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诸天:我能一键满级 > 第四章:拳分南北,国不分南北

我的书架

第四章:拳分南北,国不分南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时的佛山,随着八卦掌宗师宫羽田南下,并且传出即将隐退的消息后,已经是风云激荡。

  这一次宫羽田南下,是想将中华武士会会长交给南方武林的宗师,从而促成南拳北传。

  佛山此时正是南方武林的中心,听闻宫羽田要来,南方武林无数拳师自然是闻风而动。

  宫老爷子本意是好的,想要南拳北传,想要武林大一统,想要推新人出头。

  但武林中的人,为名为利,争强好胜,真正拥有武德与大胸襟的人却是很少。

  今天,就是宫羽田在共和楼,也就是俗称的金楼之中,宴请南方武林人士的日子。

  宫羽田自以为自己是在寻找传承衣钵,继承中华武士会会长的宗师人选,以促进国术发展。

  但在南方武林人士看来,宫羽田这是来踢馆了。所以今日,南方武林中有名有姓的都来了。

  沈浪漫步在金楼之中,看到了金碧辉煌,看到了纸醉金迷,也只看到了醉生梦死。

  无数武林人士高谈阔论,谈论国术之中的拳法高低,谈论南北各路高手。

  等到宫羽田出场,南方武林人士的反应大同小异,并不热烈且带着一丝敌意。

  宫羽田很快表明来意,但南方武林人士却神色各异,显然并未将这些场面话真正放在心上。

  南方与北方武林的隔阂由来已久,武林中人本身也是好勇斗狠,谁也看不起谁。

  宫羽田的徒弟马三率先站出来,想要跟南方武林之中的知名拳师讨教。

  马三深得宫羽田形意拳真传,一身实力已经登堂入室,称之为形意拳宗师丝毫不为过。

  在沈浪看来,这马三的实力,已然是达到化境的层次,在武林之中已经算是顶尖人物。

  马三实力强悍,与之交手的一位南方拳师,很快就陷入到劣势之中。

  马三得势不饶人,攻势越来越猛,将形意拳的精髓展现的淋漓尽致。

  眼看着那位南方拳师已经落败,马三却根本不收手,一掌接着一掌不断拍出。

  眼看着马三的一掌就要落在那位南方拳师的身上,不出意外,这位南方拳师,不死也要重伤。

  宫羽田也没想到马三出手会如此不知轻重,此时想要阻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冲到马三与那位南方拳师之间。

  来人左脚一震,身躯挺拔如同长枪。一拳轰出,带着轰鸣声,正中马三。

  马三被巨大的力量轰中,身体如同炮弹,向后急速退去,最终到底不起。

  “今日,看在诸多武林同道与你师傅的面子上,饶你一命!”

  来人正是沈浪,一拳击飞马三,沈浪也只是让马三轻伤而不死,已经算是留手。

  以沈浪的实力,一拳轰杀马三并非难事。之所以不杀,只是因为在这个场合不合适罢了。

  今日毕竟是宫羽田在宴请南方武林中人,众多武林中人汇聚于此,实在不好大开杀戒。

  今日来此,沈浪有着自己的谋划,不会因为区区一个马三,就破坏自己的计划。

  “好!拳似流星眼似电,腰如蛇形脚如钻!好一个八极拳!”

  宫羽田站起身来,并未因为马三被沈浪一拳打伤就勃然大怒,反而是连声赞叹。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刚才那一拳,沈浪显露的东西不多,但已经足够宫羽田动容。

  与宫羽田一样,其他的武林中人,此时看向沈浪的眼神都已经变得不一样。

  马三的实力如何,刚才已经展现的淋漓尽致。沈浪能一拳击伤马三,实力可谓是深不可测。

  “无名小卒,不足挂齿!今日前来,本是为了见一见当今武林的各派宗师!

  没想到一见之下,不过如此!”沈浪摇摇头说道。

  沈浪这番话,在场的众多武林中人耳中,自然是刺耳无比,一些人刚准备站起来反驳。

  却见沈浪说完话,也不管在场的这些人如何反应,尽然自顾自的向着金楼外走去。

  “小友且慢!不知小友刚才所言,到底指的是什么?”宫羽田赶紧拦住沈浪,大声说道。

  “拳分南北,国不分南北!这个道理在座的都知道,但他们却不愿意懂!”沈浪说道。

  “小友说的这番话未免有些偏颇,这次我南下,本意就是为了让南拳北传,促进武林发展!”宫羽田说道。

  道理是这个道理,宫羽田的本意也是好的。但事实上,南北武林的隔阂一直都存在。

  “国将不国!你们还抱着南北的成见,还在这里好勇斗狠,实在令人不齿!”沈浪摇头说道。

  “小友此言是不是有些危言耸听了,我们武林中人,也多有报效祖国之人!”宫羽田说道。

  “各位只是看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可知东三省已经被日寇占据长达五年时间。

  宫前辈来自东三省,可知有多少中华儿女在日寇的枪口下丧命?

  以我之见,日寇亡我之心不死,怕是很快就会全面发动战斗。等到国土沦丧,各位还要如何?

  是不是依然这般好勇斗狠?还是会转换门庭,安心在敌寇的统治下依然纸醉金迷?”

  沈浪的这番话也是有感而发,纵观华夏近现代史,这几年无疑是华夏永远挥之不去的痛。

  想我中华,泱泱大国,居然沦落到被小国欺凌。国土沦丧,山河破碎,无数国人惨死。

  面对如此惨剧,这些人还在论什么南北武林隔阂,还在论什么武术高低,实在有些可笑。

  沈浪一番话说完,整个金楼变得寂静无声。不少人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徒留一声叹息。

  “小友教训是!只是现在枪炮横行,我辈武人又能做些什么?”宫羽田叹息着说道。

  这也是国术的悲哀,武功再高,面对枪炮又能如何?满腔热血,面对钢铁洪流,又能如何?

  “我华夏民族即将亡国灭种,炎黄子孙不分老幼尊卑,华夏民族无以先后贵贱!

  我们必同心协力,倾黄河之水,决东海之波,与敌寇誓死一战!”沈浪斩金截铁的说道。

  众人望着沈浪,有的人脸上已经有一丝激动。这些武林中人,有些人的血还未冷。

  “你想怎么做?”宫羽田问道。

  “不分南北,不分老幼,华夏武林一体,倾尽全力与日寇拼死一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