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想接的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叫苏颖,今年二十五岁,大学毕业后与朋友组了个团队,正式做起职业小三。

职业小三,并不是普通的小三,而是分离真正的第三者,或者帮一些委托人对劣迹斑斑的另一半进行钓鱼。

由于手段快、狠、准,我们团队在业内颇负盛名,不少人上杆子似的打电话求助。

因此,我的合伙人李超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整了个工作室,外面挂着“私家侦探”的牌匾,一年到头,赚得盆钵体满。

仗着这个牌匾,许多人都认为我是个智商极高的白富美,觉得我自带着“女主光环”。

但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我他妈快烂到根儿里去了。

这天,李超早上不到六点就给我打电话,说店里有个女的,开出来二百万单子,现在想和我聊聊。

我一听这价,二话不说就往工作室赶,推开门,一披头散发的女人映入眼帘,她一身奢侈品,但憔悴的面容,让人实在是看不清年龄。

女人见到我进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被吓了一跳,看李超在她身后,心里才松口气。

“小苏,你来啦。”

李超看着我,笑眯眯的招呼我过去,递给我一份厚厚的卷宗,上面全是关于这次案子的资料。

这女的叫孙芳婷,芳龄三十三,面容憔悴,但身材不错,皮肤白嫩,凹凸有致,两条腿让我都忍不住多瞄几眼。

她老公是个房地产商,赶着房地产最好的那几年狠捞了一大笔,虽说这两年大不如前,仍有不少小姑娘不要命地往上扑。

本来孙芳婷对这些事儿都睁只眼闭只眼,但最近他老公不知中了什么邪,铁了心要离婚。

“他总说我图他钱!这么多年我连个像样的包都没买过!一心扑在孩子身上,照顾着这个家,他怎么能和我离婚!”

孙芳婷哭得双眼通红,我瞟了眼她扔在沙发上的包,没放声,扭过头去。

那款包是爱马仕限定款,单价十几万往上,我咬了好几次牙,没敢买。

这种阔太的话,谁当真谁傻逼。

“姐,您消消气儿。”

李超满脸职业假笑,将孙芳婷请到沙发上坐着。

“既然您选择了我们,就是对我们的一份信任,勾引您老公那小丫头片子才二十出头,好打发,您放心吧。”

“有娘生没娘养的婊子,真特么不要脸!”

孙芳婷边哭边骂,气急了,巴掌还往李超大腿上拍。

李超跳过话题,慢悠悠跟孙芳婷介绍起我:“这是我们的金牌劝退师小苏老师,您的需求我们已经了解,等下您把关于您老公生活的一些细节交代给她就行!”

孙芳婷这才正眼儿打量我,但我能强烈感受到,她看不上我这种人。

我和那个小姑娘一样,都是她看不起的三儿。

我也唾弃自己这个职业。

若是放在以前,我就算是要饭,也不可能干现在这行。

可世事无常,高三那年,父亲出轨,小三大着肚子闹,父亲跟母亲要求离婚。

母亲气不过,跑到父亲公司闹了几次,不知怎么,竟假戏真做,从顶楼直接跳了下来。

顶楼不高,母亲只是断了几根骨头。可匪夷所思的是,当我去医院探望母亲时,却只留下一个空荡的床位。

母亲就这样神秘消失,而孤身一人的我,之后的几年里更是因为贫穷尝遍了社会的种种疾苦。

而职三这个工作,来钱多的同时还给我获得惩罚这些不要脸小三的机会,何乐而不为呢。

思绪被孙芳婷咒骂的声音拉回现实,这个女人也不是好惹的货色,从她喋喋不休的话语中,我大概了解了这个女人的背景。

老公吴大斌,是本地著名的房地产商老总,她是因为介入吴大斌的第一段婚姻而成功上位。

孙芳婷却还跟我哭诉,说她打17岁就开始跟着吴大斌,吴大斌能有今天,她至少占一半功劳。

我翻着卷宗,心里不由唏嘘一下。

不过也是小三上位,如今倒想立起牌坊。

心里是这么嗤之以鼻,脸上却扯出一份标准的笑容。

“孙女士,关于小三那边的资料,你还掌握多少?”

卷宗中,对那个女人并未涉及,这倒是很少出现的状况。

往常,李超在准备接受一个委托的前一个月,便会对委托人进行全方位的调查,我看着小三档案那片空空如也的A4纸,心中有几分不详的预感。

“我......我也不知道,他对那女人保护的极好,我也只是依稀见过一面,似乎是......是个律师?”

律师?

当时我心下一沉,在心里对李超默默翻了个白眼。

我们做的,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行当,在某些必要时刻,使用一些非法手段更是家常便饭。

李超市想钱想疯了吧?

我不禁转头看向李超他,李超却也是一脸茫然。

他嘴唇动了动,我能依稀分辨出那七个字。

“她——之——前——没——告——诉——我。”

“苏老师,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不会不帮我吧!我订金可都交了!”

孙芳婷似乎看出我们的犹豫,眼睛一横,声色俱厉。

就爱我犹豫的用什么方式拒绝的时候,李超再一次让我恼火起来。

“孙女士,您放心吧,既然已经接受了您的委托,我们就一定会帮您处理好这件事情!”

李超还是那副阿谀的表情,他毕恭毕敬地将孙芳婷请出办公室,一下子摊在沙发上。

终于我是爆发了。

“你怎么想的?这钱说收就收了?”

“哎呀,能给近六十岁的老头当小三,那姑娘能有什么背景?那可是四百万!你知不知道,四百万是什么概念!”

李超一脸无所谓,我恨得牙根痒痒,却也拿他无可奈何。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接下来。

然儿李超提供给我的资料并不多,我反复翻看卷宗,却依稀察觉到端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