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04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博物馆在市里, 裴琛第二天就带邵涟去了。

去的路上,裴琛说会联系专家去将那些宝贝都估个价, 他会照价赔偿给邵涟。

邵涟十动然拒,他缺钱,却也明白裴琛是裴琛,裴元白是裴元白。

况且裴家也从未利用这些宝贝获利或者名过,裴韵都告诉他了,当初捐赠人写的是“邵十八”。

就当帮他攒功德了吧。

他只剩一点点伤心了。

裴琛没有强求,紧了紧方向盘, 喉结微许滚动——

“不要赔偿的话,那……你今后的伙食,全由我负责,这样,可以吗?”

今后的人生也可以交给我。裴琛心里偷偷补充。

当然可以!

邵涟眼睛都亮了,居然还有这种好事吗!

“裴韵、裴韵阿姨这里可以多来几次吗?”昨晚知道裴韵名字后,邵涟心里一直都喊的名字, 差点没反应过来。

邵涟:“我们多来陪陪她。”

顺便蹭饭!

后半句就算他没说出来, 裴琛也猜得出来,失笑点头, “当然可以。”

邵涟笑得更开心了, 刚刚仅剩的那一点点伤心都没有了!

等到了博物馆,看到他找了好久的宝贝时, 连裴元白都不讨厌了。

在这里,他的每一件东西都被保管得很好。

向导桌上的留言本里,写满了参观者的留言,有大人的,也有小孩子的, 笔触或端正或稚嫩,其中好几个感谢了捐赠者,夸得那叫一个情真意切,什么“高风亮节”“我辈楷模”“先生大义”都写出来了。

看得邵涟脸红。

“铜钱,荷包,陶罐,木勺,茶壶,钵,夜、夜壶?”裴琛一件件看过去,越看越惊奇,“邵老先生的收藏,真……别具一格。”

邵涟得意:“这些都是古董,古代百姓日常用的,时间跨度从唐到清,特别有研究价值。”

这些是鹅哥带他们下山收集的,鹅哥说,这些都是他们未来的本钱!

事实上确实如此,鹅哥和季小鸡的第一桶金都是靠这些收藏。

除了他。

当年他第一次下山,也不知道山下的物价,索性把宝贝们全带着了。

没想到最后灰溜溜一穷二白地回去。

不过现在看来,被裴元白骗走,也不全算坏事吧。

晚饭前他们赶回裴宅,邵涟吃得是心满意足,帮忙收拾完,摸着肚子回房间,闭门写歌。

这次博物馆之行,倒是给了他不少灵感。

“裴宅”没有白来!

接下来一段时间,除了吃饭睡觉,邵涟都把自己关在房间写歌。

还好一些设备他都有随身带着。

裴琛不敢打扰他,只偶尔送些点心茶水,或者太晚了的话,过来提醒邵涟早点休息。

他心里也在暗搓搓期待成品。

也许这一次新专辑,他能成为邵涟的第一位听众!

简直是作为粉丝的人生巅峰了。

邵涟忙着新歌的时候,他也没闲着。带领野生后援会的莲米们,拦截了一批又一批的黑粉。

黑粉们嘲的最多的还是邵涟的演技。本来莲米们没啥底气反驳这一条,大多数躺平甚至自嘲“别骂了别骂了,涟涟两万一节课学习着呢!”

但现在不一样了,裴琛敢保证,《乱世》里的邵邵,一定会惊艳打脸他们。

现在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

在裴宅待了近半个月,邵涟给新专辑的八首歌都定了调,词也写得差不多了。

裴琛如愿成为第一名听众,虽然还是半成品。

但已经可以预见它的火爆。

八首歌里,有七首歌是以博物馆里那些古物命名,最后一首是《时间》。

裴琛觉得很神奇,邵涟今年不过二十多岁,但他的很多歌却会让人以为他已经观看了世间几百年。

大概这就是天赋吧。

**

回去的前一天,裴琛带邵涟去了山溪下游附近的某棵树下。

邵涟大概猜到了,这里就是他的埋骨地吧,至少是裴琛以为的埋骨地。

果然——

裴琛:“我在这里埋过一只鸭子,它是为了救我才死的。”

邵涟皱眉:所以为什么要拔我的毛呢?

“它跟你的那只鸭很像,不管是体型,外模样,还是对于食物的偏好。”

所以他和邵邵确实有太多的缘分。

邵涟:所以为什么要拔我的毛呢?

“你只是埋了它吗?”邵涟太想知道为什么了,“反正、反正如果我的那只鸭子死了,我可能会拔秃他的尾巴。”

裴琛:!!!

这不巧了吗!

裴琛:“我也会,事实上我已经拔过了。我把它的尾羽做成了一把扇子,每次想它的时候,就会拿出来看看。”

邵涟:t_t破案了。

“我能看看那把扇子吗t t”

“在晴山别墅,回去给你看。”

“好t t”

他终于可以摸摸逝去的羽毛了!

作者有话要说:  邵涟:我的天赋是活的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