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裴琛婉拒了邵涟,说暂时还不想去。

邵涟差点流下宽面条——

鸭鸭伤心,鸭鸭害怕。

下午的时候,老郑来接他去机场,同行的还有两个助理,他戏份不多,但是想待到电影拍完再回来,周导也是同意的。

机票是老郑订的,把邵涟安排在头等舱,他带着两个助理坐商务舱。

邵涟的位置靠窗,刚坐下不久,旁边的位置也来人了。

“好巧。”熟悉的男声从旁边传来,因为怕引人注意,特意压低了嗓音,尤为的低沉悦耳。

邵涟睁开眼睛,墨镜一摘,整个人绷紧坐直了——

缘,妙不可言。

又是裴琛。

“是啊,怎么这么巧。”

怎么就这么巧!!!

早知道就和老郑换个座了,面聊跟在电话里聊天不一样,好尴尬鸭。

而且中午刚被怀疑以及婉拒过。

要不……睡遁过去?

只是他的睡遁计划还没来得及展开,裴琛侧头看他,几乎没什么表情地问道:

“邵邵,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邵邵?邵涟抖了一下,鸡皮疙瘩在身上疯狂呐喊,别这么叫我!!!

“涟涟”“邵邵”这些,被热情的粉丝们喊的时候并不觉得怎么样,甚至还挺可爱的,但是从高大冷俊的男人嘴巴里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呢。

想到接下来还有两个月的相处,邵涟决定诚实一点,“裴老师,这不太好吧。”

“哪里不好?”

“你看,我要是叫你裴裴,你什么感觉。”

“可以。”对方想都没想。

邵涟:“……?”

影帝这是被谁魂穿了吗??

“邵邵,我先睡会,有事叫我。”说完,真的就戴上了帽子口罩墨镜,半躺下来。

邵涟不知道的是,那口罩下的嘴角正抑不住地上扬,而后无声地动了动:

邵邵,爸爸爱你。

是的,裴琛有一个秘密,他不仅是邵涟野生后援会1群的群主,还是邵涟的爸爸粉,从邵涟刚参加某歌手比赛出道的时候就是了。

只是那时候他太忙了,没时间进粉丝群,天天签到打榜搞数据,等他决定慢下来,开始一年只接一部电影的时候,邵涟已经火了,粉丝群不仅难进,要求也多,索性自己建了个野生后援会的群,特意请了几个管理员维护,每月按时发工资给他们。

到现在都快三年了,没有人发现他是裴琛。

他也不打算告诉邵涟。

默默支持,默默教会他演戏,默默等待新歌,是一个爸爸粉的基本素养。

邵涟自我消化了今天影帝的奇奇怪怪,也向后一躺,闭上眼睛。

随便吧,爱怎么叫怎么叫,他敢叫一声“邵邵”,他就还他一声“裴裴”。

这么想着想着,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直到旁边有人轻轻推了他两下,迷迷糊糊睁眼,拿掉不知道谁帮他盖上的毯子,咕哝道:“到了吗?”

“要准备降落了。”旁边轻声回道,顺手接过被揉一团的毯子,仔细折好,还给了旁边路过的空姐。

邵涟听到这声音就清醒了。

嘎!他差点忘了,旁边是裴琛,还以为老郑呢!

“谢谢啊。”

“不客气,”顿了下,“邵邵。”

邵涟:……囧

出口处的门外,两人拖着行李箱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站着。

在差点被人认出来之前,老郑带着两助理终于赶过来汇合了。

老郑看到戴口罩帽子的裴琛,惊讶地刚想说什么,邵涟一把拉住他,“先走吧,这里人太多了。”

刚刚已经有好几个旅客频频回头了。

老郑赶紧点头:“走走走,车子在那边。您车来了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后面问的是裴琛,作为裴琛的隐藏粉,自然第一眼就认出人来了。

裴琛摇头:“你们先过去,酒店见。”说完,又觉得哪里怪怪的,补了两句:“到了后房间号发我,晚点去找你。”

老郑:????怎么有股瓜香???

酒店,房间号,晚点找你,这几个词,你品,你细品!

邵涟心里长嘎一声,又要魔鬼特训了吗,还是升级版面对面教???

邵涟他们前脚刚走,后面裴琛的两名助理也到了,几个人差不多同时到的酒店。

这边是北省的一个民国影视城,周边的街道和建筑都是统一民国风,剧组包的酒店是一套五层的小洋楼,还带个院子。

他们进来的时候,另外两名主演已经到了。

女二张云云正在跟前台说着什么,一脸惊恐,旁边的男二桑文清也是,一边听一边不安地看看身后。

邵涟跟着看了看他身后,瞬间了然。

与此同时,老郑和裴琛的助理上前去办理入住,张云云和桑文清这才注意到有人来了,转头就看见坐在大堂沙发上的邵涟和裴琛,立马走了过来。

“裴哥,邵哥,你们终于到了!”张云云跟裴琛合作过电影,和邵涟一起拍过广告,也算都认识,此时见到他们就像见到救星一样,眼睛都亮了。

桑文清有些拘谨,跟在师姐张云云后面,正要出声,忽然背后一阵凉风,整个人抖了抖,声音跟要哭似的,“裴哥,邵哥……”

呜呜呜,又来了又来了,那股子凉意又来了!

裴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眉头微皱,“怎么回事?”

张云云直接“哇”地一声哭出来,桑文清也是红了眼眶,在使劲儿忍着。

张云云:“裴哥,这儿有鬼,真的有鬼,那传闻是真的!!!”

桑文清“嗯嗯”地拼命点头附和。

老郑和助理也听见了这声咋呼,吓得房卡都差点没拿稳,前台拼命摆手:“没有没有,我们这里什么鬼都没有!”

“胡说,”桑文清终于憋不住了似的,眼泪成串地掉,哭得比一旁的张云云还猛,“我都觉得那鬼一直跟着我呢,她一定是看上我了,一定是,呜呜呜呜,我妈就不该把我生的这么俊,遭鬼惦记!”

众人:……

张云云哭到一半噎住了。

“没有哦,”邵涟递了包纸巾给桑文清,“那只鬼没有看上你,你大可放心。”

桑文清接过纸巾,哭得泪雨滂沱,摇头,满脸的“你不懂”。

只有张云云抓住了重点,急切地抓住邵涟的胳膊:“邵哥,你相信有鬼,你也听过那个传闻对不对!”

“什么传闻?”邵涟是真没听过。

见他不知道,张云云满脸失望,桑文清一副“看吧,你果然不懂,你刚刚就是在安慰我”的表情。

裴琛拍了拍邵涟的肩膀,似乎在无声安慰他自爆式翻车,不过邵邵真是善良啊,裴琛心说。

邵涟:……

我不知道传闻,不代表我没看到啊,不就在桑文清后面飘着呢嘛,长发飘飘的,除了脸色过分惨白,还挺清秀。

这可算是珍稀物种了,打一百年前,就越来越少了,还不能再生。

邵涟心里叹气,他们妖也是越来越少了,跟这位鬼妹妹算是同病相怜吧。

正想开口问问看是什么传闻,想着能帮就帮,就见那只长发飘飘的鬼妹妹猛地盯住他——旁边的裴琛,嘴里不停念叨:

“负心郎,负心郎,负心郎……”

邵涟:00

哦豁,诚邀这位妹妹今晚入我房间,详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