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诸天:我能一键满级 > 第三十六章: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我的书架

第三十六章: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我?你知道我是谁?”傅君婥微微一惊,开口问道。

  在傅君婥的眼中,眼前这人好似笼罩在层层迷雾之中,让傅君婥根本就难以捉摸。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沈浪笑着说道。

  “你倒是说说看!”傅君婥说道。

  “那你就看看我说的可对,你名傅君婥,高丽‘弈剑大师’傅采林之徒!

  此次前来中原,是为了刺杀杨广,身上更是有着杨公宝库的秘密,可对?”沈浪说道。

  “你到底是谁?”傅君婥说话的语气已经变得森寒无比。

  无论是谁,一下子道出你的身份,说出你身上的秘密,你都会有如此的反应。

  “我名沈浪,年方二十,尚未娶妻,家中父母早逝,如今算是孤家寡人一个!

  不过鄙人薄有资产,实力也算是过得去,姑娘你看如何?”沈浪笑嘻嘻的说道。

  “你说这些做什么?”傅君婥颇为羞怒的说道。

  在《大唐》世界中,沈浪的轮回转世之身算是有一副好皮囊,不说貌比潘安,那也是玉树临风。

  一个帅哥和一个丑逼说出同样的话,对女人而言,完全是两句截然不同的话。

  至于内涵,那都是熟悉之后才能展现的东西。第一次见面,所谓的好感,不过都是见色起意。

  傅君婥虽然不至于对沈浪产生好感,甚至还有深深的忌惮,毕竟沈浪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在一个人面前毫无秘密可言,这种感觉可不好受,特别是对傅君婥这种极其高傲的人来说。

  但偏偏沈浪身上有一种极其神秘的气息,让人很难对沈浪产生敌意,甚至能让人莫名的安心。

  再加上沈浪出口成章,以及深不可测的实力,让傅君婥一时间对沈浪居然产生了一丝好奇。

  傅君婥哪里知道,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后,沈浪早已经是道法自然,天人合一,自身的气息自然会让人想要亲近。

  “我知道你那么多东西,自然要让姑娘知道我的一些事情,也好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沈浪依然是微笑着说道。

  “我不需要知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若是想知道杨公宝库的秘密,就要先问过我手中的剑!”傅君婥冷声说道。

  “长安跃马桥下,可对?”沈浪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傅君婥已经抽出手中的宝剑,无比警惕的望着沈浪说道。

  “这个天下,我不知道的事情其实很少很少!不急,你若是想看我的实力,有的是机会!

  看来我这两个徒儿这段时间修炼的还不算努力,居然到现在还没解决!”

  沈浪完全无视了傅君婥逐渐显露出来的杀意,而是转身看向了寇仲与徐子陵。

  傅君婥望着沈浪的背影,好几次都想出剑。但每一次,傅君婥都有种灭顶之灾即将降临的感觉。

  好似自己只要一出剑,那死的必然是自己。几次犹豫之下,傅君婥发现自己居然已经没有了出剑的勇气。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面对自己那位深不可测,早已经达到天人之境的师傅一般。

  不!傅君婥心中甚至有一种感觉,眼前这人远比自己的师傅还要可怕。

  但整个天下间,还有比自己师尊还要强的人吗?三大宗师可都已经是无敌于天下的人物。

  暂且不提傅君婥的心思,此时的寇仲与徐子陵已经将焦邪的手下全部解决,只剩下焦邪还在坚持。

  但看焦邪勉强抵挡的样子,落败只怕也只是时间问题。修炼三月就能有如此实力,寇仲与徐子陵果然是天赋异禀。

  “寇仲,你的掌还不够至刚至阳!记住!无恐无惧,方能一往无前,无所不破!

  子陵,你的掌也不够至阴至柔!记住!冷的并不是先天真气,而是心!”

  以沈浪现在的境界,自然一眼就能看出寇仲与徐子陵招式之中的缺陷,直指其中的关键核心。

  听到沈浪的话,寇仲与徐子陵赶紧调整自身,两人掌法的威力自然也就越来越强。

  寇仲与徐子陵的实力本就在焦邪之上,只是因为初次对敌,无法完全展现出自己的实力罢了。

  得到沈浪的指点,焦邪在寇仲与徐子陵的联手之下,很快就难以招架,被两人同时一掌拍中。

  至阳与至阴两道先天真气同时侵入焦邪的体内,让焦邪瞬间倒地身亡。

  战胜强敌之后的寇仲与徐子陵显得非常兴奋,两人初次对敌就能取得如此成果,已经算是不错。

  两人来到沈浪身边,一脸好奇的望着傅君婥,他们此时已经清楚,这就是沈浪一直在等的人。

  “好了!闲杂人等已经解决干净,现在轮到我与姑娘了!”沈浪随意的说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傅君婥警惕的问道。

  “你带我进入杨公宝库,之后我再也不会打扰姑娘,随你离开,如何?”沈浪说道。

  沈浪对傅君婥只是随意调笑几句,倒是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

  沈浪的心很大,诸天万界无数世界,沈浪都想去见识一番。沈浪的心也很小,容不下一个小小的《大唐》世界。

  世间美人无数,若是见一个就想据为己有,沈浪哪有那么多时间去应付女人。

  对于女人,对于感情,沈浪从来不强求。喜欢了不会去压抑,不喜欢也不会勉强。

  一切不过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罢了。现在,沈浪显然对杨公宝库的兴趣要比傅君婥要大。

  “你既然知道杨公宝库在哪,又何须我带路?你若是真想做什么,就先问过我手中之剑!”

  傅君婥很警惕,根本不信沈浪的鬼话。以傅君婥的性子,就算是明知不敌,她也不会轻易屈服。

  “你对力量一无所知!也罢!出剑吧!我给你一个机会!”沈浪很是随意的说道。

  傅君婥深吸一口气,努力将心中的恐惧压下,瞬间拔剑离鞘,森寒剑气,席卷而来。

  傅君婥全身衣袂飘飞,剑芒暴涨,凛冽的杀气,立时弥漫全场。刹那间,傅君婥飞临沈浪头顶之上,长剑闪电下劈。

  傅君婥的剑很快,也很利,招式更是浑然天成,精妙无比,已经深得“奕剑大师”傅采林的真传。

  面对这凌然的一剑,沈浪却是摇摇头,随手往上一抬,尽然以两根手指夹住了傅君婥的长剑。

  傅君婥根本没看清沈浪是如何出手的,自己的长剑就已经被沈浪两指夹住。

  沈浪的两根手指间宛若有千钧之力,让傅君婥使出全部功力,居然丝毫不能挣脱。

  随后,沈浪再次摇摇头,两指轻轻用力,傅君婥手中的长剑瞬间变成碎片,散落一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