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壶里乾坤只少年 > 第三十二章 吃坏了肚子

我的书架

第三十二章 吃坏了肚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子峰是真的饿了。
他闷头吃饭,凡是从自己面前经过的菜,别人夹一口,他至少能吃到三口。
苏墨他们了解夏子峰的吃相难看,所以都没有说什么。
青年队的队员见此情景,不禁晒然失笑。
坐在夏子峰旁边的苏墨,忍不住捅了捅他。
“干嘛?”夏子峰诧异地问道,“你捅我干嘛。”
苏墨的嘴角动了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喝点水。”一旁的段三德提醒道。
夏子峰一点头,“谢谢。”
他闷了一口白水,继续甩开腮帮子大吃特吃。这让杨子朝他们觉得很丢脸。
王长江倒是没有觉得夏子峰很丢人,饿了就吃嘛,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多吃多喝的年纪,不吃饭才不正常呢。
陈辉见夏子峰吃的很尽兴,索性将一盘牛肉转到夏子峰的面前让他吃。
王长江摆了摆手,“别管他,咱们喝。”
他虽然一直嚷嚷着多喝,可是,酒量却真不咋地。
王长江很快就把自己喝蒙圈了,而陈辉一点事儿都没有。
最后,是夏子峰把王长江背回了酒店。
从王长江的房间里出来,他们去了夏子峰的房间。
“咱们教练的酒量真差。”杨子朝说道,“两杯白酒就喝成了这样。”
“我最不喜欢和喝酒的人一起吃饭。”段三德说道,“我都没有吃饱。”
夏子峰眨了眨眼睛,“为什么没有吃饱?”
他吃饱了,并且吃的很撑。
“夏子峰你太丢脸了。”杨子朝忍不住说道,“整整一桌人,都在看你表演呢。”
夏子峰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去饭店就是吃饭的呀, 如果不吃饭,那去饭店做什么,去看菜?”
杨子朝翻了个白眼,“我跟你个乡巴佬讲不通。”
段三德在一旁可怜巴巴地说道,“要不,咱们再出去吃点吧,我饿得很呢。”
“让餐饮部送上来,怎么样。”杨子朝目光转向所有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夏子峰已经吃饱了,没有再吃的欲望了。
而苏墨一向对吃不太感兴趣,只要肚子不饿,吃什么都行。
而段三德确实吃的行家,“我来之前,查了查这边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别说,还真发现了一个网红餐厅,咱们去尝一尝?”
段三德是为了吃饱,杨子朝是陪着段三德去吃饱。
夏子峰则完全是为了开眼界才去的。
苏墨觉得吃不吃无所谓,只是夏子峰也去了,只留下他一个人,显得有些另类,所以也只好跟着去。
这家网红餐厅真的很火爆,尽管已经到了晚上十点钟,这里依旧有很多的人。
夏子峰他们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段三德拍了拍一拍三颤的肚皮,然后说道,“你们随便点,我请客。”
杨子朝也不客气,点了一桌子海鲜,然后笑着对夏子峰说道,“让你也尝尝别人吃着你看着的滋味儿。”
闻听此言,夏子峰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
看着别人吃饭的滋味儿,确实不好受,但是,夏子峰一点也吃不下了。
他心中暗自嘀咕,早知道有第二顿,刚刚吃饭的时候,就少吃一点了。
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十二点钟。
夏子峰和苏墨一个房间。
或许是因为太累了,夏子峰躺下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他翻了个身,发现旁边的床上居然没有人。
这么大清早的,苏墨去干嘛了?
穿好衣服,夏子峰准备洗脸。
“别,别进来。”苏墨在洗手间里说道。
夏子峰转身回到自己的床上,然后打开了电视。
找了一个新闻频道,看起了早间新闻。
过了约莫三五分钟,苏墨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他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扶着墙,半弓着身体,双眉紧蹙,两只脚迈着碎步,一头扎到床上。
“你这是怎么了?”夏子峰诧异地问道。
“拉稀!”苏墨声音颤抖地吐出两个字来,随后,又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从昨晚上两点钟到现在,已经是第九次了。”
这句话把夏子峰吓傻了。
拉成了这个样子,今天还怎么比赛呀?
“杨子朝和段三德什么情况?”夏子峰问道。
苏墨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夏子峰不敢犹豫,他快步跑到杨子朝的房间,拼命敲了起来。
好半天,杨子朝才打开房门,他同样捂着肚子,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干嘛?”
“你有没有拉肚子呀?”夏子峰急切地问道。
杨子朝点了点头,“拉了,好多次。”他说着,转身来到洗手间门前,“三德子,你快一点,我都要拉裤子了。”
夏子峰这下傻眼了,心中暗想,这下完蛋了,三个人都拉肚子,今天的比赛怎么比?
“你怎么没事儿?”杨子朝将整个身体倚在墙上,语气微弱地问道。
夏子峰眨了眨眼睛,“是不是昨晚上吃海鲜吃的?”
“靠!”杨子朝骂道,“我还以为昨晚上教练还有青年队的人们都拉肚子呢,原来就我们三个。”
夏子峰立刻说道,“我帮你们去买药。”
出了酒店的门,夏子峰就疯狂地跑了起来,穿过两条十字路口,夏子峰都没有找到一家开门的药店。
正无计可施的时候,夏子峰突然想到,酒店的前台服务员,一定知道附近哪里有药店。于是, 他掉头又跑了回来。
服务员指了指刚刚夏子峰相反的方向,“马路对面三百米,有一个药店。”
夏子峰立刻跑到了药店,买了两盒止泻药。
回到酒店之后,给他们每个人喂了药。
这药果然很管用,吃下去没多久,几个家伙就再也没有去过洗手间。
看着趴了一床的人,夏子峰皱眉不展。
本来和人家省青年队比赛,就有很大的压力,现在又搞的伤兵满营,看来也不用比赛了。
“夏子峰,给我们买点东西吃。”苏墨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条胳膊搭在自己的额头上,低声说道。
杨子朝扭过头来,“你还要吃啊?”
“不吃东西,今天怎么比赛?”苏墨冷冷地问道,“对得起咱们这六周以来,付出的努力吗?”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夏子峰的认同。
“我现在就去。”夏子峰说道。
买了一些粥和面食回来,几个人强打着精神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王长江倒背着双手走了进来。
他是来喊这几个人一起吃饭的,没想到,他们却自己吃上了。
王长江目光扫过所有人,发现他们似乎并没有给自己准备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