一天的夏歌,终于还是有了自己的心事。

虽然不是销毁,但总感觉杀毒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还没尝到草莓蛋糕什么味儿呢。

悬浮车果然飞入了和来时不同的方向,夏歌忧愁了不到五分钟,又被窗外的风景拽走了注意力。

他看到了一个看起来像宫殿一样华丽、漂亮、繁华而色彩缤纷的——甜品店!

好大!好亮!好迷人!

因为天色已经逐渐转暗,那个大大的,本体建筑就像个大蛋糕一样的店铺也亮起了粉色、紫色、暖黄色交杂在一起的霓虹灯,在城市夜景中被衬托得更加显眼了。

夏歌憧憬不已,忍不住凑近到脸都快要贴到玻璃上看。

但很快,悬浮车就带着他飞远了,看不到了。

夏歌发出遗憾的声音:“啊……”

陆行深将无视进行到底,任由他变幻着声调语气发出各种不明声音都没理。

像是已经习惯了他的作妖。

“哎……”

好在,后座还有一个非常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医生,

“怎么了?”

“杀毒前,好想吃草莓蛋糕……”

不知是不是巧合,这句话一出,陆行深垂眼看了过来,在夏歌的肚子上停留了一秒。

李医生好奇了起来,“为什么你会对草莓蛋糕感兴趣?”

只要有人接茬,夏歌很快就顺利说出早就想好的腹稿,

“刚才我不是去见了傅上校嘛,我们就坐在一个餐厅里,本来突然有事件发生,所以什么都没做我就出来了,但是一开始还是上了一道餐前甜品的,就是一个草莓蛋糕。”

李医生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如此。”

夏歌:“所以啊,我当时就尝了一口,你猜怎么着?”

李医生:“怎么着?”

夏歌:“一点味道都没有!”

李医生:“嗯?”

夏歌:“于是我就面无表情地吞掉了那一口,把剩下的放到一边去了。现在想想,我做的不对呀!”

李医生忍着笑意,继续给他当捧哏,“怎么不对了?”

夏歌:“虽然我作为仿生人,没有味觉,但是林玉音他应该有啊!我吃甜食的反应就不对了。”

李医生:“那确实。”

夏歌:“可是我事后又想想,没表情倒是最稳妥、最正确的反应,万一那个蛋糕本来就不好吃呢?万一蛋糕里的糖被错放成了盐,我吃了的表情还像是吃了甜的一样,不就更不对了嘛!”

李医生:“哎呀,不愧是996,好聪明。”

夏歌骄傲地嘿嘿笑了一声,“还好啦,也没有特别聪明。就是突然发现,要想完美地扮演林玉音,没有味觉的话好像容易出纰漏呢,还好今天没事。”

旁边座位上,陆行深揉了揉太阳穴,额角直跳。

是个傻子都能听出来这段相声是说给他听的,还是目的性超强的那种。

头疼。

夏歌仿若无觉,继续收尾工作,“哎,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对策,大不了让林玉音没有味觉这件事成为一个美好的误会。”

李医生笑得更欢了,“说得是,他本来就体弱多病,这么解释也不是说不通?”

夏歌紧张起来,什么,说得通吗?这可不行啊!真这样他岂不是永远都没法有味觉了?!

陆行深出声打断他们的相声。

“傅薄妄发了一条短讯给林玉音。”

车内顿时一静。

陆行深忽然看向了旁边的夏歌,看得后者脖子一紧,眼睛都不眨了。

等夏歌彻底乖了,安静下来了,他才慢悠悠继续刚才的话,

“他说……非常期待下次的会面。”

夏歌眼睛一亮,雀跃起来。

陆行深默然一秒,微微蹙眉,“高兴什么?”

夏歌:“高兴……我顺利完成了任务啊!意思是不用销毁我了吧?那杀毒是不是也不着急了?”

陆行深缓和脸色,对这答案似乎还算满意,转回去继续目视前方,盯着车况,“杀毒不能免。”

夏歌听在耳朵里,觉得仿佛在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李医生思考了片刻,成了最乐观的那个,“这么说,今天还算是挺顺利的?傅上校那样的人,不会说什么客套场面话,如果他说期待下次会面,应该就是真的在期待了。”

理论上来说,这确实算个好消息。

傅薄妄的短讯,也是直接发给林玉音的,看到消息的林玉音,也大大松了口气,放心不少,更是对于让仿生人替婚这件事有了更高的期望。

陆行深对此不置可否,他的手指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戴着手套的指尖一下一下轻敲着,不知在思考什么。

夏歌沉默,安静,忍住不说话,忍了又忍。

还是忍不住很小很小声地嘟囔,“蛋糕……是什么味道的呢……”

心虚。

他其实知道什么味道,上辈子也不是没吃过。

但在这种时候,智商上线了,知道装没吃过了。

李医生果然投来同情的视线,为他说情道,“那就顺便把味觉插件也给装上吧?我给你帮忙。”

陆行深嗯了一声,答应了,“我自己来。”

李医生:“好好,那我就不插手啦。”

夏歌立刻欢呼出声。

悬浮车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夏歌慢吞吞下了车,发现眼前是一个没有任何牌子、标识的白色大楼。

这个过于简洁的装修风格,让他想到了陆行深的屋子内部。

走进去了之后,夏歌却发现里面的布置不像什么工厂,倒像是一个私立医院,有前台,有人走来走去,也有等待的区域,工作的人们似乎都穿着白大褂。

该怎么说呢,太像医院了,夏歌反而感觉到了一丝亲切,有些放松下来了。

李医生似乎和这里的人都认识,原本就人少的一楼大厅,路过看到他的人都会微笑打个招呼,李医生也一一回应。

夏歌脑海里忍不住想道,怪不得要称呼他为李医生啊,这么看是真的像。

检查的过程有些无聊,和夏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既没有把他拆开装上再拆开,也没有把他绑在一堆机器中间关在奇怪的房间里,最后似乎只通过数据线从耳朵的地方连了几次线,又问了他一大堆的问题。

夏歌不知道真正的仿生人应该什么样,也不知道作为一个人工智能的程序,应该有什么样的表现,这些哪怕从他接触过的科幻电影里,也提取不到多少有用的信息。

最后也只能尽量表现地沉稳一点,听话一点,就像是上辈子他面对医生们的时候那样,反正都是穿着白大褂的人,应该……差不多吧?

约莫两个小时后,陆行深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账单,随手在上面签了字。

李医生在旁边看得欲言又止,“你确定要接受他们推荐的全部项目吗……虽然这是我家的企业,不会按原价跟你要钱,但总觉得你现在看上去好像一个冤大头啊。”

陆行深抬头瞥他。

李医生继续补刀:“还是为了救活心爱的人愿意做任何事付出一切的那种冤大头。”

陆行深冷静补充,“是为了杀毒。”

李医生:“……”

十分钟后,检测报告和杀毒情况汇报也都出来了,装订成册,样式精美的放在一个信封里,交给了陆行深。

他只拆开翻了一遍,就露出失望又早知如此的神情,走到一边,又全部投入了碎纸机。

碎纸机将报告们粉碎成纸屑,又在下层的结构内高温焚烧成了灰烬,彻底销毁。

夏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杀气腾腾的一幕。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陆行深真正想销毁的并不是报告,而是什么别的东西。

李医生拍拍他的肩膀,“感觉如何?好玩吗?”

夏歌不再中计,谨慎地回答,“还、还好,就是脑子里多了很多东西。”

陆行深从碎纸机处走回,带着夏歌往回走。

李医生这次没有跟上,而是朝着他挥手再见。

夏歌下意识地也跟他挥手,而后愣了一下,“李医生不一起了吗?”

因为今天全程都有这个人跟着,而且又是这么好的捧哏,他竟然有点舍不得。

李医生笑了笑,看向走到前面的陆行深的背影,摇摇头,“他做事的时候不喜欢旁边有别人的,996,我们改天见。”

做事?

对哦。

夏歌想起来了,连忙快步跟了上去,压着心底的雀跃连连追问,“要给我增加味觉的功能了吗?真的吗?怎么增加了,要不要返厂啊?需要把我的零件拆开吗?”

陆行深的薄唇微微抿成一条平直的线,像是在克制着什么。

干净而紧绷的手套贴着掌心,切实地攥在手杖顶端,带动着脚步一同停顿,他垂眼看向眼前离地悬浮的车身,耐心等着996一连串的问题吐露完毕,慢悠悠地反问,

“怕了?”

按照一般的常识来说,要想给已经出场的仿生人增加这样罕见而高级的性能,肯定是要拆换零件的。

说不定,还要直接在没有关机休眠的状态下,将整个口腔都取出,舌头也卸下来。

平滑的金属车身在夜色中映出街边的灯光,像远古时期的铜镜一般,将一旁的灯光街景化作缩影,连同站在前方的陆行深,和身侧那个表情过于丰富的仿生人的身影一起,都清清楚楚地映在了上面。

而缩影之中,因有些兴奋过头,完全没注意到这点小细节,更没听出这微妙语气的夏歌,闻言只是羞涩一笑,

“没有啦,我就是在想,既然要拆,能不能顺便给我……”

回应他的是一声啪地车门关闭声。

“不能。”

夏歌站在车外,张了张口,一脸无辜。

他只是想安个好点的屁股!

夏歌小声嘟嘟囔囔,“为什么不行……?”

这一次,陆行深反常地没有敷衍或是直接拒绝。

他的目光定定落在夏歌身上,透过车窗的暗色玻璃看起来有几分模糊不清。

“想要成为人类的仿生人,往往只有一个下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