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民诸天:我能一键满级 > 第四十九章:还有谁不服?

我的书架

第四十九章:还有谁不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魔门高手汇聚扬州城,此事自有祝玉妍去安排。在祝玉妍的安排下,众多魔门高手很快汇聚一堂。

  这一次,除了魔门最强者,邪王石之轩未曾现身之外,魔门中有名有姓的高手全部都来了。

  当所有魔门高手汇聚一堂之时,有些魔门高手早已经是不耐烦,魔帅赵德言就率先站出来说道:

  “闲话少说,先把圣舍利取出来,让我们看一看是不是真的!”

  很显然,在场的众多魔门高手虽然都想要邪帝舍利,但对祝玉妍的说法却是有颇多怀疑。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邪帝舍利消失多年,现在又重现江湖,自然会让人怀疑。

  “各位稍安勿躁,我自然不会拿此事骗大家。既然大家想看,我就让大家先睹为快!”

  祝玉妍说完,就派人将沈浪几人请到了此处。一时间,魔门高手的目光尽皆汇聚在沈浪身上。

  准确的说,这些魔门高手的目光并不是汇集在沈浪的身上,而是汇聚在沈浪手上的邪帝舍利上。

  感受到邪帝舍利中的气息,在场的魔门高手,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眼神之中尽是贪婪的目光。

  “果然是圣舍利,没想到真的重现于世!”尤鸟倦徒然站起身来,激动的说道。

  这尤鸟倦是邪帝向雨田的弟子,对邪帝舍利早已经是渴望许久,对邪帝舍利的气息更是无比的熟悉。

  尤鸟倦在见到邪帝舍利的那一刻起,他就非常确信,眼前的这个邪帝舍利绝对是真的。

  不仅仅是尤鸟倦,在场的魔门高手都有点眼力,自然能够判断出眼前这邪帝舍利的真假。

  “祝玉妍,你将我们聚集在此,又拿出了邪帝舍利,到底想要干什么?”

  魔帅赵德言突然开口问道,他虽然很想要邪帝舍利,但也知道今天这局面绝非寻常。

  邪帝舍利这种无上宝物,落到阴葵派的手中,怎么可能会轻易拿出来公之于众?

  听到赵德言的话,其他的魔门高手也冷静了许多。大家都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赵德言的言语中的意思。

  “今日召集大家前来,自然是有要事相商。如今天下大乱,正是我魔门的大好机会!

  我魔门的实力虽然强大,但力量过于分散,若是不能团结一致,只怕不是正道的对手!”

  祝玉妍扫视众多魔道高手,缓缓的说道。一句话说完,众多魔门高手的神色都变得微妙起来。

  “莫非祝宗主是想统一魔门,做新一代的魔帝?你祝玉妍可没这个本事!

  就算圣舍利在你的手中,你也没有这个资格服众,还不如将圣舍利交出来!”

  天君席应开口说道,言语之中充满了不屑。祝玉妍虽然实力不俗,但在魔门中却无法服众。

  “哼!我有没有这个本事无需你来说,不过圣舍利并不是属于我,而是属于这位公子!

  这位公子不但找到圣舍利,更是已经灭了静念禅院,如今我阴葵派已经臣服。

  你们若是不想死,我劝你们还是乖乖臣服在公子的手下!”祝玉妍说道。

  祝玉妍话音刚落,现场一片寂静,所有魔门高手尽皆不可思议的望着祝玉妍。

  祝玉妍是什么样的人,在场的人都知道的非常清楚,这样人会臣服于一个毛头小子?

  “什么公子?也想让我等臣服?当年石之轩都没这个本事,他算老几!”魔帅赵德言大怒着说道。

  “我不是在跟你们商量,若是在通知你们。臣服或者死亡,今日你们只能二选一!”

  沈浪一边慢悠悠的说着,一边把玩着邪帝舍利,甚至未曾正眼看过这些魔门的高手。

  “哼!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敢在这里虚张声势,祝玉妍!你玩这种把戏,未免太看不起我等!”尤鸟倦不屑的说道。

  在场的这些魔门高手,根本就不相信祝玉妍刚才所说的话,阴葵派会臣服别人,别开玩笑了!

  尤鸟倦说话的同时,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沈浪手中的邪帝舍利,眼神之中闪烁着无比凶戾的光芒。

  好似已经忍耐到极限,尤鸟倦最后还是忍不住出手。他以极快的速度划破虚空,到了沈浪眼前。

  “小子,圣舍利还是乖乖交给我吧!”尤鸟倦脸上满是凶残的目光,抬手就向沈浪抓来。

  这一下出手,尤鸟倦未免出现意外,已经拿出了全部的实力,几乎没有任何的留手。

  这一下抓来,尤鸟倦不但是要将邪帝舍利夺走,更是要趁机将沈浪杀了。

  尤鸟倦为人阴险狡诈,原本也不会这么快跳出来,但邪帝舍利对尤鸟倦的诱惑实在太大。

  当年,邪帝向雨田曾将《道心种魔大法》传授给尤鸟倦四位弟子,但却未曾告诉他们修炼的办法。

  再加上没有邪帝舍利,尤鸟倦等人就算拥有无上神功也无法修炼。所以这些年,尤鸟倦心心念念的就是邪帝舍利。

  现在,邪帝舍利近在眼前,尤鸟倦哪里还能耐得住。而且,尤鸟倦根本就不相信沈浪能有多强。

  不过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子,身上甚至没有一丝强大的气息,尤鸟倦已经认定,沈浪只是一个幌子。

  将沈浪杀了,将邪帝舍利夺到自己的手中,尤鸟倦立马就会逃遁,哪里还管得了其他人。

  尤鸟倦的打算虽然很好,沈浪看起来也确实不像是一个高手。但这一次,尤鸟倦显然是提到了铁板。

  当尤鸟倦袭来的时候,沈浪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是似笑非笑的望着尤鸟倦。

  看到沈浪的笑容,尤鸟倦心中就是一惊。沈浪实在是太镇定了,脸上甚至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

  更让人诧异的是,他明明已经出手了,祝玉妍却没有丝毫的反应。甚至祝玉妍的目光,好像在看一个白痴。

  祝玉妍确实认为尤鸟倦是白痴,沈浪的实力如何,祝玉妍到现在都没有明确的概念。

  现在尤鸟倦居然敢对沈浪出手,在祝玉妍看来,这纯粹就是在自寻死路而已。

  对尤鸟倦而言,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只能凝聚十二分精神,全力向沈浪抓去。

  沈浪慢慢的伸出拳头,动作看起来缓慢,却是后发先至,一拳轰击在了尤鸟倦的身上。

  尤鸟倦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已经瞬间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任何气息。

  “现在,还有谁不服?臣服或者死亡,你们自己选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