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19章 赞美非人

我的书架

第19章 赞美非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行深从未想过,被他漠视、不放在心里的口腹之欲,还能有这样闻所未闻的口感。

他已经三年没有吃过这类正经的、用原材料制作而成、营养配比非常不科学的食物了。

三年后的第一顿,就吃到了仿生人的杰作。

味蕾一下子受到了无与伦比的冲击,不,准确来说,还有嗅觉。

他不确定这种可疑的蔬菜汁里是不是同时放了芥末、薄荷和香菜。

放下饮料,他又看向旁边的沙拉,还有甜点。

沙拉看起来非常正常。

对比之下至少是这样的。

陆行深尝了一口。

细细的、又粗又硬,如同砂砾却比砂砾更加柔韧的质感均匀分布在每一滴沙拉汁里。

他小心用筷子找出其中的一粒,问对面吃得津津有味的仿生人,“这是什么?”

“钙。”

陆行深:“……”

夏歌仿佛很骄傲地说道,

“我昨晚问过李医生和管家爷爷你的饮食习惯啦!他们说你比起口味、好吃程度来说,更在意食物的营养均衡,所以我想了想,这一顿里没有充足的钙质可以吸收,同时喝牛奶和蔬菜汁又很奇怪,就往里面放了一些我特意买来后研磨成小颗粒的虾壳,怎么样,很鲜美吧?”

虾壳。

钙。

乍一听上去,逻辑竟然很完美。

陆行深放下沙拉,擦了擦嘴。

然后看向最后一道——颜色鲜艳的甜点。

那像是一小块蛋糕。

但似乎是考虑了健康的因素,上面柔软黏稠的一层并非奶油,而是上了色的淀粉液。

蓝色。

蛋糕坯的部分,则是用鸡蛋糕来代替。

陆行深已经不太想吃了。

他再次怀念起自己放在冰箱里的营养剂,头一次因为味觉体验开始怀念简朴的三餐。

明明以前一直觉得吃的东西味道好不好都无所谓的。

夏歌左手拿着勺子,右手拿着筷子,虽然没有味觉,但依然吃得津津有味。

他真的很努力了,在没有嗅觉,眼前只有食物味道分析表的情况下,他几乎用出了吃播一般地精湛演技。

假装吃得很香很香。

实际上也算挺香的。

上一世,夏歌虽然身世不太好,但胜在足够惨,惨到能沾边的福利政策全体验了个遍,反而没有发展出独立自主的厨艺。

就是养了个完全不挑食的好胃口。

所以,现在没什么味道也不是不能忍,最忌口的时候他几乎天天白粥清水煮菜,为了弥补味道的平淡,他贴心地设计出了丰富有层次的口感。

有的绵软,有的粗粒,有硬,有软,有浓稠,有稀薄。

他根本想不到下一口会是什么样,所以还挺有意思的!

为了用真诚的心与食物的美好唤回陆行深的良心……啊不,是对于天然食物的热情,夏歌拼尽全力,耗费了从凌晨到早上的几个小时做出了这一桌子早点。

他早就和管家德叔打听到了,陆行深平时根本就没有什么世俗的欲望,生活上能简就简,根本不会主动碰美味的食物。

是真的只吃营养剂,比机器人还机器。

所以,当陆行深真的答应坐下来吃的时候,夏歌是很高兴很期待的。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人,却还会把情绪都写在脸上,轻易就能叫人猜出他想说什么。

陆行深原本有些烦躁愠怒的心情,在对上仿生人的视线时,出现了一刻的迟疑。

这不能怪他。

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类的正常认知里,吃到他人精心准备的黑暗料理,都只会怀疑对方是故意在恶作剧,很难想到‘他也不是故意的他本意很好’这上面去。

陆行深并没有在仿生人的本意如何上纠结太久。

他很快勇敢地尝了蛋糕。

以及上面的迷桑果。

“怎么样怎么样?好吃吗?”

夏歌眼睛亮晶晶地看他,“陈同学还有李医生都说很好吃很喜欢呢,你觉得呢?”

陆行深动作顿了顿,

“酸。”

夏歌:“诶?确实有一些酸度,你喜欢酸度低一些的吗?”

陆行深点头,然后放下勺子,神情无比镇定地吐出一颗果核。

很寻常的一个动作,却让对面的夏歌愣住了。

夏歌:“这个果子……原来是要吐核的啊。”

他好像没看到其它人吃了有吐核,没问题的吗?他们为什么不吐核?

陆行深:“?”

夏歌的脑子再次放飞,“下次再做点别的吧,给上校也带一份怎么样?他总板着个脸杀气腾腾的,肯定是甜食吃少了。”

陆行深的神色更加复杂了。

“你确定?”

“我的任务应该包括和上校搞好关系吧?”

夏歌不太确定的问,“虽然如果我的味觉系统更完善的话,应该能做得更好吃一些——”

陆行深:“我饱了。”

他起身离开,留下了几乎没碰几口的食物。

“诶?!”

陆行深走到他身边,把他也拉了起来,

“跟我过来。”

“去哪里?”

夏歌也感觉不到饥饿,新鲜劲儿过了不再对那些食物恋恋不舍,非常配合地跟着走出去。

他的手腕被陆行深握住,将他带离了过家家一般的餐桌后就松开了。

夏歌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道一空,想也不想地快走了两步,手指追逐着手指,非常自然地握住了陆行深的右手。

陆行深手指动了一下,低头看了过去,而后看向身旁996的面孔。

由他亲手完成,完美符合他喜好的五官上,发丝随着不太稳当的脚步晃动,眉眼间像是藏了阳光一样明媚。

996微笑着等待他的回答,又像是没有回答也不介意,看起来完全不觉得牵手了有什么不对。

除去时不时一些猝不及防的举动,ur996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这样听话乖巧的样子。

有时候陆行深也忍不住怀疑,这样的一个人工智能,真的是觉醒了自主意识的么?

无数矛盾点在996的身上集中体现,让他看起来既不像是那些木讷呆板的仿生人,又不像是一个觉醒后需要时刻警惕监控其言行意图的人工智能。

确实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可996若是一个人,就不会在这种时候对自己的制作者充满了天然的信赖。

不知道要去哪里,不知道会做什么,但只要对方说走吧,就会高高兴兴地跟上去。

不,也许是天然地信任所有人类而已。

也不怕哪天被卖了。

一路从三楼走到楼梯,下到二楼后,陆行深打开了一个上锁的房间。

房间比夏歌之前见到的更大一些,宽敞明亮,但奇怪的是没有开窗户,只在天花板安装了通风系统。

整齐划一的金属柜子,从地板延伸到天花板,占满了四面墙,柜子的暗色调充斥视野,让整个房间更加冰冷。

夏歌略一眼扫过去,随便数了一下,发现每一面的柜子都是十几排乘十几列的格子,整齐划一。

而房间正中央摆着的那一张柔软的床,就与这个房间显得格格不入了。

陆行深来到床边,拉开了上面的防尘布放到一边,

“躺下。”

夏歌走了过去,跳上床,还是不太明白要做什么。

但还是乖乖脱下了鞋子上去躺好。

旁边,陆行深在他上去后,就操控了什么,让整个床架缓缓升高,到方便他操作的高度。

旁边柜子的一个格子被他打开,取出了里面的玻璃罐。

玻璃罐里透明度很低的液体里飘着什么,伸出了数根线,连通着柜子的深处。

陆行深没有多说,直接将那些线从某处剪断,然后拉来了一个推车,放在上面。

“这是什么?”

夏歌问他。

“你的新耳朵。”

夏歌转过头想去看,被陆行深又摆正了脑袋,不让乱动。

“为什么我要换耳朵?”

“为了以仿生人的身份随我出席一个酒会。”

夏歌睁着眼睛困惑不解地望着他。

“参加酒会的仿生人必须换耳朵?”

“不,”陆行深依次拿来了一个个工具,维持仿生器官运作的能源机器,以及无影灯,最终站在夏歌面前,垂眸看着他的脸说道,

“闭上眼睛。”

夏歌被光也晃得什么都看不清,听话闭眼。

后颈被手指触碰摸索,临时关机前,他的耳边传来陆行深呢喃般地低语。

“因为仿生人必须有显著的非人特征,如果没有,就会成为违禁品。”

夏歌最后的意识迅速闪过了什么,张嘴只来得及啊了一声。

非人特征?他要换个不像人的耳朵了吗?

夏歌在关机的状态里,完全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在他的感觉里,这次只是眼前黑了一下,再眨眼睁开。

他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有点愣,然后继续想起脑海里的疑问,

“我以后都不能有人类耳朵了吗?”

“当然不是。”

床架的高度已经恢复最初,陆行深坐在他的床边,像是看望生病的友人那样,温和地注视着他,并抬手轻抚他的脸颊与耳畔。

“一切都是暂时的。”

也对。

夏歌被他摸得有点别扭,抖了抖耳朵想道,他作为替身的使命之一可是要替那个人联姻,肯定不能以现在这个模样去。

诶?等等,抖耳朵?

夏歌愣住,然后又抖了抖耳朵。

他这么天赋异禀的吗?

反应慢了半拍的小仿生人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抬手摸向自己的两只耳朵,捏了捏。

“竟然已经换好了吗!!这是什么耳朵!!!”

陆行深没有说话,但视线始终停留在他的脸上。

可怜的仿生人变了模样,又软又绒的绵羊耳朵在鬓角的发丝间支棱着,又被手指捏住向下拽了拽。他半是新奇又震惊地确认着耳朵的形状和触感,而后手指一松,柔韧有力的羊耳朵就弹了回去。

薄薄软软的耳朵,发根处还透着原本的粉白肤色,内侧的绒毛又白又短,耳朵外侧的毛则更加密而长,带着淡淡的金色,像是被烤到松软的面包。

随着耳朵一同改变的,还有那眉眼间的睫毛与眉梢,同样染上了和耳朵接近的金色,看起来颇为和谐。

确认完了新耳朵的仿生人愣愣地想了一会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间扭过身看向自己的后背,然后摸了摸尾巴骨的附近。

“咦?没有尾巴?”

也不知是什么样的逻辑,让他在此时露出了有点意外的表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