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032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今天晚上, 邵涟没有让自己睡太熟,因为, 明天日出,就是他变回人的时候!

他得趁半夜,裴琛深睡后,悄悄地带上他的衣服裤子,找一个隐蔽的角落,比如楼梯口那间没人住的房间,他昨天都看过了, 那是离他最近的空房!

然后静静等待日出变身,再穿好衣服,假装刚从外面回来!

一切都计划得很完美。

实施起来也没有任何难度。邵涟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凌晨两点,万籁俱静,楼里的生物差不多都陷入了深度睡眠,包括睡在他旁边的那位!

大白鸭悄悄地,一点点蹭下床, 都不敢用飞的。

翅膀慢慢地推开衣柜门, 将变鸭那晚就备好的放在最上面一层的衣服裤子叼起来,慢慢拖拽到外面。

长t, get√

裤子, 最重要的裤子 get√

他得先把裤子运送出去!

叼着裤腰一角,默默给自己又点了赞!已经成功一大半了!

大白鸭有些得意, 大白/臀/扭了两下。

但很快,这种自得,在灯亮起的一刹那,消失了。

裴琛做了个梦,梦见他正在p图, 旁边大白鸭的脸渐渐与邵涟重合,分开,重合,分开,最后在他图p毁掉的那一刻,鸭脸彻底变换成邵涟的脸。

生生被吓醒,醒来后,心还在咚咚狂跳。

也不知道是被鸭子变成邵涟吓的,还是被邵涟看见自己p图吓的。

或者二者兼有。

正想着的时候,床下传来窸窸窣窣,布料在地毯上拖拽的声音,余光里,一只白白的鸭tun高高撅/起,正拖拉着什么。

裴琛起身开灯,“大白?”

只见大白鸭身形一顿,而后慌不择路猛地冲进ku子里,横冲直撞,摸不到方向的样子,大白tun时隐时现。

裴琛:……?

叹口气,这还是大白第一次在晚上胡闹,裴琛起身,将它从ku子里捞出来。

这好像是邵涟的ku子?

还有这白色长t恤。

此时柜门大开,还没来得及关上,裴琛清楚地看见,邵涟的衣服和行李箱,包括能简装出行的黑色背包,都好好地在柜子里待着。

裴琛心里划过一丝不安。

转而又安慰自己,也许,他去的地方有备用衣物呢。

毕竟听他经纪人说的,每个月都要过去。

等明天的吧,明天没有回来,他就去找。

强按下打开行李箱和背包去翻找线索的想法,裴琛低头捡起邵涟的衣裤,打算挂回衣柜。

在看清衣领标签的时候,裴琛顿了下,摊开衣服仔细看了两眼,想到什么,又将裤子摊开,看了下标签,又看了眼裤脚——

是假货。

裴琛将这两件挂回了衣柜,又翻了挂在那儿的其他衣服。

有的看不出来牌子,布料不错,但针线像手工粗糙的人缝制的。

有的是假货。

只有一套出席活动时穿的西装是真的大牌,这套西装他见他穿过很多次。

他和其他粉丝一样,都以为邵涟是太喜欢这套了,所以从出道穿到现在。

现在看来,他很可能只有这一套西装。

这不应该啊。

据他所知,邵涟的个人年收入能排进国内榜前三十。

怎么会这么……穷。

他好像,一点也不了解邵涟。

有几件他都见邵涟穿过的,当时只觉得穿得好看,从没想过其他。

他的生活好像比自己想得要难上许多。

他,到底背负了什么?

想问,又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去问。

邵涟本来很惶恐,但看他一直只是在翻自己衣服,又觉得奇怪,挨挨蹭蹭地溜达过来。

他的衣服有什么好看的嘛~

这些都是他某宝上找到的专柜特价款呢!客服说是撤柜时候的存货,所以便宜处理。

唉,赞助商品牌商送他的那些很贵的衣服首饰,他都卖了,拿去投资电影电视剧了呢。

结果当然是都亏本了。

当然也有粉丝送他很贵的衣服什么的,他都退回去了。

反正这种特价款,穿着就很舒服,又是牌子的!

还有几件是他自己做的,布料是季小鸡送给他的。

家里也还有几件季小鸡送他的衣服,都留着活动时候穿呢。

用季小鸡的话说,“是兄弟,出席活动的时候就穿他做的衣服!”

这次就带了套西装来,以防万一有什么见面会。

私下就随便穿啦!

他穿什么都好看!

不过,现在哪里是看不看衣服的问题喂!

邵涟猛地回神!

他要逃出去啊!还得带着衣服走,不然,明天他怕是只能裸着回来,要是遇上什么人,可能还会上热搜——

邵涟酒店裸奔,到底是个人爱好还是受刺激!

想想都发抖,真要那样了,他只能陶回山上,再自闭个一百年了!

等这批人都作古了再下山!

眼看衣服都被整整齐齐挂好了,以他的鸭身,都不好拿下来。

邵涟急得绕着裴琛的腿打转,差点就要抱住大腿,球球了!

难不成让他留下来,第二天早上,直接裸在裴琛怀里吗!

这次裴琛可没有喝酒,没有那么容易混过去呢!

怎么办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大白?”裴琛每一步都很小心,怕自己一脚踢到鸭子。

但它今晚真的很不正常。

现在又看似焦躁地绕着自己打转。

“病了?”裴琛按住它绕来绕去的身体,仔细摸了摸。

不像生病的样子。

“乖,我们睡觉。”

说着,抱着大白鸭上了床。

并一直搂在怀里,拍哄着。

邵涟:……危矣!

冷静,他要冷静!

慌不能慌!

眼见着大白鸭渐渐安静下来,裴琛放下心,只是一直担心邵涟,后半夜几乎没怎么睡。

不知不觉,外面一声鸡啼,裴琛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

怀里的大白鸭,在一阵白光过后,现出人形。

不是邵涟又是谁。

邵涟:!!!!!

现在只要裴琛一睁眼,就能看见,旁边躺着裸男。

他慢慢起身,掀开了被子。

“嗯?”这时候,本来睡着的男人,皱了皱眉,眼皮下滚动了两圈,眼见着就要睁开眼睛了。

裴琛觉得身边有动静,以为大白鸭又出什么事情了,就要睁眼去看,下一秒,后颈一痛,意识陷入黑暗!

手刀还放在裴琛脖颈间,邵涟长舒出一口气。

他忘记了,今天不能用灵力,但是他还有一身蛮力的嘛。

没有什么是力量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加大力度。

作者有话要说:  他只是只单纯的鸭子!是家禽那种鸭,求不要再锁了!啥也没有orz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