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竞金手指 > 第140章 曾经的少年

我的书架

第140章 曾经的少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曾灿离开训练室房间时,轻轻地合拢上了房门。

  门轴发出了“咔哒”的轻响声。

  训练室里的其他几人注意力都在电脑屏幕上,加上戴着耳机的缘故,并没有发现曾灿的情况。

  王子修犹豫了下。

  他在纠结,要不要去看看情况。

  ……

  MG俱乐部里,曾灿无疑是话最少,同时也是现在一队的首发队员里年龄最小的。

  没错,曾灿今年的实际年龄,其实比金鑫还要小几个月!

  三年前MG战队初创的时候,曾灿只有不到16岁。

  转眼数年时间过去,胡奇彬他们从18、9岁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现在经验丰富操作熟练的老将,每个人都变了很多。

  只有曾灿,王子修凭他从胡奇彬当初描述里形成的印象,似乎这几年的经历,并没能让他改变什么。

  除了身高随着发育又长了几厘米,脸上变得更成熟之外,性格方面几乎没有变化。

  他依旧是那个沉默寡言,很少说话的打野选手。

  “胡奇彬,”王子修决定再询问下情况,于是出声叫道:“有点事情想问你一下。”

  由于名字被喊到,胡奇彬摘下耳机,困惑地望向王子修:

  “教练,什么事?”

  王子修用目光示意了下训练室的屋门。

  他想换个地方聊,至少可以不用在其他人面前。

  胡奇彬反应很快,领会了王子修的意思后,立马起身朝外面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训练室,去了平时用来存储俱乐部财务资料的办公室。

  确保没有其他人会听到后,王子修开门见山:

  “我有点想了解一下,曾灿他以前就是这样,一直这么不爱说话吗?”

  “应该是吧?”胡奇彬挠了挠头,不敢确定道。

  “嗯?”

  “因为我们认识曾灿,就是当初参加海选赛的时候。”

  “敦哥说他打单子的时候认识了个打野,水平不错,而且也住在海城,会邀请来组队。”

  “然后海选赛当天,曾灿就来跟我们汇合了。”

  “反正那个时候,他就挺不爱说话的,如果不是有人刻意问他事情的话,他是很少主动有话题。”

  王子修不动声色地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嘴唇。

  这些情况他也算清楚。

  要说认识MG俱乐部里认识曾灿时间最长的,大概就是沈由敦了。

  毕竟是以前一起打单代练的队友。

  其他人都是后来为了组建战队才互相认识的。

  “那你帮我喊下沈由敦呗?”王子修觉得他可能得换个人问。

  胡奇彬应了一声。

  ……

  “教练?你找我?”几分钟后,沈由敦推门而入。

  胡奇彬倒是很识趣地没有来,只是回训练室通知了一声沈由敦,他本人并没有返回。

  王子修点了点头:“我想请问一件事情。”

  “曾灿是从你认识以来,就一直像现在这样不爱说话吗?”

  沈由敦听到问题,倒并没有像胡奇彬那样用不确定的方式回复,而是一副肯定的语气:

  “那倒不是。”

  沈由敦:“我最早认识他的时候,还是在网上。”

  “我接了个三区的王者单子,上分的时候撞上的,他在我对面。”

  “那场游戏我记得还挺清楚的。”

  “当时他用豹女把野区打穿了,我拿的鳄鱼上路通关了。”

  “因为我水平比他强一些,所以最后他们那边输了。”

  “结果他就加了我好友,然后一阵狂……嗯,狂喷。”

  说到这里的时候,王子修脑补了一下,几年前曾灿还是个14、5岁少年的时候,因为输掉游戏,结果加对面好友,抓狂地口吐芬芳的样子……

  这波啊,这波叫游戏输了,但人没输。

  沈由敦继续回忆道:“后面的话,也挺巧合的吧。”

  “我就问他,是不是也是帮人打号的,他说是,我就邀请他说,干脆别喷了,组队一起双排上分吧。”

  王子修好奇:“然后呢?”

  “然后他就答应了,我们两个双排打了一晚上连胜,彼此觉得对方水平挺不错的,就加了QQ好友。”

  “约着说如果有合适的单子,就一起组队打。”

  “那时候的曾灿,还是挺活跃吧?”沈由敦想了一想,向王子修解释道:“有时候我晚上通宵上分打困了,还会跟他上歪歪开语音连个麦,俩人边打边聊聊天解乏,省的打到一半睡过去。”

  “活跃?”

  王子修挺难将那种开朗健谈的曾灿,跟现在这个自闭少年的形象挂上钩。

  “确实挺活跃啊,”沈由敦补充道:“对了,以前我在网吧打单子,我被梓婷硬扯着出去玩的时候,他还就这事嘲笑过我来着。”

  王子修眉毛一挑:“嘲笑?”

  沈由敦憨厚地笑了下:“也不算嘲笑吧,大概意思是说,他也有个妹妹,但绝对不会像我表妹那样打扰我打单子吧?”

  “后来的话……他突然有一天跑来海城找我,然后……就变成了和现在差不多的样子了吧。”

  “具体原因,他没说,我也从来没问过他。”

  王子修仔细回忆了下。

  先前在训练室里,沈由敦问那句“不会你们没有妹妹吧”的时候,曾灿好像还真没作出“没有”的回应。

  当时他和平时一样沉默着没说话。

  王子修本来以为曾灿只是不想说话,但如果情况真如沈由敦所说的那样的话。

  那似乎并不会就这么简单。

  ……

  “我明白了,谢谢了啊。”了解到想要的信息后,王子修顺便将沈由敦送回训练室。

  后者最近随着手伤恢复,也开始进行起了各种的“复健”活动,找回曾经的职业水准。

  毕竟英雄联盟这游戏说到底也是吃熟练度的。

  别说一、两个月的时间不碰,哪怕有1、2天时间没有维持练习都很容易开始出现手生的状况。

  王子修扫了眼训练室里曾灿的座位。

  说是要去趟卫生间,不过眼下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依然还没回来。

  “看来还是得去找找他吗?”

  王子修有点犯愁。

  曾灿的情况,他确实有点不知道该何从下手。

  因为对方的问题,可是跟胡奇彬或者沈由敦,或者黄麟都不一样!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