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邵涟脸噌一下红了,差点没绷住训练多年的表情,尽力稳住声线,保持平淡:“全脱吗?”

剧本里出现过两次对画家身体的描述。

“不用不用,先脱一半。”周导笑呵呵补充,“小伙子有点性子急啊,好事好事,就是要这样放开点。”

邵涟:……我不急!

他今天的妆偏淡,健康的唇色也被遮成淡淡的粉,有点像水里泡过一遍的玫瑰花,粉的发白,眼下加了淡淡的青黑,整个人安安静静坐在那,不说话的时候,孤离又破碎。

身上穿的是复古西装,头发朝后梳个大背头,被周导用手随意抓了两把,随性的乱了几缕,更颓了。

等他脱了西装马甲和衬衫,周导眼睛刷地一下亮了,仿佛看到了五亿票房在向自己招手。

确实没找错人,这简直就跟剧本里描述得一模一样——

有线条但是肌肉不夸张,肤色也是符合人物的冷白,身高也够一米八,大长腿。

说来也是巧,前段时间他找一个导演朋友吐苦水,说找不到合适的演员,那朋友正好给邵涟拍过水中湿身mv,算有幸在拍摄间隙见过邵涟半裸的样子,立马推荐了,还保证说绝对符合。

他特意找了mv看,隐约的轮廓和背影确实可以,就抱着“大不了删戏”的态度定了邵涟。

现在看来,真的是找对了。

而且表情和动作很到位嘛,谁说邵涟不会演戏的!

人物神韵抓得刚刚好!

邵涟经过裴琛的魔鬼指导,算是对人物有了深一步地认识。拍的时候,他就一直想着裴琛说过的话——

“你喜欢并热爱着自己的身体和作品,觉得自己是最特殊的,没有人懂你的内心,你也不屑和他们交流,你做的一切事情只因为你喜欢,有时候觉得孤独,可有时候又享受这份孤独。”

邵涟越听越觉得这个角色就是为自己量身定做的。

谁能比一只五百年的鸭妖特殊。

他,就是坠吊的!

老郑在一旁都看呆了,这还是他认识的四张抹布奖得主吗?

举着笔,站在画架前的半裸青年,眼神专注,漠视四周一切,又有几分脆弱,分寸拿捏得特别好,也特别自然。

随着拍摄,邵涟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叼着烟斗,眼神迷离地一帧帧脱下裤子。全身心都在拍摄上,丝毫没有察觉屋里多了一个人,来人个子很高,穿着长马褂,俊朗儒雅。

正是邵涟想避开的裴琛。

他站在阴影处,无声无息地看着,目露赞赏。

看来这两天没有白教,动作表情都在人物里了,而且——

这具身体也是真的很漂亮。

就是说不出来的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到过。

可能是某个mv里也露过吧,来不及细想,就看到那边邵涟已经将最后一条蔽体的内/裤/脱了,接过导演递来的一束红色玫瑰,随意地垂手放着,若隐若现地挡着重点部位。

玫瑰花是浓烈的大红色,开得正艳时,与黑发白肤一起撞进裴琛的眼里。

饶是在娱乐圈见过各色好看的男男女女,都没此刻惊艳。

□□的只拍两张,一张是拿着玫瑰花,对镜自照,玫瑰是画家最喜欢的花,剧本中,画家的房间里每隔几日都要换上一束新鲜的玫瑰。

一张是画家死亡前,邵涟躺在地上,眼神绝望,重点部位一览无遗,不过后期会加上火焰,会若隐若现地遮一遮。

邵涟确实是绝望的。

他一只500年处子鸭,第一次脱得如此精光,一根鸭毛不剩,不仅被人看,还要被镜头怼近了拍。

“眼神ok,保持住,下一张看镜头,眼神放空。”

“好了,很棒,可以把衣服穿上了。”

几乎在导演喊停的刹那,一条浴巾就盖了过来,有东西蔽体,总算是松了口气,但等他看清楚是谁,心里咯噔一下,又开始紧张。

这还是变成人后,第一次跟影帝面对面近距离接触呢。

可千万千万不要被认出来!

“刚刚表现得很好。”裴琛不吝夸赞。

这么突然被影帝夸,邵涟愣了下,反应过来后心里快乐地在蹦迪,面上都压不住了,嘴角上扬,两眼亮晶晶:“谢谢。”

我也觉得自己很棒!

下一个直接就是裴琛,拍的时候,邵涟也被周导留下了,等下还有双人照,两个人背对背地看画。

这在电影里是名场面。

每一次看画,各自对画做着点评,其实都是在交换情报。

然后画家将情报藏进画里,去到另一个城市展出,这也是为什么画家死亡时,会放一把火,将画和自己一起烧掉。

当然,两人剧照放出去后,也将会是娱乐圈的名场面。

两大顶流第一次合作!绝对能给电影带来不少热度。依着邵涟今天的表现,导演自己都开始期待,心里乐开了花。

省了好大一笔宣传费嘞!

裴琛在电影里造型可比邵涟多多了,从前期的商人到后期的军人,要换六套妆发,不像邵涟这个画家,就两套西装来回穿。

趁他改妆间隙,邵涟问了导演自己一直想不通的问题,为什么要找他来演画家,试镜的时候明显是不认同自己的演技的。

周导:“演技确实哈哈哈,不过我看中你的身体,事实证明啊,我没有看错,刚刚表现很不错,超出我预期了。”

邵涟微囧,没想到他第一次接到名导的戏是靠身体……

但见周导收了笑,特别认真特别严肃地看着自己,邵涟瞬间坐直了。

“邵涟啊,其他导演的戏都靠女演员脱,我这部就靠你了。”

“相信自己,你的身体远比你的演技有张力,你只要保持今天这种状态,一定能行。”

邵涟:……

他要回一句他会好好脱努力脱,脱出五亿票房吗?

邵涟选择闭嘴看影帝。

没想到这一等直接等到了中午,裴琛那边才算结束。

双人照其实很简单,背对背,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幅画,都是华国地图。

即使职业不同,所朝方向不同,但是我们目标一致。

两人同时离开摄影棚,裴琛的经纪人没来,只跟着一个助理,四个人都朝停车场走去。

到了车前,邵涟才发现裴琛的车很巧地停在自己旁边。

这也太有缘分了。

“好巧。”

“是啊,”裴琛笑了笑,一笑就没那么高冷不好接近了,“剧本还要再熟悉,有问题随时联系我。”

邵涟点头,今天的拍摄确实多亏了前两天的魔鬼特训,现在麻烦人家总比片场拖后腿强,于是不客气说道:“谢谢,我会的。”

这时,裴琛的助理插进来问:“裴哥,送你回晴山别墅吗?”

“晴山别墅——”老郑惊讶地接过话,不等他说完,另一道声音打断他,

“晴山别墅有点远吧,裴老师辛苦,我们要去城西赶场,就先再见了。”

等裴琛一声“再见”出口,邵涟就迫不及待拉着老郑上车。

车上,老郑欲言又止。

邵涟倒是想主动说话,问题是,他还没找好借口。

鸭鸭发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