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虎子气疯了

大年三十这天, 公安局里的工作人员并不多,除了值班室的人,整座大楼都是空荡荡的, 胖大厨回家以后, 警犬们的伙食往下落了一个档次,杨壮虽然很努力的在做了,但是口味确实落差太大。

邹正今年并没有回家, 听说他父母俩人双双去南边当候鸟去了, 要明年四月份才回来,邹正干脆申请整个新年值班,与其回家面对空无一人的家, 还不如在单位跟狗子们过年。

所以大年三十儿这天,警犬的伙食是由邹正准备的, 他的手艺吧……嗯, 看隔壁黑虎哭的多伤心就知道了, 但再难吃的食物也要含泪吃下去——不吃就没的吃了。

面对警犬们难以下咽的表情, 邹正挠挠头:“我做的饭这么难吃吗?我特意跟胖大厨视频, 一步步学的。”

黑虎边吃边哭:呜呜呜,我讨厌过年, 有鞭炮轰轰轰, 还没有好吃的。

红龙在另一边龇牙咧嘴的嚼硬邦邦的肉块:其实……吭哧吭哧, 也没那么难吃, 咱就当练牙口了……吭哧吭哧, 就有点塞牙。

贝贝:鞭炮就当炮-弹,有没有回到训练基地的感觉?

黑虎:呜呜呜……

它最怕巨响了,所以它当不了搜爆犬qaq。

晚上的时候,犬舍这边安静极了, 黑虎坚强地站在外边,一边看着天上灿烂的烟花,一边背着耳朵说:我不怕,我不怕,我会克服的,我不怕。

红龙趴在墙头同情地看着大哥,并回头跟同样关系黑虎的贝贝和可可说:大哥表现比去年好了,有进步。

去年的黑虎直接跑到狗窝里猫着不出来,它们看都看不见。

贝贝和可可高兴的晃尾巴,对着黑虎的犬舍叫了两声,鼓励它一定要挺住,克服对巨响的恐惧。

骆芸在这头,就听到最边上的黑虎那边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会儿自己给自己打气,一会儿被烟花炮竹的声音吓得呜咽一声。

骆芸叹了一口气,虽然大家都是精英毕业,但多多少少还是会有害怕的东西,比如黑虎怕巨响,可可怕打针,贝贝不喜欢洗澡,红龙讨厌修指甲。

虎子虽然掩饰的很好,但骆芸还是发现这小家伙恐高,每次高空锁降的时候,它虽然完成的干净利落,但在空中它的四条腿一定是绷得直直的,显然是极度紧张的表现,可表情眼神不给你透露半分,以至于局里压根没有人发现这点,毕竟虎子完成锁降时跳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眼神那叫一个平淡如常。

齐平市的烟花燃放点距离公安局有一段距离,犬舍的位置只能看到冰山一角,但也足够骆芸开心的了,她扒在墙头,看着远处天空上的姹紫嫣红,也跟着沾了沾年味儿。

当天晚上,骆芸正睡得香甜时,突然听到外边传来一声响,她警惕的翻身而起,跑出去一看,居然在自己的院子里看到了虎子。

她和虎子之间的墙头上留下一串白爪痕,虎子抖着腿,一边往小狗子身边走一边说:头一次跳,找不好准头,差点崴到脚。

骆芸哪点惊讶直接跑到脑后,扶着虎子回了窝:你也真敢跳,那么高的墙,万一摔断腿怎么办?

虎子晃了晃尾巴,哼哼唧唧地低下头,顶蹭着骆芸的脖子,一副知错了但是我就犯的撒娇模样。

这还是虎子第一次对她撒娇,骆芸有点受不了,立马心软了,再重一点的话都说不出口。

她揉着虎子的俩前爪,呼呼问:疼不疼。

虎子趴在骆芸的爪爪上哼唧。

这意思就是疼了。

骆芸检查了下虎子的指甲,幸好没有发现劈叉,估计就是落地时姿势不好弄疼了脚。

骆芸点着虎子的脑门:你说你,半夜三更不睡觉,爬我墙头干啥?

虎子辣么大一条犬,趴在骆芸的狗窝里,一边晃着尾巴,一边往骆芸怀里钻,它惨兮兮地说:我想你了,以前过年的时候,我们都是趴在一起过的,我想咱们的小屋顶了,我们还没有一起吃大餐。

骆芸一愣,小山村里的年夜饭,它们都会单独在小屋顶上过一次,自从转生以后,分开的两年多不算,再次相聚的今天,确实是它们一起过的第一个年。

虎子就为了这个原因,冒着受伤的危险翻墙?

要知道犬舍的隔断墙虽然不是特别高,但也挨不到哪儿去,大犬人立起来也只是能勉强扒在墙头露出半拉脑袋而已,可可那身高跳都跳不上来。而且地面四周全是水泥,连个接力的点、助跑的距离都没有,硬跳姿势稍有不对就很容易让脚裸受伤。

骆芸一时间感动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把虎子紧紧搂在怀里一顿舔。

虎子被抱着头,努力将自己钻进骆芸的怀抱里,虽然大半个身子还在外边,但一点也不影响它的心情,那大尾巴摇的又轻又快,欢喜之情溢于言表。

虎子闻着小狗子身上淡淡的味道,浅浅地吐出一口气,心里空落落的感觉立刻被扫除,它舒服地翻了个身,开着给自己舔毛的小狗子,胸膛里被某种奇怪的感觉塞得慢慢的。

它偷偷问系统这是什么感觉?

养老系统看着飙升的幸福值,一时间哽咽无语——为客户飙升的幸福值哽咽,为自己专门给客户量身定制的养老计划完全不符合客户需要而对自己无语。

养老系统翻起了服务手册,将自己毛茸茸的大脸贴在了“客户满意就是我们服务的宗旨”一行加粗加大的字体上。

它翻出自己的养老计划规划表,在上边打了个大叉,然后在旁边空白处写上“妞妞”两个字,与标题《黑鹰退休养老计划》之间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单向粗箭头。

它看着《黑鹰》单箭头“妞妞”许久,又加了一个“妞妞”对《黑鹰》的粗箭头。

双向奔赴才是幸福稳定的开始!

养老系统握紧小拳拳,为了客户退休养老后的幸福生活,它会努力的!

……

新年新气象,警犬们的犬舍门上也贴上了对联,这些对联是局里警察小哥哥小姐姐给写的。

吃好喝好年年健康、英勇警犬抓贼成双,还有写虎子妞妞天生一对的,不过被杨壮给撕了。

局里的人都在背后议论虎子和妞妞的关系,那腻味劲儿别提多齁儿了,连红龙和贝贝都没有它俩那么腻味。

杨壮气的在院子里跳脚:“你们天天的八卦警犬干什么,它们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但当杨壮新年放假起来查看监控时,发现虎子天天晚上跳墙跑到妞妞的犬舍后,就再也淡定不了了。

杨壮觉得自己再不出手,恐怕真要闹出狗命,这不符合繁育规定,先不说警犬要保证的血统纯正的问题,哪怕是多品种培育新品种犬只,哈士奇它也不在品种选择内啊。

杨壮拿出刚下达的通知,隔壁市在举行警犬相亲,准备自主培育一匹警犬,妞妞的条件完全符合,杨壮准备给妞妞报个名,也许妞妞看到其他强壮俊朗的警犬小哥哥,就会忘掉虎子也说不定。

杨壮揉了把脸,棒打鸳鸯的坏蛋就让他来当吧,回头再多喂点虎子好吃的,哄一哄就好了。

狗子嘛,还能深情似海、海枯石烂不成?

在杨壮暗搓搓搞事情的时候,王庸王海和井运这些人涉及的拐卖妇女儿童的案子和冥婚案的庭审也结束了。

以王永旺还星弟俩为首的人贩子,有一大半因为情况恶劣,情节特别严重,被判处死刑,并没收全部财产。

井运因故意谋杀、盗尸、侮辱尸体罪等等数罪并罚,被判死刑,没收全部财产。

剩下的那些犯人也多数无期、有些从犯罪行较轻者,也被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并限制减刑。

手里有人命的基本都没跑过死刑的刑法,这群人贩子罪行累累,审讯中他们指出来的抛尸、藏尸地点数不胜数,其数目让人咋舌,更何况还有一些难以找回的。

冥婚案中,许家宝虽然是买家,并且没有参与到谋杀拐卖等案件中,但在调查期间,警方发现他还有一个故意伤人的未结案子,与此同时,他们接到了两个小姑娘的电话,报警称许家宝有多次袭击年轻女性的事件,其中一个姑娘就是许家宝未结案的受害人,当初她报案不久,许家宝就消失了,屯青县的警察一直在抓捕他,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跟着井运一伙一起逃走的原因。

至于另一个姑娘,正是何莎。

当初许家宝找她的时候,她就发现许家宝精神状态不对劲,她非常确定自己看到的尖刀绝对不是眼花,为了确定自己的猜测,她结束暗访工作后,依旧留在了屯青县一段时间,暗暗调查许家宝的生平,果然让她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从许家宝的街坊四邻口中她听说许家宝这个人自从儿子死后,精神就有点不正常,易爆易怒,而且对年轻女性的攻击意识很强。

大家都说他受不了丧子之痛疯了,平日里小姑娘们都绕着他走,出过几次事儿也不大,唯一一次闹的挺大是个姓马的姑娘,小姑娘的小腿被利刃刺穿。

小姑娘报警的时候,许家宝已经跑了,再一次出现,就是想要杀害何莎的时候。

通过对案发现场周围的监控视频的调查和向周围人的询问笔录,还有找李文确定何莎口供的真实性,最后警方给许家宝做了专业的精神鉴定。

鉴定结果许家宝患有很严重的精神分裂症,他经常幻视看到他的儿子指着一个姑娘说喜欢她,想要把她带走。他在看守所关押期间还在大吼大叫说这里没有儿子喜欢的女孩子,让所警放他出去——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

许家宝的精神疾病虽然无法让他进监狱,可不代表就会无罪释放,他直接被强制医疗,案子结束后就被送到了当地精神病院看管起来。

许家宝的病情让他有很严重的攻击倾向,若是病情无法康复,他很可能在精神病院里度过余生。

何莎处理完这件事情以后,才返回桐义市。

颜利明在看守所受到自己的判决书的时候,整个人都瘫在了椅子上,判决如一把大锤,直接当头砸下,曾经抱有的那点幻想全部被砸得粉碎。他今年十九岁,余生都要在牢狱里度过,他实在无法接受,直接晕倒在了看守所里。

颜利明虽然参与到王庸这货人贩子的队伍中只有半年,但他却骗了几十个姑娘落入王庸的圈套,其中不乏一些涉世未深的花季少女,其恶劣程度不输给其他犯人。

王海接到判决书的时候,面无人色,拿着判决书的手哆嗦的不行,他目光发呆的喃喃着:“不是说没有死刑吗?不是说人贩子没有死刑吗?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这起轰动全国的拐卖大案和冥婚案引起社会各层人士的关注,此次行动中,现场救出十六名受害者,追回三十五名被拐卖的儿童与妇女,被盗尸体追回十具,警方失踪人口系统中,有三名女子被除名,她们已经被找到,但都成了冰冷冷的尸体。

被拐妇女儿童有受到侵害的,买家直接抓捕判刑,有阻碍救援的,也被依法逮捕。

而对于方晓烽等人来说,这只是一个案子的结束,王庸所在的人贩子产业链和其他那些单个干的人贩子不同,更上层的犯罪线索还需要他们继续追查,这是一场长期战争,每一个人都做好了长期奋斗的准备。

包括警犬们。

哦,现在警犬们也遇见危机了。

骆芸被带上车的时候还以为是去出任务,她还趴在车门口跟虎子和小伙伴们告别,结果到了隔壁市,看到草场上一水的帅气军犬,骆芸就麻爪了。

卧槽这是干啥?

当邹正牵着她往前走,听到身边人对自己的评论后,骆芸才知道现在这是啥情况。

为什么到哪儿都要相亲!

姑娘我是逃不开相亲的命运了吗?

骆芸四爪站定,整个身子往后坐,死活不忘牵走了,任凭邹正把她的脸拉的更大,整个颈毛全跑脸上也不动分毫。

邹正拉了好几下也没拉动妞妞,不好意思地对身边带路的人说:“它有点怯场。”

骆芸:你才怯场,感情不是你相亲!!

警服小哥哥笑着说:“没事儿,让它跟其他警犬熟悉熟悉就好了。”

邹正一想有理,直接弯腰把骆芸给扛起来,任凭骆芸怎么哀号依旧岿然不动的走入草场。

草场里的警犬们已经开始自由行动了,它们互相打着招呼,闻闻对方的屁股,选择自己喜欢的味道进行进一步的交流。

邹正把骆芸往警犬中间一方,解开她的牵引绳就跑了。

周围全是警犬,看到骆芸的身影后,立刻围了上来,放眼望去一水的健美身材大长腿,长得也是英俊威武型男款。

骆芸做狗时间长了,也能区分同品种的犬长得那些不一样的地方,可不管长得怎么不一样,她对它们也不感兴趣啊。

一条警犬突然跑去闻骆芸的屁股,骆芸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杜绝所有狗子的试探,那拒绝的模样连站在外边的带犬训导员们都看笑了。

有人跟邹正说:“你的犬也太搞笑了,我还头一次遇见把屁股藏起来不给闻的犬呢。”

邹正:“……”

邹正也是头一次见。

骆芸急中生智,牢牢保护自己的屁股,任凭身边的警犬怎么拱她,她都不起来。

这次警犬相亲公多母少,围着骆芸的警犬属实有点多,好在大家都是讲文明懂礼貌的好狗狗,只是不停地在骆芸身边讨好,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闻屁屁是狗狗们正常的社交,但不管当狗多长时间,骆芸还是接受不了,她连虎子的屁股都没闻过,她能闻这些犬的?

警犬们虽然活动自由,但带犬训导员还是在旁边把守,密切注视着自己的犬,其中有个警察小哥哥发现自己带的警犬非常中意妞妞,赶紧跑到邹正身边套近乎,他对自己的犬非常有自信,他的犬也是一条昆明犬,体格比妞妞稍微大一圈,脸长耳尖,腰线那叫个漂亮,而且是典型的狼青色,出任务回头率贼高,特帅特拉风。

警察小哥哥跟邹正打听妞妞的情况,听说妞妞也是扑咬犬,高兴的一拍大腿说:“这不巧了,我家捷士也是扑咬犬,立过功的,去年校车劫持案知道不?我家捷士埋伏在车下边,一等歹徒挟持人质下来换车,捷士直接就扑上去咔嚓……头功,你的犬被捷士看上,肯定也是条好犬。”

警察小哥哥激动的,好像那一口是他咬的一样,满面红光,与有荣焉。

邹正越听越不是味儿,怎么滴,被你家犬看上就是好犬,我家妞妞还需要别的犬证明好坏?

邹正撸起袖子,叉腰说道:“哈哈哈,最近轰动全国的拐卖人口大案听过没,嫌疑人抓了二十多个,救出几十个受害人,我家妞妞全程参与,跨省抓捕犯罪分子,甚至联合它的小同事救出一个被拐孩子。最关键的是,我家妞妞毕业才一年。”

话里意思是你家捷士太老了,我家妞妞不一定相得中。

警察小哥哥:“……”

这场亲是结不成了,最后以邹正和警察小哥哥互瞪收尾。

骆芸身边的警犬越围越多,甚至有等不及的警犬开始扒拉她屁股,还有条警犬想舔她耳朵亲近亲近,骆芸哪儿能干啊,干脆跳起来,用自己结实的身体撞开眼前的警犬们一路狂奔,她感觉自己的尾巴和后背被扒拉了好几下,但幸好她跑得快,没有被占多少便宜——早知道狗子越围越多,她早点跑好了。

这片场地也是一片警犬训练场,骆芸干脆跳上一个障碍项目器材上不下来了,下方的警犬想上来,都被她凶了下去,以至于她这边的警官就有点特立独行了。

不少人往这边看,看一圈警犬小哥哥围着障碍训练器材抬头看上边的小警花,一边好奇一边跟邹正说:“你带的犬挺高冷啊,谁都不爱?”

这场相亲活动里,来的犬都是数一数二优秀的犬只,不少都是功勋犬,就是为了能够让它们自由的匹配生下优秀的后代,结果这么多优秀的公犬居然都入不了它的眼,这 眼光也太高了。

有个警察小姐姐突发奇想地问:“它是不是早就心有所属了,所以才拒绝这么多优秀的追求者?”

她的犬也在追求妞妞的队伍里,看到自己的犬急的上蹿下跳也接近不了心中女神,警察小姐姐看着真替它着急。

邹正并没有回答。

他看着仰头望天的妞妞,不知道怎么滴就想到了留在局里的虎子。

邹正:……

他有预感,杨哥的计划八成要失败。

另一边。

胖大厨明天才能回来,今天的犬粮是杨壮负责,他的手艺虽然比不上胖大厨,但是比邹正那是强多了,他今天采买了不少猪蹄,专门给警犬增加营养。

他的猪蹄刚飘出香味儿来,就看到虎子叼着饭盆走进来了。

杨壮笑呵呵地对虎子说:“来早啦,饭还没好呢。”

他看了一眼炖锅,擦了擦手走出来,刚要摸虎子的狗头,虎子居然侧头躲过,不但如此,还狠狠地把饭盆摔在杨壮脚边,凶巴巴地看着他。

杨壮一愣:“这,这怎么了?”

他把饭盆捡回来,放到虎子脚边,结果虎子抬爪一巴掌给拍飞,此时杨壮才确认,虎子在生气,非常生气,而且还是跟自己生气。他立刻想到了今早送走的妞妞,难不成虎子察觉到了什么?

杨壮叹了口气,蹲在虎子身边准备好好跟它讲讲道理:“虎子啊,这个事情也不能怪我……”

杨壮突然顿住,抬起手捂着被打了一巴掌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虎子:“你打我?”

虎子抬爪又给了他一巴掌:打的就是你,混蛋!

杨壮两手捂脸,他将双手放到眼前,看到十指间的泥土,确定不是自己的幻觉,看着凶巴巴怒瞪自己的虎子,杨壮也委屈上了,他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这个家(警局)。

杨壮急了,跟虎子掰头:“虎子,不是我不让你跟妞妞在一起,是你的品种不允许。”

啪——

杨壮:“……,你打我也没用,我是人,我不跟你计较。”

啪——

杨壮:“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这个道理你不懂吗?”

啪、啪、啪、啪……

虎子握紧爪子。

它不懂,它又不是人,它就要打脸。

虎子肺都要气炸了,要不是黑虎参加过那个什么相亲大会,它都不知道小狗子被送去干什么,一想到小狗子可能会跟别的公犬亲亲热热,虎子就想咬人。

不能扇巴掌?

这已经是它克制后最好的抗议方法了,难道你想尝一尝我的犬牙吗?

作者有话要说:  《警犬与人贩子》第十二章已修改,大家记得去看下哦~

…………

提前写完,提前发啦~!感谢在2021-08-28 16:49:15~2021-08-29 19:23:2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疏桐桐、lp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月亮上的猫尾草 100瓶;土豆 90瓶;夏天的风 70瓶;月亮 52瓶;吃草莓不要草莓味、找找找找shshsbbshdb、九泊、solkat 30瓶;52669687 21瓶;鎏銀、成熟的民政局、冰若寻 20瓶;时寄 19瓶;啊我脱水啦要狗带啦、绿江忠实用户、月半圆、幸运蘑菇、17464322、毛绒控 10瓶;筱弦、龟龟子 6瓶;香雪翰墨、阿狸阿狸最可爱、戴草帽的蜘蛛、shirleking、菜狗 5瓶;>人<、魏临 3瓶;哔哔哔 2瓶;芒早早、47285510、十四、脱颖而出、天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