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壶里乾坤只少年 > 第九十四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

我的书架

第九十四章 你是风儿,我是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子峰听了这话,竟然毫无廉耻地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利呀,我拉着他跑的时候,确实感觉到周围同学异样的眼神。”
“找到恋爱的感觉了?”杨子朝打趣道。
夏子峰抱着肩膀,眼睛看着天,悠悠地来了一句让苏墨差点气死的话,“我拉着他跑,我应该是男生对吧?”
苏墨脸色一沉,“你们真无聊!”
他说完,扭头就走。
正在这个时候,在操场上跑圈的段三德,正好跑到苏墨的面前,他一屁股坐在了苏墨的面前,伸手拉住苏墨的衣服,死死地不松手。
“你干嘛,松手!”苏墨厌恶地说道。
段三德好半天才喘上气来,“等会儿走,我有话说。”
苏墨停住了脚步,他十分认真地看着段三德,又看了看远处的夏子峰和杨子朝,“还有一个多月,我就要参加化学竞赛了,可能没有办法参加冰壶训练,从现在开始,就此退出,你们不要找我了。”
“我们在不同的人生轨道上,应该向着不同方向进发,彼此不要牵挂,心中也就没有了羁绊,这样挺好。”
“谢谢你们这一段时间来,带给我的快乐。”
他说着,向几个人一点头,算是表示感谢。
“我去,他还来真的呀!”杨子朝脸上挂着怪异的表情,“这么绝情呀!”
夏子峰走到苏墨的身边,“我们绝不会耽误你复习的,但是希望你也不要退出。”
“有你在,我们冰壶队还是一个整体,如果你退出了,冰壶队就完了。”
苏墨摇了摇头,“夏子峰,我和王教练聊过的,以你的水平,虽然打不上主力,但是进入省队是没有问题的,而段三德的人生目标是参军,杨子朝的目标是考大学,我们既然都有了各自的目标,为什么不能朝着各自的目标奋斗,而要因为一个冰壶队捆绑在一起呢?”
“分开了,我们依旧是朋友。”
苏墨淡然地说完,转身离去。
“苏墨,你就是个逃兵!”夏子峰大声喊道,“你知道今年下半年,我们要和邻省省青年队的比赛,你知道我们打不过他们,所以你怕了!”
苏墨无动于衷,依旧向前走去。
“你就是个冷血动物!”夏子峰继续喊道,“你没有朋友,你也害怕有朋友,你总是把自己包裹在自己孤独的世界里面,你害怕被超越,你就是个最虚伪的人。”
“苏墨。”段三德终于缓过气儿来了,“你回来吧,我们需要你。”
“求你了。”杨子朝皱着眉头说道。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求这个字,此时此景,他忍不住脱口而出。
几个人颓然地坐在了台阶上,彼此相顾无言。
“我觉得人家苏墨说的对。”段三德说道,“咱们和他在一起,只能拖他的后退,没有咱们这几个家伙打搅,人家苏墨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杨子朝忍不住给了他肩膀一拳,“你小子就爱当墙头草,摇摆不定,刚才的时候,谁说的一定要把他留下来的?”
夏子峰一拍手,他的眼睛已经泛红了,“我觉得,他可以不参加训练,甚至可以要求让教练延期比赛,可是,一定要退出,我真的不能理解。”
几个家伙垂头丧气地坐成了一排,看着远处的天空,夕阳西下。
同学们已经开始放学,有的已经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的时候,夏子峰才叹了口气,“算了,既然都已经解散了,咱们就各自回家吧。”
他的口气里带着心有不甘的语调。和邻省的青年队还没有比赛,他觉得是能够拿下来的,可惜,这一切都没有机会了。
杨子朝不甘心地说道,“这个大冰坨子,就是太无情了!”
他的话刚说完,后背就被怼了一下。杨子朝扭过头来,“三德子,你打我干嘛,我说错了吗?”
段三德摊开双手,“我没打你呀,我打你干嘛?”
接着,杨子朝的后背又被顶了一下,杨子朝扭过头来,见苏墨一脸冰冷地正看着他呢。
“我去,你怎么跟个鬼一样,走路没有声音呀!”杨子朝愤怒地说道。
“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你还真是让人讨厌呢。”苏墨的眼睛转向了夏子峰。
夏子峰早就跳了起来,“你怎么又回来了?”
“不欢迎?”苏墨淡然地问道。
从这里走了之后,苏墨坐在教室里,一直没有心情复习下去,夏子峰的话一直回响在他的耳畔。
作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好学生,他从来没有朋友,只有竞争对手。当今天夏子峰说出那番话的时候,苏墨开始觉得不以为然,夏子峰之辈懂什么呢?他不过是这些平庸学生中的一个。
可是,当他坐在教室里的时候,那种不舍,犹如澎湃的海浪一般,拍打着他内心的海岸,经久不息。
放了学之后,苏墨收拾完东西,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时候,却看到夏子峰他们依旧坐在操场的看台上,这让苏墨忍不住走了过来。
他们是一个团体,一起曾经的经历过的那些快乐,苦恼,困惑,喜悦一幕幕重新涌现在他的脑海里。
对于这些,他终究放不下,也舍不得。
只是没想到,自己悄悄来到他们身后,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的时候,杨子朝这家伙居然在背后将自己的坏话!
“欢迎倒是欢迎,可是。”夏子峰搓着双手说道,“可是。”
段三德一拍夏子峰的肩膀,“可是什么呀,苏墨决定留下来了!”
“你不退出冰壶队了吗?”夏子峰瞪大了眼睛问道。
“你说呢?”苏墨反问道。
“呀!”夏子峰大叫一声,冲上去抱住了苏墨,“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们这些兄弟们。”
段三德见状,也要上前和他们拥抱在一起。
杨子朝一把拉住了段三德,“别捣乱?”
“怎么了?”段三德一脸懵地问道。
“人家两个人谈恋爱呢,你不要跟着裹乱。”杨子朝解释道。
夏子峰扭过头来,愤恨地说道,“你是不是找打。”他说着松开苏墨,挥手一拳打向了杨子朝。
杨子朝连忙后退两步,晃了晃脑袋地说道,“没有打着。”
“找打还不好说!”夏子峰说着,立刻追了上去。
“你个色男!”杨子朝一边跑一边说道,“我是不会让你追上我的。”
他一边跑还一边大声唱道,“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到天涯。”
段三德凑到苏墨面前,“这两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怎么这么幼稚呢。”
他的话还没说完,苏墨立刻也追了上去。
段三德搔着头皮,一脸的蒙圈,“这什么情况,怎么苏墨也跟着学会了发疯?”
“喂,你们等等我!”苏墨看着跑远了的几个人,立刻也追了上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