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电竞金手指 > 第339章 天才少女

我的书架

第339章 天才少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子修从执教以来,各种疯狂充电后,现在已经是一名成熟的LOL职业教练。

  在选手特性、风格把控这方面,他同样门清。

  排位上分这种事情。

  有的人像金鑫那样,靠的是无与伦比的顶尖个人操作能力。

  不管对手玩什么套路,搞什么Gank,金鑫的应对策略都很简单,就是用操作打爆之。

  没有什么问题是操作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使劲操作。

  这种风格有点像是一力降十会。

  放到排位里,金鑫就是队伍中的超级大腿,1神带4坑,孤独Carry上分的救世主。

  曾瑶的情况则可以说是与金鑫恰恰相反。

  她几乎不会自己Carry,游戏结束的MVP人选基本也和她无关。

  她的打法是靠着辅助队友,帮助团队做好开团、承伤、卖位置之类这些吃力不讨好的危险工作,换来C位的完美输出环境。

  放到传统意义上的战法牧RPG游戏里。

  那么金鑫相当于是输出爆炸,走位风骚的超强DPS;

  曾瑶则是那种站在团队后方,用各种巧妙手法保护队友的治疗。

  而且还是那种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团队压力,都能确保团队全体存活,没有任何减员的神级治疗!

  ……

  曾瑶浅浅笑道:“因为打野要对抗的东西不多,有很多时间能在刷野的时候观察全局什么的,所以就会多想。”

  “分段高了之后,队友也都明白大家的意思,给个信号就能很好沟通了。”

  王子修心服口服:“厉害。”

  不靠操作而是靠着全局意识、支援这些内容上分,尤其王者千分的玩家,相对而言,甚至比“操作怪”更加恐怖。

  操作怪类型的玩家,当他达到自身瓶颈的时候,基本上分之路也到头了,因为这时候限制他的不是熟练度或者别的问题,单纯是个人体质极限。

  但意识类玩家,也就是通常所说玩战术的选手;

  他们的操作水平可以通过慢慢训练提高,但宝贵的危机意识、支援意识这些东西,很多时候真的非常难以提升。

  曾瑶笑:“哪里哪里,跟Finger教练你比起来差远了。”

  “别的不说,就光是我哥他的打野手法变化,凭他以前那死脑筋,不可能自己想出来的啦!”

  “肯定还是教练教得好。”

  王子修一听,有点意外:“嗯?打野手法变化?”

  曾瑶点头:“我仔细看了今天的比赛,发现了一点细节,不过,嗯……不知道我的理解对不对。”

  “说说看?”

  “比如老哥第二场比赛用的螳螂打野吧,他领先了对面战队的打野几乎一组野怪营地的刷野效率,具体原理……应该是尽可能让每一步操作都极限化?”

  “清野的同时走砍移动位置,拉到极限距离时,刚好击杀野怪,节省两组野怪营地之间的赶路时间;”

  “使用技能和普攻打野时,尽可能让动作衔接顺畅,不做无意义的操作,不进行无意义的跑动,让英雄动作的每一帧都能得到高效利用。”

  “是这样的吗?”曾瑶说完,抬头看向王子修期待道。

  王子修佩服地鼓掌:“可以的,100分,100分。”

  他曾经用训练模式教给曾灿的极限拉野方法,对方也是练习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算上手。

  说穿了,英雄联盟的打野和对线不同,在野区是“玩家打怪物”的模式,完全可以从中找出最优解。

  用最高效率的操作方式来打野,每一个步骤可能只能省下零点零几秒的时间,但积少成多,几组野怪营地下来,就会出现巨大的刷野效率差距。

  好像排位赛里,白银分段的打野豹女玩家遇到王者分段的豹女打野,往往会觉得双方打的压根不是一样的野怪。

  王者豹女清理完整片野区回城补给装备了,白银豹女可能还在吭哧吭哧的跟第4或者第5片野怪搏斗。

  这就是效率带来的区别。

  曾瑶能靠着现场比赛里曾灿打野的蛛丝马迹发现其中的秘密,这已经意味着她的洞察力相当厉害了。

  王子修忍不住感慨:“你这天赋,不打职业真是可惜了。”

  聊完曾瑶的游戏情况,王子修才想起他要提的正事:

  “所以你前面说的,曾灿一直在躲着你?是个……什么情况?”

  他还记得两人刚刚见面时,要不是LPL官方提供的签名区域属于公共场合,看曾瑶那架势,简直恨不得直接扑进曾灿怀里去。

  见王子修提起此事,曾灿脸色微微变了变,抢在曾瑶面前主动开口:

  “……教练。”

  “还是我来说吧。”

  “事情……不算复杂。”

  “我们两个的家庭,父母并不支持我们的爱好。”

  “那时候,我喜欢打LOL,她喜欢漫画。”

  “我们偷着做自己爱好的事情,周末的时候两个人轮流帮对方打掩护。”

  “我跑去网吧打LOL接单子挣网费,她就帮忙作证说我是去同学家一起学习了。”

  “曾瑶有借我打单子挣的钱偷偷买漫画杂志,我负责帮她平时把书都藏在网吧的网管哥们那里。”

  “直到后来……家里矛盾激化……”

  曾灿说到这里,话语停顿了下。

  后半截内容曾瑶主动帮他补充道:

  “父母觉得老哥天天想着打游戏,我天天看漫画,两个人这样做会耽误学习,就特意租了校门口的房子,全天候24小时陪读。”

  “我们两个都很难找到机会再做自己的喜欢的事情,老哥没法出去打单,我也买不起新的漫画。”

  “然后,老哥就想了个计划。”

  “他想干脆出去自谋生路,因为那时候他已经能靠着接单挣到足够他自己生活的钱,所以……”

  曾瑶话也没说完,不过王子修听懂了。

  “问题是,这跟他要躲着你有什么关系?”

  曾瑶旋即无奈摇头,气鼓鼓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从老哥出去谋生开始,他就没跟父母主动联系过,跟我也只是发消息,好几次MG来帝都比赛,他都一直躲着,不愿意见面!”

  “要不是这次季后赛在凤巢体育馆举办,还不知道老哥他打算继续躲到什么时候呢!”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