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04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邵涟今天起了个大早, 吃完早饭,就去了老郑那。

老郑难得休假一天, 打着哈欠给开了门。

“邵儿啊,这么早,出什么事了?”

邵涟反手锁了门,紧绷着脸,看着有些严肃。

“这是怎么了?”老郑一愣一愣的,话都说不清了,“又又又有爆料了吗?你们又被拍了?”

邵涟摇摇头, 做了个“请”的手势,让老郑去椅子上坐好。

然后站到老郑正对面。

“老郑,你看好了!”

老郑一个“哦”字还没说出口,眼前的人就不见了。

地上多了一只鸭子,挪着屁/股从衣服里钻出来。

“我……老郑!!!”鸭子大喊!

老郑晕过去了。

**

距离上次看电影,已经过去十天,裴琛也有十天没见邵涟了。

看了眼外面, 暖阳高照, 无风无雪,是个难得的好天气。

很适合跟喜欢的人出去走走。

裴琛打开微信聊天框, 上一条信息, 还是十天前,让邵涟过来吃饭。

就在他删删改改组织文字的时候, 一通电话进来——

是他父亲,赵修明。

赵修明约他中午吃饭。

“你们吃吧,我就不去了。”

赵修明冷哼一声,似乎有些不悦,很快, 一阵窸窸窣窣声音过后,电话那头换了个人。

女人声音很轻柔,也很小心翼翼:“小琛啊,是这样的,你妹妹昨天钢琴比赛拿了第一名,大家一起吃个午饭,就当给她庆祝了。”

“就一顿饭,不会耽误太久的,离你那里也很近。”

那头有个小女孩的声音,好像想嚷嚷什么,被人捂住了嘴。

裴琛说了句“好”,让她把地址发过来。

等吃完午饭,他就直接去找邵涟。

**

老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沙发上。

旁边邵涟衣着整齐,面露忧色地看着他。

“鸭、鸭子呢,”老郑环视了一圈屋子,没看见什么鸭子,“我好像做了个梦,梦、梦到你变成了只鸭子。”

“一定是最近太累了,不能、不能再熬夜了!”老郑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往后靠,离邵涟远一点。

“是我呀,”邵涟叹了口气,“果然,就算你知道我是鸭子,还是会害怕我变身。”

那裴琛该怎么办哟。

老郑快哭了,想大喊冤枉,“我什么时候知道你是鸭……”

话刚说完,突然想起来,邵涟确实说过,但是——

谁会想到鸭是真的鸭啊!

邵涟皱眉:“你还让我别告诉其他人我是鸭。”

被吓傻了?

“我……”老郑一张胖脸憋成猪肝色,又想解释又害怕,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告诉一只鸭妖,鸭子有那种意思的喂!

“没错,我、我想、想起来了,你说过,说过的!哈……哈哈!”

“老郑,我知道今天让你受惊了,对不起。”

“你先休息,放心,你还是我的人类朋友。”

说完,邵涟起身离开。

听见门落锁的声音,老郑才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

我滴娘诶!

鸭妖怪有礼貌的。

忽地,老郑瞥见茶几上,他和邵涟的合照。

那是六年前,他们刚拿下第一个新人奖。

老郑陷入沉思,许久后重重叹了口气——

他是鸭妖。

但更是相处了六年的邵涟。

**

邵涟无精打采地回到顾鸿那里,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发呆。

迎面撞见回来的顾鸿。

邵涟喊住他,“哥,你说我如果跟人类谈恋爱……”

还没说完,就被顾鸿冷冷打断。

“别找人类,他们阴险。”说完就进去了。

邵涟这才注意到,他鹅哥走路的姿势有点……不太对劲。

“哥,你屁股怎么了?”

“摔的!”

“哦。”怪不得今天脾气这么差。

原来摔跤了。

邵涟继续发呆,一声汽车的急刹声响起,季小鸡眼眶红肿,失魂落魄地从车里下来。

邵涟起身:“小鸡,你怎么了?”

季小鸡抽噎了一声,摆摆手:“我没事,十八,你记住,千万别和人类谈恋爱,他们太坏了!”

“我去睡觉,你们别管我。”

邵涟:……

他更纠结了。

一旁正在给花修枝的小昌笑了笑,说:“先生,人类寿命短暂,如果真的喜欢他,可别想太久。万一等到他像我这样白发苍苍的年纪,可就晚了。”

是哦,裴琛会一天天老去。

要不,先回去再说吧。

他想见见裴琛了。

邵涟让小昌送自己回晴山别墅。

行至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邵涟抬头看了眼前面,发现正对面停着的是裴琛的车子。

看样子是要左拐。

邵涟让小昌右转跟上。

很快,对方的车子在上次来过的私房菜馆停下。

邵涟正准备下车过去打招呼,车门开了一半,就见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朝裴琛走了过去,态度亲昵。

旁边还站着两对有点上了年纪的夫妻,笑呵呵地看着他们,嘴里说着什么“看着就很般配”、“年纪也适合”……

裴琛正好背对着他,看不见脸色如何。

下意识地,邵涟缩回了车里。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着,就是心里闷闷的,透不过气。

他知道,那是人类在相亲,认识未来的配偶。

他演过的戏里,就一段类似的场景。

回到别墅,小昌没多打扰他,只让他好好休息就离开了。

手机铃声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响起,声音显得尤为清晰。

是裴琛打来的,问他现在在哪里,可不可以一起吃午饭。

邵涟:“你不跟他们吃吗?”

“我刚刚看见你了,你在相亲。”

说到“相亲”两个字,声音都带着委屈。

“……你是吃醋了吗?”

电话里传来轻笑声,“我很高兴你会在意,不过没有相亲,是我父亲自作主张,我已经拒绝了。”

“你在哪里,我过来找你好不好?”

“好。”

约莫半小时,裴琛就来了,还带着私房菜馆的招牌菜。

都是上次邵涟夸过的。

吃完饭,邵涟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裴琛简单收拾了下,然后坐到邵涟的对面,开始讲述自己的家庭情况。

比别人相亲的时候还详细。

“我父母在我两岁的时候离的婚,后来我和母亲搬到外公那边住了。外公和母亲去世后,我的抚养权又回到了父亲那里。”

“他们看见了我发的微博,想找个女孩子,帮我纠正取向。”

“但是我觉得,这辈子都纠不回去了,除非……”

“除非什么?”

裴琛笑:“除非你突然变成女孩子。”

邵涟心里叹气,他不会变女孩子,他只会变鸭子……

“我有件事要跟你坦白。”

邵涟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其实……其实我是鸭子。”

说完,邵涟低着头不敢看裴琛。

但一只大手在自己脑袋上轻柔地抚了抚,让他的心安定下来。

邵涟不解,抬头看着裴琛的眼睛,又说了一遍:

“我说我是鸭子。”

“我知道。”

“你知道???”

“嗯,很早就知道了,老郑告诉我的,你别怪他。”

“不管你以前是什么,都不会影响我对你的感情。”

邵涟狂喜,裴琛知道他是鸭的情况下说喜欢他的!

不过——

“可是,我不仅以前是鸭子,现在也是啊。”

裴琛惊愕,接着邵涟又补充了一句:

“以后也会是。”

裴琛:????

忽然想到什么,裴琛眼里闪过惊怒,难道邵涟的公司干的?

他以为邵涟已经从过去的苦难里解脱出来,结果他却还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苦?

裴琛尽量让自己平静,他怕吓到邵涟,

却见邵涟站了起来。

正在脱衣服!

“邵邵,别这样!”

他心痛!

“我不需要你这样!”

邵涟解扣子的手顿了一下:“我想让你看看我真正的样子!”

连老郑都没看过的样子,因为有些大,所以——

“我怕等下衣服会破掉。”

裴琛心颤。

不管什么样的你,我都喜欢!

况且,撕破衣服什么的,他才不会那么粗鲁!

他也不想在这时候拥有他!

“邵邵,别脱了。”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裴琛这么坚持不让他脱衣服,但邵涟还是点点头,那就不脱吧。

反正在自己家,破了可以换。

裴琛红着眼,想过来抱抱邵涟。

下一秒,眼前一道白光闪过,“嘭”地一声,衣服碎片漫天飞——

一只两米高的鸭子出现在眼前。

鸭子歪头俯视,并口吐人言:

“裴琛,这样的我,你喜欢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