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02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a!”

人来人往的街上, 小摊贩们卖力吆喝,一穿裘带貂帽, 看上去就既富贵又混账的少年正一个个摊子逛过来,摊贩们强颜欢笑,嘴上喊着“常小少爷”,神色恐惧地盯着少年身后的——

鸭子。

一只超级白超级肥的鸭子。

鸭脑袋上戴着一顶,跟少年一模一样的圆顶貂毛帽,脖子挺直稍稍向后仰,两只豆豆眼竖着, 每一步都“哒哒”地特别有劲儿,比少年还像个恶霸。

少年就这么领着“恶霸鸭”招摇过市,欺负欺负人,调戏调戏美女,直到遇见主角——裴琛饰演的林帜,并被教训了一顿。

这场戏本来该是最先拍的,也是发生在故事最开始的时候, 但因为场地没空出来, 演员档期也比较靠后的原因,才拖到现在。

邵涟没想到的是, 他都变成鸭子了, 不仅能拍戏,而且还是和“常琥”这个角色一起拍戏。

没错, 上面那位少年就是“常琥”,也是邵涟当时试镜被刷下来的角色。

原文里,常琥欺负人时带的是一条恶犬,这不,合适的恶犬没找到, 导演本来都准备后期加上去了,突然天降一只“恶霸鸭”,周导乐得大肚子颤了两颤,一个劲儿朝大白鸭竖起大拇指。

周导有多喜欢邵大白鸭呢!这一整场戏拍下来,除了刚出场的鸭鸭特写,其余时候镜头也总会给大白鸭留个位置,有时候在少年身后,有时候在主角脚旁,有时候只是背景板里的一块虚影。

甚至在拍完后,拉着裴琛聊天,都是为了聊鸭子:

“老裴,你这鸭子太聪明了,能跟我签约不,以后我每部电影都带上它,绝对能火,还能成为我电影里独有的一个经典标志,双赢啊这是!”

蹲在旁边等放饭的大白鸭自然是开心的,周导想签他做御用鸭鸭诶,以后周导的电影随便上!

多少人羡慕不来!

包括自己的人身,都羡慕不来。

但是——

太没有挑战性了!

不想一直本色出演鸭子,他想跨界演人。

回去就告诉老郑,《鸭王》那部电影,他是真的彻底放下了,不用再担心他哪天悄悄去接了。

本色出演鸭子,一次就够了。

裴琛并没有替鸭子做决定,让导演去找鸭子的主人说,他不是鸭鸭的主人。

至少目前还不是。

周导:“以后要是了,你同不同意?”

“不同意。”

周导:……呵。

两百一天的两百,周导拍之前就付了,暂时由裴琛帮着保管。

付钱的时候,周导语重心长:“鸭鸭啊,你可是先结账后拍戏的首例,一定要乖哈。”

邵涟眼巴巴地看着两百元的红包进了裴琛的口袋。

天知道,他现在很穷很穷。两百元也是肉啊,等变回去了,就要过来。

至于盒饭,作为群演之一,大白鸭必须有一份!

盒饭是三素一荤,味道还算不错,养了那么多天,裴琛对大白鸭的食量算是深有体会了,所以在帮着领了份盒饭后,又从酒店订了一份单人套餐,两份饭另摆了张小桌子,随便大白鸭蹲在桌子上吃。

说来也奇怪,大白鸭吃饭并没有其他动物进食时的粗鲁和野性,弄得到处都是,而是慢慢地一口口吃,看着竟然还有些斯文。

剧组里的年轻演员们,看鸭子又干净又肉呼呼,吃饭还嘛嘛香的样子,蠢蠢欲动,几次想上前合影顺便rua毛,但瞅着跟尊大佛似的守在一旁的裴影帝,又怂了。

喻子实也是远程吸鸭中的一员,举着手机,借着自拍的姿势,偷拍了好几张鸭照。

呜呜呜,想rua想养!

对于那些炙热又渴望的视线,裴琛是假装没看见,邵大白鸭是根本就没注意,一心一意干饭。

等裴琛吃完了,大白鸭正转战第二份套餐,依旧不紧不慢,吃嘛嘛香。

裴琛越看越觉得这干饭的架势迷之眼熟。

别的不说,就单说这食量,简直和邵涟一模一样,他都怀疑这只鸭子是邵涟一手带大的,他那位邻居朋友可能就没养过多长时间,只白占一个主人的名头。

不然当时怎么会找遍小区都找不到一根鸭毛,明明就在隔壁不是吗,但他根本没见过鸭子出门玩,可能那时候就是被邵涟带去照顾了。

也不知道邵涟现在在哪里,很想他。

裴琛拿出手机,又一次尝试给邵涟打电话,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声“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无奈,只好继续发微信,无非是些拍戏心得,和鸭子的照片。

短短两天不到,已经发了近百条,鸭子照片视频占了三分之二。

可是,没有回复。

下午时候,常琥下线,随之鸭鸭的镜头也都拍完了,只剩下裴琛还在拍着。

拍之前,裴琛特意看了眼,大白鸭就蹲在它的小饭桌上看拍戏,不吵也不闹,两只豆豆眼看得眨也不眨一下,就跟它能看懂似的,托助理帮忙看着点,他全身心投入拍摄后,是看顾不到鸭子的。

这一拍就拍到了晚上,为了凑黄昏的自然光效,他们中间没敢停下来,一直到八点才收工。

大白鸭已经在小桌上睡着了,鸭脑袋睡歪在一侧,鼓鼓的腹部微微起伏。裴琛凑近拍了一张,发到邵涟微信。

这时候,张云云和桑文清笑嘻嘻地凑了过来,手里都拿了东西。

“裴哥,我们有礼物送给鸭白白。”鸭白白是他们对大白鸭的昵称。

张云云两眼放光地看着鸭,恨不得上手狠狠rua上一rua,但在裴琛冻死人的射线中,她克制住了,并双手呈上礼物——

一根粉红色的牵引绳,绳头大小可以调节。

“有了这个,就可以带鸭白白出去逛逛了~”

裴琛:“很有用,谢谢。”

张云云连连摆手,“不客气不客气。”

桑文清:“还有我的,还有我的。”

说着双手奉上两条像口罩又像布袋子的东西。

裴琛:“这是什么?”

桑文清嘿嘿一笑:“鸭屎兜子,我刚临时做出来的超大版本,给鸭白白戴屁股上。”

我超贴心吧~桑文清笑容扩大。

“裴哥,你也可以称它为鸭白白的专属尿不湿~”

听着超可爱的吧!笑容愈加上扬。

然后——

“嘎嘎嘎嘎嘎!!!”

去你的尿不湿!

你这种二十多岁的小屁孩才用尿不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