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I替身中了沙雕病毒 > 第25章 赞美世界

我的书架

第25章 赞美世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因为气氛实在太好, 夏歌又被大家拽着合奏了三首,才在陆行深终于走入人群时被放过。

酒会上的虽然都不是寻常人,但还是一些没太多架子的商人居多,陆行深这样的人一靠近人群, 就犹如向沸水里丢了冰块, 比维持秩序的主持人还有镇定效果。

夏歌也终于得救, 钢琴好玩是好玩,但是一直玩下去太耽误他吃东西了。

他好不容易出来一次, 还有好多想看想去想玩的。

一小块果冻一样的甜点被放入口中,里面竟然包裹着清甜的果汁, 夏歌吃得满嘴亮晶晶, 感动得眼睛也一片水亮。

他低头对着手里的一大盘食物热泪盈眶道,“陆行深, 你真是太好了。”

不知道的以为有什么甜点改名叫陆行深了。

咔嚓一声, 温馨美好的一幕被拍成照片。

一个满头金发的少女走了过来, 她耳侧戴着智脑外设, 微笑着朝着陆行深微微欠身, “您好, 不好意思, 刚才看到陆院士和仿生人的相处画面太美好了, 没忍住拍成了动图照片, 请问我可以把它发在我的个人主页吗?”

说着,少女在耳侧的智脑上轻点了几下,一个透明落在她身侧的玻璃上,显示出方才那张照片。

只见落地窗旁的阳光照耀下,头发微曲的小仿生人顶着一对轻轻摇晃的毛绒耳朵,被阳光渡上一层金色, 他低头认真吃着手中的食物,一点焦糖蹭到了唇角上,神态动作都极其专注。

而在他身侧,看似与周遭一切都格格不入、自带肃穆气场的陆院士站在光影交界处,微微低垂的眼眸原本缺乏生气,却在看向身旁的仿生人时,多了一分无奈与妥协,像是在考虑要不要提醒他嘴角的焦糖。

羊咩咩认真低头吃着东西,陆院士望着吃东西的仿生人,画面竟然和谐到让人不忍打扰。

陆行深一时望着这个只有两秒的动图没有说话,反倒是旁边的夏歌,看着看着忽然反应过来,连忙抬起手蹭蹭嘴角,把焦糖蹭掉。

拍照的少女有被可爱到,噗嗤笑出了声。

她忍不住小声道,“能制作出这么可爱的仿生人,陆院士的内心深处肯定也藏着一个有趣的灵魂吧?”

就在这时,她的一位同伴终于找到了他,见她竟然跑来这边和陆院士胡乱搭话,吓得花容失色,连忙跑来连连鞠躬道歉,对不起一口气说三个,拽着朋友就要走。

“诶?可是……”

“快闭嘴吧你!什么鬼话都敢说,也不怕被人知道了嘲笑三年……”

连陆院士都能瞎说成有趣灵魂,她怎么不去夸傅上校和蔼可亲呢!

与她们的嘀嘀咕咕慌乱无比比起来,陆行深却淡定十足,完全没有被冒犯调侃的怒意。

见照片投影被收起,他忽然说道,

“可以。”

那忽如其来的一句应允,轻飘飘地像是错觉,让人下意识怀疑是否自己耳朵出错。

两个女士同时愣住,而陆行深已经带着自家仿生人去三楼继续逛了。

没走出多远,他旁边的仿生人吃完了嘴里的东西,又一路小跑折回来,脸侧的毛绒耳朵跟着动作甩来甩去。

他想起刚才的事,在开口前又用力拿手背擦了一下嘴,

“嘿嘿,这位同学,刚才那个照片可不可以给我也拷贝一份呀?”

照相的女生顿时被萌红了脸,方才在陆院士面前还完全不紧张的人,突然结巴了两句,“当、当然可以!你你你等我一下,我怎么给你?”

这张脸笑起来也太犯规了!虽然知道只是仿生人……

拷完照片,夏歌就乐呵呵地心满意足又走掉,再次加速冲刺,回到陆行深的身边。

在他看来,这张照片可拍得太好了!

而且还是动图,果然智脑就是好厉害。

夏歌并没有和其它人一模一样的智脑,所有的联络、信息传输、还有记录数据的功能,都是在他脑内直接进行的,不过因为有相似的端口,所以也能转存这张动图。

如果不是动图的话,他真想直接打印出来珍藏。

陆行深见他跑了也没多管,等他回来时才出口问,“做什么去了?”

“去要了那张照片!我可不可以截取其中的一帧打印出来啊?我有这种功能吗?比如肚脐眼可以打印这种?”

夏歌忍不住想起自己看过的科幻小说,总觉得自己的功能肯定不止于此,说不定身上还藏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机关。

那要是能打印就太好了。

陆行深听到他的奇妙猜想,默了几秒,似乎是麻木了,意外地没有太头疼。

“你的肚脐没有这种功能,其它地方也没有。”

他耐心地解释道,“为什么想打印?”

夏歌微微睁大眼睛,扭头看向陆行深,仿佛在为对方竟然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而惊讶,理直气壮道,

“这可是我们的第一张合照!”

陆行深微微一怔。

“而且也是我来这里之后,第一次拍的照片啊,只是保存成一串数据怎么行,会被忘记的。”

夏歌已经和他走到三楼,陆行深只是随口一问,就能自顾自地叽里呱啦说上半天,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把它多印几份,然后套上相框,挂在走廊还有房间的墙壁上,还要在餐厅也挂一张!啊,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每张都截取不同帧的画面?”

陆行深静静听着他说话,想象了一下研究所到处都是照片的画面,有点心情复杂。

夏歌又继续遐想道,“陆行深,你卧室里好像什么都没有诶,你不喜欢挂装饰画吗?你有没有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啊,我可以看吗我好想知道什么样啊。你在拍照的时候有没有喊茄子笑一笑?应该有吧,小孩子拍照片都是要喊茄子的……”

果然还是太吵了。

陆行深无声叹气,按着他的肩膀,朝着一侧转身过去。

耳旁的声音果然有了短暂的停歇。

“哇——”

接着是惊叹声。

夏歌果然就被眼前的东西夺取了注意力,一下子把陆行深拍照笑不笑的事抛在脑后。

“这是游戏机吗?”

和一二层的会场不同,第三层像是跳蚤市场一样,零零散散摆着许多不同的摊位,每一个摊位前都有仿生人或是真人在看着。

夏歌面前的,是一个看起来可以摇奖的东西,大大的蜗牛形状玻璃箱里有着各种圆球,旁边的介绍牌牌上写着一些文字。

摇奖的摊位后面站着一个有着机械头颅的仿生人,表面看不出被设计成了什么性别,下巴连着嘴是可活动的关节木偶样式,身体关节处也能看到明显的接线和关节球。

看到夏歌注意这里,仿生人出声介绍起来,

“来试试看吧,千元一次,每一个球球盲盒里都是一份来自困难特殊人群的手工艺品,每份都独一无二,纯手工制作,上面还有制作人的信息和感谢信。”

夏歌想起来,这里确实是慈善主题的酒会来着,他以为会有拍卖或者捐款,没想到会是这么有意思的事。

“我也可以来一次吗?”

“只要您的主人同意。”

夏歌立刻回头去看陆行深,发现对方正被一个中年人微笑攀谈着,似乎在说工作的事,就没打扰。

他转过头来,低声地说,“我觉得他同意!而且他给过我零花钱呢,我来玩一次吧!”

“好的。”

木偶的面部很僵硬,始终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没有办法做出更多变化,声音也是生硬的机械音。

他将手柄转向夏歌,看着对方摇晃起来,认认真真转了十几圈才停下。

一个鹅黄色的小球掉了出来。

“这个怎么打开呀?”

“我来为您做一次示范吧。”

人偶仿生人从桌子后方走出,来到夏歌身旁,让他摊开手心平举着,将小球放在手心上。

一小杯水被人偶接起,轻轻缓缓倒在小球上方。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轻盈的小球被浸湿,忽然裂开丝丝缕缕的裂纹。

在夏歌以为它会碎掉的时候,小球从中间的部位裂开,然后在他的眼前迅速绽放成了一朵明黄色的花团。

花团的中央暴露在空气之中,花蕊里静静躺着一个小巧的领带夹,细长的翅膀样式,呈现出素雅的银色,羽毛的纹路都雕刻得活灵活现。

“好漂亮……”

夏歌的手里还拿着一个棉花糖,此时的注意力都在手心的小东西上面,连吃都不吃了。

他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玩具。

“我可以再买一个吗?”

“当然可以,非常感谢您的支持与认同。”

人偶拿出一个精致的礼物盒,“需要我为您包起来这个吗?”

“好呀好呀!不过我想直接戴上呢。”

虽然没有领带,但领带夹看起来也可以夹在衣领上。

夏歌低头摆弄着衣领,有点不熟悉这个东西,摆弄了半天终于戴好,衣领上多了一个亮晶晶的小翅膀,人偶也替他包好了礼物盒。

再次摇奖,夏歌摇出了一小块红色的球球,特意请人偶替自己拿着,然后换他来亲手浇水。

红色的花花绽开,里面躺着一个小巧的猫团子。

夏歌:!!!

救命,好小好精致好可爱好萌!

“这是一个固体香薰,您可以放在喜欢的地方,或者是衣柜里。”

香薰?

夏歌愣了一下。

啊,差点忘了呢,他现在没有嗅觉,还以为这只是个摆件呢。

他问人偶,“那这是什么味道的香薰啊?我闻不出来。”

“非常抱歉,我也没有这项功能。”

人偶望着他,不知是不是夏歌的错觉,明明是平板无波的机械语调,却好像蕴藏了一点悲伤的感觉。

“我的制作者认为我不需要具备分辨气味的功能。”

夏歌看着他,忍不住安慰道,“没关系的,我也没有呢。”

“阁下真是一位特别的仿生人。”

夏歌笑了一下。

对面的人偶忽然抬起手,用一张纸巾凑近了他,“抱歉,您的这里沾了东西。”

诶?什么?

夏歌低头看去,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不小心把棉花糖挂在那个翅膀夹子上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点融化,还有一些黏糊糊的蹭在了衣服上。

哎呀。

他接过人偶的纸巾,说了声谢谢,努力擦掉上面的痕迹,接过没擦掉反而抹匀了。

仔细一看,不光是领口……肚皮附近好像也滴了一小滴融化的巧克力,手腕的袖口也洇湿了一小块。

陆行深在身后叫他了。

夏歌身形一僵,非常心虚地站直在原地,仿佛没了润滑卡壳的机械一样,咔、咔、咔,缓缓回头。

那样子,要是他的脖颈关节允许,估计要直接转180度都不肯回身。

简直就是把‘我有问题’四个大字写在头顶。

陆行深眼皮一跳,察觉事情不对,立刻严肃道,“过来。”

“我我我先去个洗手间就来!”

话音没落地,夏歌嗖地一声跑掉了。

完全没意识到作为仿生人ur996的自己,完全没有去洗手间的功能。

夏歌跑得太快,而在这个大厅里,也就只有他能这样完全不顾形象地跑来跑去。

冲进洗手间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在陆行深发现之前洗掉物资然后烘干。

要知道陆行深可是个洁癖!而且强迫症很严重!非常变态的那种。

之前在海边,他收到了新衣服还很高兴,要不是后来在陆行深床边坐了一整夜,夏歌还想不到这是出于洁癖。

所以弄脏的衣服什么的,绝对不会被允许碰到陆行深自己的车子,不如直接丢掉换新。

真是太不小心了,夏歌在心里念叨着,刚才实在吃得太投入太高兴了,完全没注意到衣服。

然而,这些污渍看着小,却比他想象中难搞,沾了水和洗手泡沫后,反而颜色扩散了,更严重了的样子……

夏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头大无比。

洇湿的白衬衫贴在他身上,虽然触觉不敏感,不是很难受,但是难看也是真的难看。

洗手间的人来来往往,也有不少人认出他,在路过他身边的时候频频回头,然后小声议论起来。

这可真是太糟糕了。

夏歌想着,再这样下去,那些人议论一路,肯定会被陆行深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他还想怎么才能让陆行深答应自己安上嗅觉的功能呢,要是突然做错事,这样的请求肯定更难被同意了吧。

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洗手间里走进了一个熟人。

“你可真是让我一通好找,怎么不在外面,躲在这……”

陈笑年朝他走过来,在看到他的模样后话头猛地止住,张着嘴愣住了,“你这是怎么了?”

“我把衣服弄脏了,他会生气的。生气的话,可能后果很严重。”

陈笑年听了直摇头,拍拍他的肩膀,“这算什么?大庭广众的,他不会真把你怎样,就算今天生气,大不了给你换新衣服,过几天心情好了,你再去跟他商量事不就好了?”

“不行呀,我不想总丢掉脏衣服,”

夏歌非常认真地摇摇头,“你看这个衣服,它有个小兜,是这样的,我好喜欢这个兜,袖口的扣子我也好喜欢,不想扔掉。”

可是下一个没准更好呢?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陈笑年下意识想这样安慰他,话到了嘴边,还是收了回去。

毕竟是仿生人小夏,不是真正的林玉音,这也许是他唯一的衣服财产了。

收到的第一件新衣服这种事……陈笑年虽然不是很能感同身受,但是也能理解。

“我来帮你吧。”

陈笑年摸摸兜,拿出一个像是口红一样的管状物,“我有时候在外就餐,也会弄脏衣服,非常不得体,又来不及随时换,就是用这个的,这样,你先脱下来烘干。”

“可以弄干净吗!太好了!”

夏歌欢呼一声,蹦跳着跑去烘干机旁边,嘟嘟囔囔念念叨叨,“那你可真是救了我的命了!第二次!陈同学,怎么每次你出现我都要被你急救?你是急救天使下凡吗?”

“天堂没有这种类型的天使吧……”

陈笑年哭笑不得,替他把衣服弄好,放到烘干手的机器下面,

“我也不是无偿的,所以严格来讲也不能算天使,说是非常计较的商人还差不多,还有人觉得这种什么事都要求回报的是恶魔呢……”

不知是不是和夏歌在一起太久,陈笑年的思维都被对方拽着走了,说着说着反应过来,对自己更加无语了,他在说什么?

衣服的烘干需要一点时间,夏歌就大大方方光着膀子站在旁边,嘴里哼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陈笑年忍不住瞥了一眼,好像有哪里不对,再瞥一眼。

夏歌手里攥着翅膀胸针,哼歌上头,瞧着脚尖跟着节奏晃来晃去,注意到陈笑年在看自己,好奇看回去。

“你是不是……”

陈笑年语气有点纠结,犹豫着问道,“肚皮有点鼓起来了?”

夏歌低头看去,摸摸肚子,羞涩一笑。

“嘿嘿,这都被你发现了。”

陈笑年看他这表情,顿时忍不住担忧起来,“怎么搞的,陆院士对你做了什么吗?”

“没有啦,”夏歌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报出一串东西,“是蛋糕点心巧克力棉花糖饼干水果拼盘酸奶捞……”

陈笑年:“……”

夏歌完全没有自觉道,“陆行深太好啦,他知道我会吃很多,特意给我装了个大号的胃袋呢嘿嘿……”

陈笑年低头捂住脸。

完全看不出来陆院士还有这样的一面,感觉人设好像崩了一样,救。

不不不,一定不是他想的那样。

陈笑年拼命说服自己。

一定是为了更好的对这个特别的仿生人进行更详细的观察实验,以及为了防止吃太多出现意外情况,才这样做的吧。

嗯,一定是的。

对,观察实验。

关键词触动了陈笑年的dna,他猛地抬头,“作业!”

“嗯嗯?”

“之前被偷走的那些东西给还回来了,然后歹徒不知道为啥,还被要求给我们道歉呢,但是你不在场,所以上校刚才找到我,说让我们找个方便的时间接受当场道歉。”

夏歌一脸的囧。

“这就、就不必了吧,好尴尬。”

他完全不想再次见到被他遛过的歹徒!谢谢!

“咳、我也觉得不必了,但是上校当时看起来心情很差,我一时没能说出拒绝的话。”

陈笑年沉沉叹气,“还有就是,经过一轮观察实验后,我们打算再对比一下你做的项圈和原来那些对比起来哪个更好用,也要找时间约一下。”

夏歌连声答应了。

半晌,衬衫终于烘干,陈笑年用神奇药膏涂抹后果然污渍消失不见。

夏歌惊喜大叫:“magic!是魔法!魔法!”

“不,是障眼法。”

陈笑年摇摇头,“只是看起来干净了,但只是遮住了痕迹,回去一沾水就会显出原形,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至于脏的地方,你试试找这个牌子的洗衣剂应该就能搞定了。”

“太感谢你了!”

“不,我才要感谢你拯救了我的作业。”

陈笑年要说的已经说完,很快离开了洗手间,夏歌也重新穿上衬衫,大大方方地出去了。

陆行深似乎又被想攀谈的人拦住了,因为聊的是仿生技术和市场一类,似乎聊得正投入。

夏歌抓紧这样的机会,在这一层的各个摊位又挨个玩了一串后,偷偷找到了可以继续向上的电梯。

他想去顶层看看。

时间正在一点点流逝着,眼看着太阳西斜,夜空中的巨大天体们变成更加梦幻的色彩,美景正一点点变成闻所未闻的样子。

夏歌刚好在一个义卖的小摊买到了一个拍立得,对方说这是好久好久以前的古董,是非常罕见的小玩意,可以做摆设。

但对夏歌来说,这是他非常熟悉的东西,算不上古董,作用也不止是摆设。

据说,高塔的顶层面基非常小,因为尖尖的,也很少会对外面的游客开放。

但刚才那个人偶造型的仿生人告诉他,人类去那么高的地方有一定的危险,为了防止有人从那里出意外、或是自鲨,所以规定必须有服务人员跟随。

“但是对有通行证的仿生人来说,并没有这一条硬性要求。”

一张小巧的绿色金属卡片被木偶放在了夏歌手中,荧光闪烁。

“太感谢你了,我该怎么报答你比较好?”

夏歌惊喜到眼睛里都是星星,双手激动地捏着卡片问着面前的木偶。

木偶僵硬机械的脸望着夏歌,抬起右手,贴在夏歌的耳侧。

细微的电流窜过,一段音频直接回响在脑海。

“如果可以,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您,那些问题在网络上能搜到太多不同的答案,无法确认到底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夏歌听后咦了一声,“不过我也不是很聪明的仿生人,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的,甚至连数学题我都没法全部做对也说不定,刚才我在下面弹钢琴,还弹错了很多地方!”

“那个问题……”

木偶说道,“与是否博学,是否聪明,似乎没有太大的关联,我发觉越是能力出色,成就多样的人类,似乎越容易被这样的问题困住,这让我非常困惑。”

“还有这样的问题吗?”

“是的,那一天,我的主人问出了相似的问题,我无法为他解答,他看上去很不好。”

木偶后退一步,回到摊位后面,“你先去塔顶吧。”

夏歌点点头,有点担心时间不够,迅速溜走了。

想要去往塔顶,有着一个单独的电梯。

夏歌来到中央的电梯能去的最高层后,就拿着通行卡找到了那个小小的小电梯。

相比之下,这个电梯的容纳量只有十人左右,夏歌看着上面的限重,忍不住担心自己会太沉。

电梯的门前,依然是一个仿生人看守着,确认了他的通行卡没问题,就顺利放行。

电梯很小,但四周也是透明的玻璃,外加了栏杆保护安全。它一路快速上升着,很快,就到了非常非常高的地方。

到了最高层时,电梯稳稳停住,夏歌走出门,发现这一层的面积也只有一百平米左右。

一个螺旋向上的红色楼梯通往更高的地方,夏歌刷卡走了上去,周围的风也变得越来越大。

又是走了一段楼梯,连之前那种四周是玻璃的墙壁也不见了。

高塔的最高层,竟然是一处只有围栏保护,完全露天的小平台。

高空的风呼呼吹过,将夏歌的耳朵也吹得贴向耳朵,不断打晃,让他的衣领在脖子旁边拍打着,衣摆也被灌了冷风。

夏歌来到栏杆边,一手扶着栏杆,被高空的景色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么这么高的地方!

曾经在小学的时候,学校组织过一次秋游,全班的同学们都跟着老师一起去爬山,看红叶。

但是那一天的夏歌,虽然还没有病弱到休学的地步,却因为换季不断咳嗽,稍微吹风就会发烧。

他没有去,但是在报纸和电视看到了山上的模样,成片红叶的模样。

爬上山顶的人,会对着山群大喊,会叫出自己的愿望。

他也想去,但是哪怕走到缆车的路都会气喘不已。

夏歌也没有太难过,毕竟他也没有太大的愿望,真的爬上去的话,也喊不出什么值得纪念的东西。

多年后的今天,他终于去到了比山顶更厉害的地方!

一个灿烂的笑容逐渐绽开,夏歌长大了嘴巴,终于做了从他重生后就一直想做的事。

他继续向上爬,爬到塔尖的最高处,两条腿抱住中央的塔尖,坐在了人类不被允许去的最顶端,面向整片开阔的天地,张开双臂,大喊出声:

“耶——!”

因为不是山间,并没有什么回声传来,夏歌兴奋地叫了一嗓子之后,迎着风继续大喊道,

“赞——美——生——命——!”

“要——活——下——去——呀——!!”

一群飞鸟略高塔尖的高空,夏歌努力抬起手臂,将手指伸向飞鸟。

“你——好——呀——小——鸟——!”

一片小小的羽毛轻轻飘落,缓缓落在他的指尖。

他把羽毛收起来,放进衣兜,然后拿出一张纸——那似乎是什么东西的宣传单——折成一个纸飞机。

多年的折纸飞机经验让他技术纯熟,哪怕从三楼丢出去也能飞很远,还曾经打到过医生的头。

纸飞机被他哈了一口气,用力丢出去,仗着狂风飞向看不见的远方。

等一下,他好像现在已经有愿望了!

“神啊!请赐予我一个完整的屁——股——!”

夏歌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抑扬顿挫,铿锵有力。

作者有话要说:  远处,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

陆行深揉了揉耳朵,满脸黑线。

好像幻听了奇怪的东西……

为防止大家误会,稍微解释一下下,屁股其实是有用的哈哈哈,这样夏歌平时被抓到冒充林玉音,就可以用屁股这个‘非常明显的非人特征’来逃脱星际仿生人法的制裁,是的,陆院士非常擅长钻这种空子hhhh

等夏夏有人类身份了就可以不用这样了!也不排除陆胆子越来越大,仗着没人舍得抓夏夏提起给安上hhhh感谢在2021-09-09 21:45:15~2021-09-11 23:12: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信子、阿霖 2个;罗琴、肖战必糊、王十贰、4020946、可惜帅不过叶常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黑子テツヤ 20瓶;阿霖 12瓶;烟萝似锦、云上种草 10瓶;暗夜红月 9瓶;郭拾苒 7瓶;罗琴、逐渐失去脑子、亦聆 6瓶;春困睡不醒、粉红豹爱小粉红、老头子罢了 5瓶;42238028 4瓶;言午、戴宝宝﹋o﹋ 2瓶;祇、女人类、3137164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