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帝想养鸭 > 第31章 031(改错)

我的书架

第31章 031(改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梦里很美好。

现实却是, 一睁眼,邵涟的微信依旧没动静, 只有一只鸭头凑过来。

“嘎嘎嘎嘎嘎嘎!”

裴裴,饿饿,饭饭!

裴琛觉得自己听懂了,起身带着鸭子回了自己房间,想着昨天让大白鸭背了好大一口锅,今天的早饭尤其丰盛——鸡蛋煎饼,凉拌菜, 海鲜粥。

鸡蛋煎饼是自己摊的,其他都是酒店的。

大白鸭一口气吃了八张。

“嘎~”

满意!

昨晚的事,他会烂在肚子里的!

他会装作不知道,影帝社恐,而且p图技术渣。

审美还差!

裴琛抽了两张湿巾,帮大白鸭清理了下蛋黄鸭嘴,轻声说:“昨晚的事, 就拜托忘了吧。”

大白鸭:嗯嗯, 忘了忘了,都忘了。

“希望邵涟能信我的解释。”

大白鸭:嗯嗯, 信的信的, 都信的。是我自己p了自己,与你无嘎。

室内氛围尤其和谐, 一人一鸭,神奇地达成默契。

不过这默契在裴琛拿出牵引绳的那一刻破碎了。

“嘎嘎嘎嘎嘎!!!”

你把小爷当什么了!宠物吗!

“乖,去步行街,宠物要牵引绳。”

“嘎嘎嘎!”

你才是宠物!

“步行街上有酒酿圆子,梅菜烧饼, 翅包饭,糖油果子,烤鸭。”

滋溜~除了最后一个,其他的他都要吃!

大白鸭安静了,脖子伸直。

好像在说——

你套吧!

裴琛笑,这只鸭子对吃的果然敏感。

他今天上午没戏,下午拍戏在步行街附近,正好带鸭子出去逛逛,让时间过得快一点。

等明天,他就能见到邵涟了。

今天先带鸭子踩点,明天带邵涟,一起牵着鸭子,再去一趟吧。

给鸭子绑了条黄色小三角头巾,头巾上还画着一个小皇冠。

可可爱爱。

收拾完鸭子,裴琛戴上帽子和口罩,一人一鸭,出门了。

大白鸭不甘心落于人后,哒哒哒地跑到前面,裴琛将自己这头的绳子绑在手腕上,随便鸭鸭怎么走。

步行街离他们住的地方也就一千米,沿着人造河边一直走,穿过一条小巷就到了。

这样的步行街,在周三这种工作日只有临近傍晚的时候才会热闹,现在才上午十点,中饭时间都没到,只有零零散散的游客。

大多数小吃店,才刚刚准备好今日份的开张,还有两三家是关着门的。

裴琛想错了一点,哪怕他做了伪装,但近一米九的背影还是引人注目的,更何况,他还牵着那么可爱灵动一只鸭。

时不时有人看过来,还有人悄悄举起手机,对着他们一顿狂拍。

几乎不用裴琛去纠结先吃哪家,大白鸭翅膀微张,哒哒哒率先冲到一家煎豆腐摊,怕它被牵引绳勒住,裴琛不得不加快步子跟上。

虽然因为太矮了看不见,但闻着味儿邵涟都能想象出焦黄的豆腐面上撒上一层葱花,再抹点辣酱,撒上蘸料。

一个字,香!

两个字,好吃!

“嘎嘎嘎嘎!”

这个这个!吃这个!

店主听到鸭子叫声,探过头看下来,“哎哟,这只鸭子长得可真好,咋地,要吃啊!”

“嘎嘎!”

是的!

鸭脸一昂,满目期待!

裴琛能怎么办。

买呗。

在吃上面,真的很像邵涟。

连看食物的眼神,都谜之相似。

连吃了好几家,鸭鸭满足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太重口的食物,裴琛还是不会给它吃,买的时候也会特意嘱咐摊主,调料减半。

邵涟:呜呜呜!他可以吃,真的可以吃的!

等变回人身了,一定再来一次!

让老板们加料!加料,使劲儿加料!

裴琛蹲下来,摸了摸鸭肚子,感觉不能再让它吃下去了。

“回去了。”

“嘎嘎~”

不要嘛~

又来了,裴琛扶额,这只鸭子一撒娇,偏粗的鸭嗓子都能尾音转两圈,娇气得不行。

心里被萌得不行不行的,面上故作冷淡,“鸭嗓不适合撒娇,难听。”

“轰隆!”邵涟只觉得一道雷声加闪电在头顶上炸开!

难听

难听

难听!

他说自己声音难听!????

他可是世界上声音最好听的鸭子!

也是鸭子里唱歌最好听的!!!

大白鸭僵立在原地,裴琛推两下,它晃两下,两只豆豆眼瞪大了,像受到什么打击。

不知不觉,停下来看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有直呼可爱,咔嚓咔嚓忙着给鸭子拍照的;也有认出了裴琛,兴奋紧张地在跟同伴小声讨论的……

裴琛抄起鸭子,趁人还没围上来,大步离开。

这逃离的姿态,一看就很熟练。

大白鸭脑袋搭在他肩膀上,望着渐行渐远的小吃店们——

心上伤痕,又多了一道!

他,邵县涟水村涟水村十八坡独一无二的鸭妖,今天,是哄不好的了!

哼!

裴琛摸了摸鸭头,“晚上请你吃鱼。”

邵涟:呵!

“一条清蒸,一条红烧。”

呵呵!

“我亲自下厨。”

好的吧。

毕竟年纪大了,度量也大。

嗯,食量更大。

两条可能不太够!

下午裴琛拍戏的时候,大白鸭依旧乖乖地蹲在它的专属小桌子上。

桑文清时不时忧心地看过去,他还没放弃没送出去的那两条鸭屎兜子。

他可是查过度度的,鸭子都是直肠子,随吃随拉!

不戴兜子真不行!

就连拍戏的时候都还想着这件事情。

跟演他对手戏的裴琛一边慢条斯理地擦/枪,一边说着台词:“老张,这仗打得漂亮,说吧,想我送你什么。”

桑文清:“送鸭屎兜子。”

裴琛:“……”

“桑文清!”周导一声暴喝,慈眉善目的弥勒佛一到拍戏就变怒目金刚,“想什么呢你!给我清醒点,不想拍就给我下去!”

桑文清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连连抱歉,幽怨地瞟了眼不远处的大白鸭。

大白鸭豆豆眼微眯:……看来,是得做点什么了。

他不想一天到晚被人惦记那种事情。

于是,桑文清有幸和一只鸭子,上了次厕所。

他站在那,刚准备放水,余光就见一片白色跟着进来了。

震惊之余,扭头看过去,就见那只大白鸭子走进某个隔间,也不关门,屁股一撅,数秒后,枫叶jiojio在排水踏板上用力一踩,“哗啦啦”的冲水声响起。

直到离开,都没拿正眼瞧过他。

桑文清望着那白白胖胖的背影,一阵恍惚。

等他解决完,浑浑噩噩出来后,又听见两声“嘎嘎”,闻声看去,那只大白鸭在厕所正对着的小河里游泳,两只大白翅膀合拢在胸前,翅膀尖沾点水,互相搓一搓,沾点水,再搓一搓。

桑文清:???

“嘎嘎!”大白鸭又叫了两声,豆豆眼看向自己手的位置,似乎带了点……嫌弃?

哦,他上完厕所……没洗手。

桑文清羞愤欲死!

他只是这一次忘记了而已!

匆匆跑回去洗了手,又匆匆离开。

再没提过什么兜子尿不湿的。

他不配!!!

差不多六点的时候,裴琛今天的戏就拍完了,离开前,喻子实扭扭捏捏凑过来,期期艾艾:“裴哥,那个,那个就是,能不能帮我问问你朋友,这鸭子他能卖给我吗?”

“不卖。”裴琛冷冷回道,声音像结了冰碴子,一丝商量的余地都不给。

“哦。”

喻子实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

他真的好想rua哦!

邵涟被看得哆嗦了下,抖抖毛,他都习惯了喻子实对他的挑衅和漠视,突然被这么黏糊糊的眼神看着,还有点不太适应。

“回去了。”

“嘎~”

回去吃鱼咯~

裴琛看着大白鸭在前面走得欢快,笑了笑,心里也想着,要不等邵涟回来,就拜托他引荐一下,重新认识下那位邻居。

上次确实是自己态度不好,也将鸭子误认为自己的去怀疑别人。

怨不得对方不加自己好友。

等回去了,该去道个歉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