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大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下午的时候,老郑来的快,走的也快,敲定了合同,给了剧本,只来得及匆匆鼓励两句,就拿着合同走了,剧组那边催得急,十天后就要开机了,他还得赶过去跟那边交接下。

邵涟等人一走,就迫不及待翻了剧本看,这该算他第一次靠自己试镜获得角色。

没靠流量,没靠砸钱!

虽然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导演为什么给他通过,还换了个角色。

em……大概自己在表演上还是有潜力的吧!

肯定是这样,他就说自己500年的修炼可不是白修的!

剧本不是很长,五六万字,很快就看完了,邵涟边看边用荧光笔标出自己的台词,又觉得不够,拿了支红笔,圈出带有动作和情绪的词。

鸭子的悲欢和人类并不相通,需得逐字逐句去揣摩。

“叮咚”

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声,邵涟没有在意,握着笔,趴在餐桌上,一笔一笔认真画线。过了会,一连串的“叮咚”“叮咚”响起,就没消停过。

等到终于忍不住好奇打开微信,晴山别墅的业主群已经30多条未读消息,还有个红色“”。

很奇怪,在业主群呆了半年多,除了物业偶尔发的两三条通知,从没这么热闹过。进群跳到自己的那条消息,邵涟差点没拿住手机——

寻鸭启事

全体成员各位业主打扰了,有业主丢失大白鸭一只,体态肥硕,能吃能睡(如图),如有见到,望请联系物业小王,联系电话:88xxxxxxx,失主必有重谢。

【照片jpg】【照片jpg】

两张照片,一张是大白鸭脑袋埋在碗里,吃得忘乎所以,一张是蹲坐在餐桌上,闭着眼睛睡觉,旁边还有一捧黄色的小雏菊,其中一朵正好耷拉在鸭子脑袋上。

像特意别上去的。

这都是什么时候拍的??

邵涟瞪眼,并手动保存了两张鸭照。

后面一条条消息还在往上窜,大家好像突然间都不忙了。

-五幢:收到,可爱。

-八幢:靠,看得我也想养鸭子了

-三幢:找到后能卖给我吗!重金!!!!

-十幢:好看,在哪里买的?我女儿在旁边也吵着要一只。

……

群里都在夸他好看,邵涟可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他本来就是最好看最健康的鸭子。

手指蠢蠢欲动,想回一句:不太上相,真鸭更好看。

犹犹豫豫的时候,群里慢慢由鸭子聊到自己家里现在养的宠物,甚至各自发了照片,忽然,邵涟眼尖地从这堆夹杂着自家宠物照片的消息里,发现了一条特别的:

-一幢:三幢,不卖。

一幢,不就是隔壁影帝那幢吗?

再一看,一幢的头像是寻鸭启事后附的那张照片——

头戴小雏菊的大白鸭。

邵涟:突然感动,他真的好有眼光,也好会拍!

虽说没有真鸭好看吧,但接近80了,说实话,比他现在用的微信头像好看!

他微信头像也是自己的鸭照,还是六年前刚下山的时候,鹅大哥拍的,一直都没换过。

现在好想换掉嘎……

邵涟这边在纠结要不要换头像,换的话用两张中的哪一张,殊不知拍照的裴琛已经在杏花林里转第六圈了。

临近黄昏,杏花林里光线不足,裴琛走得很慢,看得也很慢,像个探测器,扫过每一个角落。

在捡到大白的第一天,他就去物业那问过,不是物业的,也没有业主丢鸭子,这只鸭就是这样突然地出现,吃了他家的饭,蹲了他家的马桶。他以为,双方都达成了养和被养的默契。

没想到,才三天,鸭子就不见了,跟来的时候一样突然。

是他家饭不好吃,还是马桶太凉,这么快就腻味了吗?

裴琛想不明白。

天色很快暗下来,零散的几只路灯几乎同时亮起,杏花林里静幽幽的,只有手机在叮咚叮咚闹着。很快,路灯的作用微乎其微,有还不如没有。

裴琛沉着脸,停了下来,站在原地望向漆黑的杏林深处,整个林子里好像只有他一个活物,再没有其他的呼吸。四月的夜晚,呜呜的风里还夹着寒气,与墨色的夜一块咄咄逼人。

裴琛:……

不找了!

爱走就走,一只鸭子而已。

他明天就去买个十只八只的,只只都比大白鸭省心,好撸听话,更不会叫他跑这来摸黑找!

想着,脚下步子一转,快步朝有路灯的林间车行道走去,顺着车行道走个四五十米,就能回到别墅。

车行道上,裴琛走得很快,面色紧绷,两边的杏林像设置好的陷阱,破不开的浓黑重块逐渐向中间逼压,生存的空间愈来愈小,氧气都变得稀薄。

他才不是怕黑,他是生鸭子的气了。

是的,只是生气!

特别生气!

裴琛边走边在心里默念。

直到一个大弯过后,出现一幢别墅,亮着暖黄色的灯,黑夜里的压迫感才渐渐散了,呼吸也慢慢顺畅。

裴琛:好了,他现在没那么生气了。

谁让他是个成熟又大度的人。

前面亮着灯的别墅,是他隔壁邻居的。

一想到邻居,脑中首先浮现出一具晨光中的裸/体,今天晨起时刚见过。

稍稍望了眼隔壁,裴琛推门进了自己的屋子,拿出手机翻着物业群里的回复,顺手回绝了几个想买鸭的业主。忽然想到什么,重新向上翻了翻聊天记录——

居然真的没有他邻居2幢的回复,住的这么近,从隔壁阳台一眼就能看到自家院子,他的鸭子又总喜欢在院里的泳池里泡着。

他是最有可能见过自己鸭子的人。

但现在居然没回复?

难道是屏蔽了物业群?

还是说性格冷漠?

又或者……做贼心虚。

各种想法在脑子里转了一圈 ,裴琛还是决定亲自去邻居那打探下。

出门,走过一座小拱桥,就是邻居的院子了。

院子外有路灯,屋里暖黄色的灯光也铺洒出来,足够裴琛看清院子里的景色——

敞开的栅栏门,条石铺成的小路,以及——满院子的菜,品种还挺多,青菜、小葱、辣椒、茄子……还有几株他没认出来。

总之,就特别的……有年代感吧。

完全想象不出是fashion到裸/体/晒日光浴的年轻人能养出来的院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