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02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邵涟以为这三天都会在裴琛房间里过夜, 没想到等晚上要睡了,他又被带回自己房间。

行吧, 自己房间就自己房间,他还更习惯些,估计裴裴也是睡惯了他的房间。

一进屋,习惯性飞向靠窗的床——也是他之前睡的张,刚要钻进被子,就被人抱了起来。

“嘎?”

干嘛呢?

裴琛拍了拍圆乎乎的鸭头,脚步不停:“先洗澡。”

邵涟:……哦。

他差点忘了这茬, 上次在影帝别墅待的时候,每晚也是被要求先洗澡再睡觉,他们鸭子嘛,洗澡很方便,就是在浴缸里游几圈,梳理梳理毛毛,再由裴裴拿毛巾擦干毛毛和jiojio。

之后随便自己睡哪, 可以说幢别墅, 除了裴琛的床和他三楼间神秘房间,其他各个角落, 他都试睡过了!

眼见着半缸水已经放好了, 不用裴琛动手,大白鸭很自觉地一个猛扎, 倒立在水中,只露出个胖乎乎的大白屁股,脖子在水里扭扭,屁股在水上扭扭。

洗澡先洗脸,他知道的。

邵涟洗脸洗得欢, 他以为裴琛跟之前别墅的时候一样,把他放进浴缸里,就会先离开,等他洗得差不多了,再回来帮他擦擦干,所以当他抬头看见裴琛并没走,甚至开始脱裤子的时候,吓得豆豆眼瞪圆,鸭嘴大张,差点呛进一自己的洗澡水。

裴裴的上半身,他早就看过了,身材确实不错,比他修炼了五百年的人身还要健壮些,宽背窄腰,恰到好处;至于下/面……上次泳池里,只一个若影若现的轮廓就让他嫉妒了一小下,后来他安慰自己,也许,只是泳裤贴身显胖呢?

其实并没么夸张啦!

肯定比不上自己修炼了五百年的!

大白鸭此刻的表情神似二哈,两只豆豆眼斜着,紧盯男人的动作。

随着布料一点点褪下去,绿豆眼由斜着慢慢变竖直,差点没脱出眼眶!

呜呜呜!!!

这就是种族优势吗!

他们鸟禽类修炼再久,还是拼不过!

大白鸭又一个猛扎,这次,整只鸭子都埋进水里。

他选择眼不见……让自己快乐些!

裴琛边脱衣服边想着邵涟每个月月圆会去哪里、又会做什么,两眼虚虚看着某一角落,并未落到实处。

忽地下/身一凉,好像有什么在窥视自己。

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反应就是看向浴缸。

浴缸里的大白鸭潜水仰泳换着玩,看上去很是快乐,并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

被窥视的感觉也只刚一瞬间,很快就消失了。

是错觉?裴琛摇摇头,背对着大白鸭,进了淋浴间。

细细密密的水珠争先恐后地落在蜜色紧实的宽背上,又急不可耐地一路下滑,越过腰窝,攀上高丘……

大白鸭:啊嘞嘞,这是不用花钱就能看的影帝诶!

裴裴果然还是背面最好看了!

裴琛背部肌肉绷紧——

又来了,种被窥视的感觉……

难道……是个半只身子挂在门上的女鬼?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心里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裴琛手上速度加快,匆匆擦了擦,捞起水里的大白鸭就出了浴室。

衣服都没来得及穿。

邵涟被夹在影帝胳肢窝下,已经是一只呆鸭了。

绿豆眼坚持向上看,绝不向下瞟半分!

只要看不见,就可以无视种族间的某种参差!

此刻远在大洋彼岸的鬼妹妹,正跟已经失业好久的世上唯一一只死神聊天,忽地打了个喷嚏。

死神蹩脚地用中文问:“肿么惹,入梅子?”

茹妹子揉揉鼻子,笑得开心:“没事没事,应该是我好朋友想我了,昨晚我做了件大好事呢,嘿嘿~”

第二天片场,所有人都看见一向正经的裴老师慢悠悠地跟在一只超级肥超级白的鸭子后面。

大白鸭左右晃着“哒哒”地走,神气十足。

就像是来巡视场地的,还时不时回头朝影帝“嘎嘎”两声,似乎在催他快点的。

一路上都有人打招呼——

“裴老师好,这是新养的宠物鸭吗?好好看呀!”

“裴老师哪里买的?我也想去买一只了!太好看了吧!”

“对呀,我还第一次觉得鸭子能用漂亮形容的。”

裴琛只淡淡回道:“帮朋友照顾的。”

其他问题,他没办法回答。

他也想知道鸭子是在哪里买的,出多少钱,位邵涟的朋友才愿意卖给他。

以及,这只鸭子是公是母……

倘若是母的,将来孵了小鸭子,能不能卖他一只。

或者卖他一只受/精了的鸭蛋也成,他自己孵。

不知道裴琛脑中这些会吓死鸭子的想法,邵涟徜徉在一片片赞美声里,脚步“哒哒哒”地更欢快了。

在旁人看来,前方的大白鸭,已经是昂着鸭脖子在走路了,大白屁股一步一挪,一步一扭。

“哟,老裴,”周导弥勒佛似的挺着大肚子,笑眯眯地看着神神气气的大白鸭“这是看大家太辛苦,给我们加餐来了?”

大白鸭“哒哒哒”走着的jiojio一顿,屁股一扭,绕到裴琛身后,借双修长的腿挡住自己,只伸出个鸭脑袋,愤怒地瞪了眼导演,抬头又看看裴琛。

“嘎嘎!”

你看他,他想吃鸭鸭!

裴琛心下觉得好笑,他竟然从两只豆豆眼里看到了委屈,和小孩子躲家长背后告状一样,可怜巴巴中还带着怂恿——

你快揍他,快揍他,替我出头!

裴琛:“人太多,一只怕是不够吃。”

嗯??邵涟难以置信,以为自己听错了,结果对方又补充了句“炖汤倒是不错,每人分碗汤。”

周导十分赞同地点头:“这只鸭够肥的,一看就耐炖,炖出来的汤也鲜。”

话音刚落,躲在裴琛腿后的鸭子,炸了毛,两只大白翅膀张开,眼看就要飞走了。

“快快快,老裴,到嘴的鸭子要飞了!”嘴上说着快快快,面上一点儿都不着急,还有空回头指导工作人员修改布景。

反应再迟钝 ,邵涟也明白过来,他们在骗一只鸭子,说自己要吃了鸭子!

一时间不知道是被吃更生气,还是被戏弄了更生气。

扑棱个不停的翅膀停了,下一秒整只鸭视野升高,鸭头被轻轻拍了几下,安抚意味十足。

邵涟:……算了,他不生气!

这两人在他面前,都还是孩子,才三十岁和五十岁的孩子嘛!

“老裴,”周导刚指导完布景,又晃了过来,“你这鸭能帮忙跑个龙套吗?”

“两百一天,包盒饭。”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更,会很晚,睡醒能看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