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18章 赞美厨艺

我的书架

第18章 赞美厨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行深头疼地换了个房间,按照刚才的电话拨了回去。

是林玉音。

“陆哥?刚才怎么了?”

林玉音略带委屈的声线传来,“为什么……”

他像是想问,为什么挂断电话,为什么突然拉黑我?但话到嘴边,非常体贴善良地没有问出口。

陆行深低头揉了揉眉心,随口解释,“我还以为是……”

以为是996打来电话讲废话了。

智脑的功能还算好,在电话来的一瞬间,他让来电人的照片信息在眼前闪了一下。

长得太像了,才会认错,如果不是林玉音还是其它什么人电话,他反倒不会没看清就冲动。

“这可真不像你……”

林玉音在电话那头感叹了一句。

如果此时的通话并非单纯的音频,而是全息实时通话,陆行深就会瞧见林玉音皱起了好看的眉毛,眼底积蓄上多疑的阴沉神色。

什么人能让陆行深犯这种白痴的小错?

聪明如林玉音,很快就从陆行深有限而单薄的人际关系中,找到了唯一的可能性。

那个替身?

“……陆哥,我有点不安。”

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林玉音再次开口时,声音听着更加娇弱了一些,似乎还带着点哽咽,“今天的事我听说了,我好怕。”

陆行深一时没有说话。

“我不是怕上校,是……”

林玉音继续说道,“毕竟那是仿生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我感觉上校已经起疑心了,他今天竟然问我,为什么他给我消息,我就没反应,陈同学叫我,我就去了。”

陆行深站在床边,面对着外面的草坪,问他,“你怎么解释的?”

“我糊弄了一下,他没再问,而我关心我的腿伤如何了。”

林玉音有些焦急地说着,呼吸有些不稳,“本来以为没事了,可他竟然提了你制作仿生人的事!”

“是么?”

“我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现在很多人都传开了,知道你做了一个和我一样的仿生人!虽然主流的舆论都当你只是养个玩物,但、但上校这样问我,我觉得他一定是看出来了!”

林玉音听起来几乎要哭了,电话那头传来焦虑地踱步声,“怎么办,上校最讨厌这类东西了,我要完蛋了,陆哥,你快想想办法吧……”

“你先别慌。”

陆行深温声安抚着他的情绪,手指搭在手杖上轻点,语调平稳有力,像是真的把对方放在了心上,天然地就让人想要信任他。

然而映在玻璃上的倒影中,陆行深的眼底却不带温度,平板,冷漠,什么都不在意。

他没有解释为何外界会流言四起,也没说打算如何解决,但这句话一出,林玉音就停止了哭腔。

陆行深:“交给我吧。”

挂断电话后,陆行深回到了实验室。

肉色的人造组织已经基本完成,还差最后的工作。

他用镊子捏起一根柔软的毛,放了上去。

……

夏歌一口气做项圈做到了晚饭时间,被三个同学带着去了所谓的‘团建’。

实际上,就是一群学生到处玩而已,玩玩桌游,蹦床,还带着理论上应该成年了的‘林玉音’去了酒吧。

在发现夏歌喝不醉之后,大着舌头的楚越当即发起酒疯,要给他跪下认哥哥。

陈笑年一把捂住了脸,直接找酒保买的醒酒药丸。

技术发达的星际时代,醒酒,也只是一颗药丸,半个小时,一次排水的功夫。

醒来后的楚越发现刚才的那些傻事,全都叫颜晓枫给拍下来了,感觉原地社死,直接叫车回了家。

陈笑年搭着夏歌的肩膀,趁着颜晓枫去洗手间的功夫,也借着微醺的酒意,问起了憋在心里很久的话,

“你其实和其它仿生人不一样吧?”

夏歌看着陈笑年,又看看四周,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室内摇晃闪烁,但人群并不喧闹,也没有太嘈杂的电音声,好在周围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他的面前摆着一块还没有动过的草莓蛋糕,听到陈笑年的问话,夏歌笑了笑,算是默认了。

“我其实没有别的想法,你别怕,只要能顺利毕业,我对其它事都没兴趣。”

陈笑年学狂人设不倒,像是澄清一样说道,“我提这个是想说……私下里还一直叫你林玉音感觉怪怪的,你有没有想被我叫的其它称呼?”

“9……”

“除了数字!”

夏歌微微沉思,“歌歌?”

陈笑年往后一倒,“是楚越给了你什么错觉吗!我还叫爸爸呢!”

夏歌哈哈大笑起来。

陈笑年:“啊!有了,这样,你有什么网名吗?叫网名,昵称,比如楚越其实外号叫缺德、二缺,颜晓枫呢,有时候直接叫她学委。”

夏歌摇头,“……我没有网名。”

“起一个!”陈笑年鼓励他,“你有喜欢的东西吗?有的吧?”

夏歌抬头望着天花板,五光十色的光线映入眼中,

“我喜欢夏天。”

夏天最好了。

他曾经没有自己的名字时,是在孤儿院被乱叫的。

后来要有身份证了,按照他那时候的政策,他可以在16岁改名一次,之后就不好改了,说是会有各种证件。

那时候他也是说着,喜欢夏天,想要姓夏。

“夏天最好了,阳光好,到处都生机勃勃的,还有很多很多好玩的好吃的。”

夏歌笑眯眯地说着,眼里都是暖融融的向往,“虽然有很多还没来得及体验,但是特别喜欢!”

陈笑年喝了一口酒,哭笑不得,说话有点不过脑子了,摇摇头吐槽,

“那是因为你只见过夏天吧?秋天冬天也很不错啊。”

“才不是嘞~”

夏歌哈哈地反驳,不过也没继续争辩下去。

他也见过寒冬,初春,见过到处都是枫叶的秋天。

但是他很高兴在这个世界的夏天重生,夏天依然是他最爱的季节。

“好嘛,就叫你小夏了。”

夏歌和他击掌。

时间流逝飞快,很快夜色四起,颜晓枫也要离开回家了。

只剩下陈笑年和夏歌时,他主动问道,“怎么样,还有什么想玩的吗?我请。”

“没什么啦,今天超开心!”

夏歌想了想,然后啊了一声,“不过,我有点想买的东西。”

“什么?”

“我想下厨试试看,想买点材料,你知道哪里有吗?”

“这个时间啊……应该只有卖剩下不新鲜的了。”

“没关系!”

“也是。”

九点之前,夏歌和陈笑年道别,来到了接自己的悬浮车旁。

意外的是,车上竟然只有李医生。

见夏歌在车上张望,李医生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金边眼镜后的眸子弯成一道弧,目露精光地打量了一遍仿生人小朋友,

“在奇怪陆行深怎么没来?他在实验室忙着呢。啊,你还喝酒了?看来今天玩的不错啊。”

“嗯嗯,是啊,不过我好像没有喝醉的功能诶,没事的吧?”

夏歌一边坐进去,一边下意识扣好了安全带。

注意到他的小动作,李医生又是一笑,“你见过德叔了?”

“诶?是啊,李医生怎么知道的?”

李医生启动车子,意味深长地没有说话。

“对了,”夏歌这次终于想了起来,认真问道,“之前你说,上校的追求者后来都怎么样了?”

“这个啊,你还记着呢?看来上校给你留下的印象很深啊,”

李医生设置好了自动规划路线和导航,就和夏歌闲聊起来,

“其实没什么,就是大都在一周内放弃了,从来没有坚持超过一个月的。”

“这样啊……医生你之前是故意吓唬我的嘛?”

李医生心说吓唬你多有意思啊。

“李医生,我有礼物要送给您。”

说着,夏歌又想到了什么,从兜里摸出那个红彤彤的果子。

现在还剩最后两个,一个送给李医生,剩下的那个送陆行深,正正好。

“哇哦,迷桑果?真是让人受宠若惊,我竟然有一天会被仿生人送礼物?谢谢啦,看起来真可爱。”

李医生惊喜地把眼睛都睁开了,夏歌头一次发现李医生的眼睛其实挺大挺亮的。

红色的迷桑果被李医生放入口中。

三秒后,他转头,问夏歌,“这个果子你还有吗?”

“有啊,不过我只剩一个了,想回去送给陆行深呢。”

李医生沉默了一会儿,“很好,他一定会喜欢的。”

夏歌嘿嘿地笑了起来,“我也这么觉得!之前我还送了陈同学他们,他们也都说很喜欢,不过我现在尝不到啊可惜,等以后有机会再亲自尝尝吧!”

说着,夏歌坐在车上翻衣兜,又摸出了一个皱皱巴巴的棒棒糖,一个明显是赠品的玩具熊挂件,一个很漂亮的酒瓶瓶盖,以及一块不知道从哪儿捡来的贝壳。

他也没什么能说话聊天的对象,就在车上对着李医生说个没完没了,这个是同学送的,这个是他们买完东西抽奖得到的,这个是他觉得好漂亮留下的,据说有收藏价值,这个是他在角落发现的。

李医生在旁边听着,忍不住给陆行深发起了讯息,很想告诉他他这次没来,错过了多少。

陆行深没理他,只问了一句996看上去怎么样,有没有再卷入什么事。

李医生:

【没有,他很开心,而且一上车就问傅上校的事情。】

陆行深:

【大后天的酒会,我会带他一起出席。】

李医生第一反应是:那我不去了。

然后才想起问,

【你带林玉音去还是……?】

陆:

【仿生人。】

李医生顿时心中了然。

夏歌回去后已经很晚,陆行深在实验室里泡了通宵,夏歌也就没有去打扰他,选择在有冰箱的地方也折腾了一个通宵。

陆行深通宵到了凌晨五点,看着时间还早,就睡下补觉,顺便吃了营养剂。

有了前车之鉴,他这次先反锁了自己的卧室门。

睡到九点起来时,夏歌果然守在了他的门口。

“早安!陆行深,今天是星期六,天气阴转多云,南转北风三四级,今天适宜购物、逛街、聚餐……”

“停。”

夏歌停了下来,三秒后又继续道,“我给你做了早餐!来吃吧!”

陆行深眉头一皱,察觉事情不对,“你哪儿来的食材?”

“昨晚买的呀。”

“在哪儿做的?”

“厨房,就是你放了冰箱的地方!”

“我没有厨房。”

“厨具也是昨晚买的,来吧来吧,我好不容易做的!”

陆行深直觉不太好,但还是跟着去了。

一推门,他就瞧见了摆在桌上的几个盘子。

一个看上去是甜点,一个看上去像是配菜,还有一杯奇怪的蔬菜汁一样的东西。

甜点不知是什么做的,顶端还摆着一个切成了两半的红色果实。

不祥的预感更强了。

应该没毒吧。

桌上的早餐被摆成一式两份,面对面放着。

陆行深没有吃饭的习惯,营养剂已经能供应他一天的能量需求,但出于某种诡异的观察实验的心理,他还是在一边坐了下来。

用餐之前,他等996也坐好后,开口提了后天的事。

“之后有一个公开的酒会,我会带你跟我一起去,这两天你需要准备一下。”

“以林玉音的身份吗?”

“不,以ur996的身份。”

“哇——”

夏歌有点惊喜,他还以为自己以后都只能做‘林玉音’了呢,没想到还能有机会不必隐藏身份地出去玩。

不过,

“可是这样没问题吗?大家不会发现平时的林玉音也有我在假扮吗?”

“当然会。所以在那之前,我需要稍微改变一点你的外观。”

陆行深说着,拿起桌上的饮料,放到嘴边要尝一口。

还未进嘴,一股浓郁的、仿佛将奇怪的化学物质混合在一起的植物气味扑鼻而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