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049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了许久, 不见裴琛说话。

硕大的白鸭凑近了,绿豆眼, 不,现在等比变大,已经变成葡萄大小,黑黝黝的,眨巴眨巴。

“裴琛?你怎么不说话呀?”

“你是不是被我吓到了?”

大白鸭声音越来越小,鸭脑袋也越垂越低,看着有点可怜。

裴琛像是才反应过来, 还是不敢确定:“邵……邵?”

“嗯嗯,是我是我!这是我的本体。”刚刚还垂下去的鸭脖子立刻支棱起来。

左一歪脖,眨巴眨巴眼,“好看吗?”

右一歪脖,眨眨眼:“喜欢吗?”

裴琛:“……”

“你让我想想。”裴琛两眼失神,呆愣愣地转身,同手同脚地走了出去。

连门都忘记关上。

可见受到的刺激有多大。

屋里静悄悄的, “啪嗒”, 一颗大水团砸在光净的瓷砖上,像启动了什么开关, 水团越砸越多。

两米高的大白鸭哭得鸭脖子都一抽一抽的。

呜呜呜, 果然还是被他吓到了!

邵涟变回人身,光/着身/上楼回房间, 边抽泣边重新穿上衣服,等收拾好行李,直接打电话叫了辆车。

伤心归伤心,他接受裴琛的一切反应,包括对自己的拒绝。

当初裴琛表白, 他缓了好几天才想明白,这次,他也会给裴琛足够的时间和空间。

呜呜呜,当然他自己也需要时间治疗情伤。

所以,邵涟直接让司机送自己去了机场,他准备回大口山,闭关一个月。

等他下山,再跟裴琛好好谈谈,该断就断。

但还是好难过!

帽檐下的眼睛再次红肿,前排的司机关心问道:“哟,小伙子怎么哭了,被女朋友甩了?”

邵涟抽噎:“是、是男朋友。”

“……哈哈,小伙子挺潮,没事,叔叔给你放首歌听哈,听听歌就没事了。”

“嗯,谢谢。”

“客气啥!~”

司机话音刚落,车里就响起音乐——

那就等着沦陷吧,如果爱情真伟大~

……想起你说的情话,哭得眼泪哗啦啦~

一起来!

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

邵涟:“……”

谢谢,更难过了。

1幢别墅里。

裴琛把自己关在三楼那间特殊的房间里,坐在一排排邵涟的人形立牌面前。

以往的某些细节涌入脑中,比如邵涟和大白鸭从来没有一起出现过,比如两者对食物的喜好,以及普通人或普通鸭子难以企及的食量……

所以,那只总在月圆出现的鸭子就是邵涟?

所以,当初p图的时候,邵涟看见了;展示三楼收藏的时候,邵涟看见了;洗、洗澡的时候,邵涟也看见了?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震惊邵涟见过许多自己的糗事,还是该震惊邵涟真的是鸭子!

又想起大白鸭眨着黑黝黝的葡萄眼,歪着脖子看自己的样子。

该说不说,大白鸭plus版本,可爱也是翻倍的,但——

他以前设想的未来是关于两个人的,现在要换成一人一妖,自己真的可以接受吗?

或者说真的做好准备去接受了吗?接受种族间一些不可避免的差异。

比如他会一天天老去,而邵涟一直年轻。

比如几十年后他的生命走到尽头,邵涟该怎么办。

裴琛想了整整一个晚上。

第二天,窗外晨曦微亮,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他要和邵涟在一起。

不管他是人还是鸭子。

至于以后,就请让他自私一点吧,听说有种记忆手术,能让人忘记一些事情。

他想,这类物理攻击大概也是对妖怪有用的。

等将来老得不能动了,就让邵涟去做记忆手术,把他给忘了。

想通后,裴琛洗了澡刮了胡子,神清气爽地去找邵涟。

马上,他就要和邵邵正式交往了!

裴琛眼底漫上笑意,又有些紧张。

他昨天走得突然,也不知道邵邵生气了没有。

为了表示郑重,裴琛没有直接开门,而是整理了下衣服,拿出手机照了照脸——

衣服整齐,胡子刮干净了,很好!

嘴角咧出合适的微笑角度,这个角度是被粉丝夸得最多,说最有魅力的!

然后按下门铃。

“叮咚叮咚——”

门没开。

又按了几次,还是没反应。

怕邵涟出什么事情,裴琛也顾不得许多,输入指纹开了门。

进去一看,昨天的衣服碎片还在地上,楼上楼下都不见邵涟的身影。

裴琛:???

他家鸭呢?

难道到嘴的鸭子被他气飞了?!

邵涟回到大口山的木屋别墅里,季小鸡也在,比他早那么一会儿到的。

季小鸡双眼无神,呆呆地看了他一眼,说了句“你也来了啊”,就撇过头看着窗外的树林。

浑身散发着低气压,悲伤又压抑。

邵涟放下行李,坐到他旁边,随手拿了个橘子剥起来。

剥完,递过去:“吃吗?”

季小鸡接过来,一瓣一瓣塞进嘴里,塞着塞着,眼泪吧嗒吧嗒掉,终是忍不住,扑进邵涟怀里哭了出来。

“呜呜呜,十八!我好惨啊,失身又失心!”

邵涟轻轻拍着他的背,嘴角下撇,要哭不哭,“我也是,失心失身。”

失心=被拒绝,失身=尾羽被拔。

哭声戛然而止,停得太猛,季小鸡打了个嗝,一脸震惊地从邵涟怀里爬起来。

“你失身了?!”

邵涟抽泣:“嗯,屁股好痛。”

拔完痛了好几天呢,虽然二十多年前拔的了,但是他现在都记得那种痛。

季小鸡:!!!

“是谁,是不是那个裴琛!”季小鸡可是6g网络,自然知道裴琛跟邵涟的八卦,之前问过邵涟,邵涟那会还说只是朋友来着。

发展这么快?!

邵涟点点头。

季小鸡一脸怜爱,以过来人的口吻问道:“要不要上药,我有,效果特别好,抹上后包你第二天活蹦乱跳。”

“不用,我早就好了。”

邵涟也很心疼季小鸡,他知道季小鸡特别喜欢他自己那一身艳丽的彩羽,每个月都要精油护理、悉心保养的。如果让他们禽类妖怪舍得拔羽相送,那一定是很喜欢那个人了。

“你拔了哪里的毛?”“你们做过几次?”

两人同时开口问道。

季小鸡:拔毛???

邵涟: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