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春故事一往事随风 > 青春故事一往事随风(35)

我的书架

青春故事一往事随风(35)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艳那天接到凤玲的电话,她说已去了魔都工作。李艳只在服装厂见过她几次面,而后从末见过她。

  听说她去了魔都混的不错。有了孩子后,她父母便去魔都帮忙看孩子。

  李艳常听别人说起凤玲的母亲,她母亲身材高,不胖,一张四方脸,有神的眼睛,特别是说话声音宏亮。

  逢年过节,她父母也会回家住几天,她母亲高挑的身材穿着时尚的白色风衣,站在街口,象一道靓丽的风景。礼貌又微笑地和过往的行人打招呼。

  她有时也会跑到邻居家炫耀,眉毛上扬,脸上带着得意地笑:“我这个上衣一千多呢,凤玲在大商场给我买的。”

  邻居老奶奶八十多了,耳聋眼花,拄着拐杖过去用手摸一摸,嘴里嘟囔:“一百块不贵,值!”

  凤玲的母亲有些懊恼,但又不甘罢休,大声说道:“这鞋五百多呢,同时伸开一个手掌晃一下。”

  老奶奶皱纹密布的脸上露出笑意,低头看看她脚上锃亮的皮鞋,又来一句:“五十,值!”

  凤玲的母亲哭笑不得,站起身就要走,院里老奶奶的儿媳笑着问道:“不坐一会儿啦?”

  “不啦,回家。”她生气地说道。

  凤玲母亲的炫耀人尽皆知,她炫耀女儿住上了大房子,家里装修豪华。只是有人在背后议论,传言凤玲是成功破解了别人家的幸福密码,才坐上女主的位置,名正言顺的炫耀着来之不易的战利品。

  李艳只是听着别人讲,也觉得别人说的不一定是真的,凭凤玲要强的性格,她要过上好的生活,怎会甘于平庸呢?

  几年后,一个秋天的午后,李艳在小区里和朋友闲聊,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走过,之后又回头望了几眼,“是李艳吧?”她说道,疑惑的眼睛望着李艳。

  李艳看她很面熟,随即在记忆中搜寻,忆起那时她在桥旁开了个超市。

  “噢,是凤玲的大姨吧,我记起来了。”她很开心的样子。李艳客气地邀请她家里坐坐,她就跟李艳去了。

  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身材略胖,脸上有了许多细密的皱纹,眼睛很大,但不灵活,空洞。李艳总觉得她有一些异样,却又说不上来。

  李艳沏上茶,她一边喝水,一边侃侃而谈。

  “去年,我家刚买了房,搬到这里,当家的也退休了,女儿也上班了。”说起女儿,她一脸的骄傲,黯淡迟钝的面庞泛起笑意,那笑意布满整张脸。

  “我女儿长得很漂亮,说亲的人很多,我只希望孩子找个家庭条件好的,工作稳定的,父母有退休工资的。”嗯,这要求也不低。

  李艳记起那年在桥边见她时,她身段灵活,眉眼漂亮,穿戴时尚,只是肤色黯黄。

  那年她快四十岁了吧,刚离婚不久,听说她看不惯老实刻板的丈夫,舍弃了儿子,离开了农村的家。一心找个吃商品粮的丈夫,到城里安家。

  虽然周围的人非议不解:孩子都这么大了,瞎折腾什么?可是她却觉得不能委屈了自己。

  年青时,她长的很美丽,虽然在农村,但也清丽脱俗。就象一朵娇艳的花盛开在百花园里,艳压群芳,芬芳四溢。

  可是她的美却被愚笨的人夺去,白白辜负了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想想就觉得亏。现在时代不同了,婚姻自由了,她想要为自己负责,她要重新选择。最终她一意孤行选择了离婚。

  村人看不惯她的所作所为,她常常被村人指指点点,她只好在镇边上租了房子,做生意,很少回老家。好象大家也忘记了她,很少有人提及。

  想来这么多年,她一定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罪,曾经的任性妄为已变得小心翼翼,畏畏缩缩,连眼神也变得躲躲闪闪。

  好在熬了许多年,吃了许多苦,终于如愿以偿的搬进城里,住上楼房,也圆了当年的梦想。

  她甚至提到凤玲,眼神掠过不屑,“哼,你不知道,回家穿的那长裙,金黄色,都拖到地上,显摆有钱呗。”李艳笑笑。

  李艳送她出门,她感慨地说:“城里多好,比在老家强多了。我再去转转,你忙吧。”

  没多久,她又来了一次,李艳和朋友聊天,她又絮叨了一些旧事走了。

  时间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许多往事被搁置,许多人被改变,生活让人看透了许多东西,也明白了许多道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