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11章 赞美拂晓

我的书架

第11章 赞美拂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天的早上,阳光很好。

金红色的暖光照耀下,ur996微笑着,展现出苏醒以来最巅峰的演技。

这一刻,要是有人说他就是林玉音,也不会惹人怀疑。

但陆行深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配合着一夜的噩梦,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阴间。

“你醒啦?”

见陆行深脸色极差地睁眼坐起,仿佛没睡好一样抬手揉着眉心,夏歌适时送上‘温柔体贴’的问候,

“肚子饿不饿?渴不渴?我给你做点早饭呀?”

说话间,夏歌还发觉陆行深似乎连睡觉都不会摘下那个手套。

陆行深面无表情盯着床边的996,冷淡极了。

夏歌锲而不舍地微笑问道:“今天天气晴朗,空气干燥,适合吃一些粥、汤类的食物补充水分,我给你做点早饭呀?”

陆行深:“不。”

他直接离开床边去洗漱,独立卫浴的门在夏歌面前无情关闭。

夏歌叹了口气,“咖啡也……”

三秒后,卫浴门传来咔哒反锁的声音。

……也行。

挑动陆行深食欲的计划告败,夏歌无奈放弃,只好转身离开。

即便是机器人的身体和大脑,连续几个小时没事可做,也让他感到有些无聊了。

研究所是很大,但很多门是紧锁的,大部分家具或是器械更是被保护得很好,像那天的咖啡机一样,非使用时都是隐藏状态。

夏歌再次漫无目的地闲逛起来,走着走着,无意间又来到了一楼玄关尽头的电梯间附近。

昨天晚上的约法三章还历历在目。

夏歌望着不远处的电梯,脑海里忽然构画出整个研究所的建筑布局。

电子大脑太过好用,仅仅是起了个念头,研究所的3d模型就在脑海里了,一共三层,数十个房间,一个可供步行上下楼的楼梯间,一个不能碰的电梯间。

人无聊了就是很容易被‘不可以做’的事情吸引,夏歌在这一刻也逐渐生出些好奇心来,忍不住猜想为什么电梯这么神秘不可以碰。

电梯和他上辈子接触过的都不一样,在外部没有电子显示屏也没有按钮,乍看上去就只是一闪金属门。

也是因此,如果不刻意留心观察,从外部会无法得知电梯在几层,是在上行还是下行。

但夏歌不一样,人造的双眼只在外观上和人类肉眼几乎一样,能捕捉到的分辨率和帧率却远高于人类肉眼。

昨晚他只是在墙角等陆行深回来,无意中瞥了一眼,就注意到了当时电梯在上行。

明明可以走的楼梯只能通往地上1、2、3层,电梯却可以向下,那时候的陆行深也是从地下回来的。

原来研究所是有地下部分的,那就是陆行深不希望他去的地方。

地下有什么?

夏歌没再盯着电梯间看,继续溜达起来,开始猜测地下藏着什么秘密时,蓝胡子的故事突兀地浮现在脑海,让他表情都扭曲了一下。

那还是他小时候看过的童话,大概讲有一个蓝胡子公爵娶了很多老婆,空旷的城堡里有一个上锁的神秘房间,不准任何人靠近,但是每次他的妻子都会忍不住这种好奇心偷偷开门看,然后就被蓝胡子残忍地杀害,丢进那个上锁的房间里。

这么一对比……

空旷的大房子√

禁止打开的神秘房门√

被好奇心害死的前任妻子们√

夏歌:……

简、简直完全一样嘛!!

不不不,夏歌迅速甩甩头,将可怕的想法丢出脑海,努力镇定下来,冷静分析道,还是有不同的,起码他不是什么‘妻子’。

只是替身而已,根本不会上演蓝胡子的故事的……

吧。

安慰自己过后,夏歌再三下定决心死也不会碰电梯一步,快步离开了那一片危险区域。

再次溜达到了花园,夏歌瞧见了在日光下与夜间不一样的自然美景。

顺便又摘了几颗昨晚看到的野果。

房间内。

陆行深简单的洗漱完毕,去冰箱处拿了一管营养剂后,就来到电梯间,下到地下一层。

没有窗户的地下室布局与一楼相似,随着陆行深的手杖随脚步在地面轻点,两侧的照明依次亮起。

他推开一个其中一扇门,荧屏的暗光照亮了半个房间,中央是舒适宽大的皮椅,前方是一个个密密麻麻的屏幕。

屏幕中记录的画面,正是整个研究所所有房间和玄关的监控。

指腹在手杖顶端的晶石上轻触,几次轻敲和滑动过后,屏幕中的画面开始变化,时间轴飞速倒退,回到昨夜。

接着是两倍速的播放。

陆行深坐在椅上,目光随着屏幕中的ur996移动,从一个屏幕,挪到另一个。

从夜里0点到早上6点的监控,按理说就算是用三倍速查看,也需要观看两个小时,然而,还没过半小时,陆行深的眉头就微微蹙起,随后将两倍速调整为三倍速,五倍速。

快进,快进,暂停播放。

陆行深:“……”

呼吸。

深呼吸。

仿生人ur996号,竟然从凌晨2点开始就坐在他的床头,一动不动地盯了他一整夜,直到他醒来。

陆行深缓缓闭上眼睛,抬手按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

正头疼着,一条未读短讯送达。

陆行深面前弹出一块全息投影,显示出短讯的内容。

联络人是林玉音,第一条的送达时间显示是凌晨五点。

【陆哥,上校又联系我了。】

【他说昨晚的事不用担心,警方不会再来找我……他这是什么意思?】

【傅上校得罪过那么多的人,陆哥你说……我不会是卷进什么麻烦里了吧?我好害怕,担心得一整晚都睡不着,一闭眼就是噩梦……】

原来昨晚不止他做了噩梦。

被噩梦二字再度引发不太好的联想,陆行深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脸色又差了几分。

看了一会儿眼前的信息,他最终只回了非常简短的一句。

【小事而已,别多想。好好休息,多喝热水。】

恢复实时播放的监控视频里,996盯着电梯间看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没多多久,只见他开始挨个房间打开看,似乎在寻找什么。

陆行深关闭了智脑联络界面的投影,起身离开了监控室,乘坐电梯回到研究所内。

夏歌正在三楼探头探脑,快把整个研究所找一遍了,刚要再打开一个房门,就听到身后传来手杖敲在地面的声音。

似乎比平时要用力一点点。

他回头,正好瞧见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陆行深。

夏歌有点懵,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陆行深?”

见陆行深只是站在那里看自己,夏歌忽然有点不好意思,还有点高兴,“你来找我的吗?”

笑得还挺开心。

正好他也在找陆行深呢。

陆行深一转身,推开了旁边的房间门,“不是。”

“诶?”

夏歌好奇地跟过去,看他是来三楼做什么。

然后就瞧见陆行深来到窗台前,挪开那里的椅子,掏出一块手帕,弯腰蹲下,仔仔细细擦干净了窗台下墙壁上的一小处不起眼的污渍。

啊,那里是。

夏歌迅速回忆,想起昨晚自己曾经趴在这里的窗前看风景发呆的场景。

那时候,他好像,确实是,无意中晃着腿踢到过那里的墙壁。

那处污渍,应该就是他的鞋子留下的……

夏歌:“……”

眼看着陆行深擦完了起身离开,就要走远了,夏歌想起刚才的事,连忙回神追过去。

“刚才陈同学联系我了,小组作业出了点紧急状况,需要我立刻过去呢。”

陆行深没有说话,继续走向了楼梯,开始下楼。

才早上六点多,太早了,他甚至还没和林玉音说可以替做小组作业的事。

夏歌见他沉默,更着急了些,语速很快地补充道,“傅上校也在那里!”

陆行深的脚步猛地一顿。

他站在楼梯转角处,转头朝着夏歌看过去,语调平稳,又隐隐带着股不悦,

“他这么闲?”

夏歌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说傅上校。

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傅薄妄啊。

因为是白月光的联姻对象,四舍五入是情敌吗?

夏歌:“因为作业材料被偷了,据说偷东西的人身份很特殊,在上校的行动范围内……我也不是很懂,好像是和昨天袭击的那几个人是一伙的,所以上校就来了。”

陆行深若有所思,继续朝着楼下走去。

“你跟我来。”

不用他说,夏歌也会跟着,毕竟就算偷偷溜出去他也没有交通工具不认路。

“据说,上校也联络过林玉音了,但是对方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信,陈同学就给我发了消息,大家都在等人到齐,因为不是寻常的偷窃事件,需要挨个询问情况。”

夏歌交代完了简单的现状,忍不住有点感慨,

“作业有什么好偷的啊,到时候因为他们没法按时完成作业,跟老师说对不起有国际通缉犯连夜盗走了作业材料,老师会信吗?”

他还以为这种事只有年度沙雕新闻里才会出现呢!可以和家里的羊吃掉了暑假作业有的一拼。

内心吐槽间,陆行深已经带他来到了一楼的一个房间,进去取了一个盒子,打开是一个u型的电子设备。

他拿出黑色的设备,转向夏歌,直接为他戴在后脑固定住,恰好挡住了后脑发根深处的能源开关按钮。

“假装这个是你的智脑外设,不要中途摘下,也不用被发现身份。”

戴好这个假智脑后,陆行深又在墙壁上用手指叩击了两下,墙壁如一扇门反转过来,露出背后的柜子。

他从中取下一个一米多长的大盒子,金属包装,打开后露出一些长条形、带各种轴与卡扣的金属。

奇怪的装置被展开,正好与夏歌差不多高。

陆行深在各个轴承中央上了点油,看向996,“把这个戴上,人体外骨骼,如果被人怀疑体能,就用它解释。”

夏歌接过东西,立刻就想到了昨天的翻车。

他会被陈笑年一眼看出是仿生人,应该就是体能太超过人类极限了,有了这个,确实安全多了!

夏歌嗯嗯答应地非常好,忽然反应过来,惊喜道,“你同意我去了?”

陆行深沉默了两秒,“林玉音肯定不想去,地点发给我,先带你过去。”

夏歌立刻惊喜地噢耶了一声,在要跳起来的瞬间被陆行深按住肩膀,再次提醒,“地点。”

“嗯嗯!在这里,好像是……南方日落街区的中央狗勾公园……”

陆行深眼皮一跳,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陆行深:“……什么公园?”

夏歌秒答:“狗勾公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