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邵儿啊”最终还是老郑打破沉默,“哥懂你,你不用说了,你的住址,哥也不会多嘴的。”

唉,真拿社恐没办法,那么好一个机会,说不准互报了地址,有空还能去影帝家坐坐。

同一个小区的缘分,别人想要还没有呢。

邵涟心里涌上一股暖流,这么贴心这么善解人意的经纪人哪里找!

自己也应该让郑哥少操点心了,于是说道:“郑哥,等拍完这部,我就专心准备新专辑的事。”

郑常听了,又是高兴又是感动的,连声说“好的好的”。

车内氛围特别的融洽,直到车子停在导航指定的位置,郑常表情又开始纠结了——

这复古气派的大门,门内一看就是请专业园艺师定期维护的花园,汩汩冒水的喷泉,一看就是富贵中的富贵人家啊。

社恐邵儿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人物?

而且这富豪口味还挺特别,他见过的有钱人家的喷泉中间放的不是天使就是仙鹤,头一次见放大鹅的。

不,应该说巨鹅,三米高的巨鹅。

太别致了。

邵涟正在打电话,跟那头说了句“已经到了”,几乎是话音刚落,复古又气派的大门自动向两侧收起。

“郑哥,你直接开进去吧。”

老郑点点头,扭头看了看邵涟,眼看车子就要开进去了,刻意轻轻踩了下刹车,几乎是10米/小时的车速,嘴里噼里啪啦一顿问:“邵儿啊,这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朋友啊,在哪里认识的啊,人品靠谱吗?是做什么的?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过呢?”

语速已经比车速都快了。

“认识很久了,在老家认识的,生意做得比较大。”

车子猛地停下,幸好车速本来就慢,邵涟也就晃了两下,不解地看向老郑。

“老老老家就认、认识了???那他知不知道你是——”,后面两个字快冒出来的时候,老郑生怕被人听见,也怕戳了邵涟的痛楚,半路转了个弯,“你是那个啊?”

那不是肯定的嘛,邵涟点头,“他一直都知道我是鸭子啊。”见老郑还是一脸错愕,又补充道:“我在老家的时候,有段时间靠他养着,也是他鼓励我到晋城来的。”

“靠他养?”老郑的声调猛地拔高,邵涟被吓了一跳,不解。

老郑受到刺激,“你你当鸭子的时候靠他养,现在还来找他???”

他这只鸭弟弟被鹅哥养……不行吗?

那时候他第一次下山,被人类骗光家产,灰溜溜地逃回山上,是他鹅哥,时不时投喂,送物资,后来鹅哥下山创业,也不忘经常寄城里的特产给他。更是在有钱后买下了他们生活的那座山,不准人随便进入。

“他帮助我很多。”

听说他们生活的三个村子这两年也被鹅哥搞成度假区,村民们都拿到了高出市值三倍的拆迁款,小孩子们都能去上学了。

“别看他长得凶,其实很善良的。”邵涟继续补充。

善良?明明是禽兽!

老郑在心里狠狠唾弃,几度想报警。

“邵儿,你去我那住吧,一日三餐哥都给你包了。”

“啊?我都到这里了,就不麻烦郑哥了。”郑哥好像不喜欢鹅哥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过这样的话,还是先不介绍他们认识了吧,“我就在这里下吧,他们会出来接我的。”

门口离大别墅还有一段距离。

正说着,车窗被人敲了两下,老郑反对的话憋了回去,按下车窗,一个灰白头发约莫60来岁的老头,着装笔挺地站在车外。

“小昌。”邵涟叫了一声,“正想给你打电话。”

老头笑得很开心,“先生,好久不见,饭菜已经备好了。”说着顺手拉开副驾驶位的车门。

“先生还有行李要拿吗?”

老郑知道拿行李箱有多重,不好意思麻烦一个老人家,赶紧也下来,帮着邵涟一起拿行李。

当然,主要是邵涟使力。

这时候,小昌身后的黑色越野车上也下来一个高大的男人,颜值身高不输影帝裴琛,不同的是,裴琛清冷俊朗中带着几分书卷气,而面前这位是冷中带酷,酷里带着不服就干的气势,尤其横眉冷目看着你的时候,像是随时要上来干架。

真的是长得很凶!

老郑心里直呼完了完了,这不是晋城首富顾鸿吗?那么酷凶一张脸可是上过不少热搜。

他微信里还有人凶凶脸的表情包呢,配的文字是“你是什么货色,我就是什么脸色”。

本来还挺崇拜对方在商场上的果断霸气,没想到本人私下这么禽兽!

顾鸿跟邵涟说着话,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是邵涟的经纪人,只是这眼神怎么奇奇怪怪的,不解地看回去,正巧跟老郑的视线相撞,刚要开口问是不是有事,那边眼神就躲开了,直接一个90度鞠躬,“顾总您好。”

顾鸿:“……你好。”

倒也不用这么客气。

邵涟错愕,赶紧将老郑扶直了,“郑哥,不用紧张,鹅、顾哥人很好的。”

“是是,顾总人肯定好的,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说完又是一个鞠躬,战略性转身后退上车,一脚油门直接倒车出大门。

太凶了太凶了,看过来的那一眼,像是要过来揍他,老郑一阵后怕,是他和邵儿都惹不起的人物,认怂认怂!!

不过看他和邵儿说话,语气还挺亲切的,莫不是……

霸总和娱乐圈顶流,从包养到真爱?

这算养成系还是算追妻火葬场呢?

老郑不知道的是,他这想法很危险,如果被顾鸿听见,还真的会来揍他一顿。

他们三个,可是五百年跨物种的亲兄弟!

鹅总顾鸿也就陪着鸭子亲弟弟吃了一顿饭,然后就出差去了,直到邵涟走都没时间回来。

邵涟在鹅哥家过得快乐极了,睡的好吃的好,再也不用半夜起来拔菜,不用吃自己的黑暗料理,更不用天天防着隔壁发现自己是谁了。

小昌更是贴心地在他变回本体的时候,亲自rua,啊不是,提供专业精油spa,那叫一个舒畅!

鸭毛更漂亮了呢!

当然,裴琛还是会打电话来抽查他的教学成果,每每这个时候,邵涟是既感动又紧张,稍稍还有点小内疚。

于是,在开机前一天中午,教学指导的最后一通电话,裴琛说完“明天见”之后,邵涟叫住了他,“裴老师,先别挂。”

“还有哪里不懂吗?”

“不是,”邵涟支支吾吾,“我有什么地方能帮到裴老师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会,而后说道:“唱首歌吧。”

“就这样?”

电话里传来一阵轻笑,“嗯,就这样,唱《春日》吧,应景。”

裴琛拿着电话走到阳台,入目是一片春日杏花,小桥流水。

邵涟清清嗓子,脚尖一点一点地打着拍,他的歌声跟他刻意营造出的高冷形象截然不同,很温暖,也很烟火气,像某个小村庄流淌百年的小河,穿过林间绕着小小的村庄。

慢慢悠悠的岁月里,听虫鸣鸟叫,看孩童嬉闹,老人闲坐喝茶。

一首歌,也就四分钟。

很快就唱完了。

“谢谢,很好听。”

邵涟:“还有什么能帮你的吗?你尽管提,能帮的我一定帮。”

除了帮你找鸭子,还有承认自己住在你隔壁。

那边似乎想了会,“最近确实有件事困扰我,不过你也帮不上什么忙。”

“别,你说!是什么事情?”他一定要帮个大忙,亏欠别人有点点难受。

“我养的鸭子不见了。”

邵涟:“……”

邵涟:“要不,我给您买一只?”

虽然像他这么好看的鸭子,世界上不会有第二只了。

“不了,我慢慢找吧,只是丢了后有些难受,想找个人说说。”

邵涟:他真的好喜欢我的嘎!

“那么大一只鸭子,突然凭空消失了,我都怀疑它是不是真的来过,还是我出现了幻觉。”

来过的来过的,我是真的出现过,不要怀疑自己!

电话里,裴琛自嘲地笑了声:“不是幻觉的话,可能是碰到鸭妖了吧。”

!!!!

“哈哈,”邵涟站直了,“我觉得是你太累,出现幻觉了,有空去看看心理医生啊?我可以陪你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