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5章 何等人物

我的书架

第5章 何等人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据陈震的记忆:

梅三姐,真名梅胜男,大概二十五六岁,之所以叫三姐,是因为她有两个很厉害的哥哥。

大哥梅胜武的名头无人不知,不用再提。而二哥梅胜文,虽不知道在哪个衙门当官,却也是个实权级狠角色。

别看梅胜男年纪最小,又是妹妹,但她的成就却丝毫不低于两个哥哥。

她在这附近经营着一间规模不小的服装厂,光是在职员工就有两百多号人!

城北这一带,除了林婉所在的国营纺织厂外,就数梅三姐的厂子最大了。

在这个年代,就能开得起皇冠,很能说明问题!

“如果,我能搭上这条线的话……”陈震随着那几个二流子边走边琢磨着。

李翔,张云浩等人绝不会想到,令他们闻之色变的女魔头,却被陈震算计上了。

一路无话,等几人酒足饭饱后,陈震暗在桌下拉了一把身边的牛大民。

牛大民有些奇怪的看了看陈震:“干啥啊,震哥?”

他是这些人当中最老实的一个,大脑袋,小眼睛,看起来有点儿呆头呆脑的。

“走,撒尿去。”陈震拍了拍他肩膀站起身来。

“哦。”牛大民应了一声,赶忙起身。

“震哥早点回来哈!一会儿咱再玩两杆儿去!”被吃了冤大头,心有不甘的李翔说道。

“好咧!”陈震满口应着,可对着墙根儿撒完了尿却一把拽住了牛大民:“大民,取车去。”

“啊?”牛大民愣了下道:“取车干啥啊?这不还没喝完呢么?”

“我有点儿事,你送我一趟,改天我再请你。”

“哦。”牛大民有些不情愿,可也没说啥。

两人转身走回飞龙台球厅门口,打开车锁推出一辆二八大杠。

“震哥,咱去哪啊?”人高马大的牛大民一脚踩地,扭头问道。

“宏图服装厂。”阵震跨上后座,朝前一指。

“哦。”牛大民点了点头。

刚一扭身又猛地一下转回头来,满是惊讶的问道:“震哥,你不是……要告密去吧?李翔他也不是有心的,再说咱们都是兄弟……”

“你想哪去了?”阵震笑道:“我是真有事儿,快走吧。”

“好。”牛大民不再废话,蹬起二八大杠直向宏图服装厂驶去。

服装厂离这儿说远不远,说近不近。

牛大民一路狂蹬,十几分钟后,就到了厂区围墙外,拐过去就是正门。

“停停……”陈震赶忙叫了住。

吩咐一脸发蒙的牛大民就近藏好了车,又格外严肃的说道:“一会儿你得改口,叫我陈总知道不?”

“陈总?”牛大民挠了挠脑袋:“那我呢?是不是也得叫牛总了?”

“你总个屁!种牛还差不多!”陈震拍了下牛大民的肩膀,又嘱咐一遍道:“可千万别说错了哈!”

“行!”

陈震拍了拍衣领,整理了下被风吹乱的头发,直向大门快步走去。

牛大民稍稍愣了下,紧跟其后。

门外阴凉处,端着大茶缸的门卫看见两人走近,刚要起身盘问。

陈震却抢先一步,厉声训道:“还想不想干了?!你这是上班还是养老呢?都像你这德行,那厂子还开不开了?”

门卫被训的一愣,可见陈震气势汹汹的,一时也摸不清底细不敢出声。

“真不像话!都是胜男给你们惯的!”陈震倒背着双手气呼呼的说着,一脚跨进门去。

门卫满脸恭敬的低了低腰身,从头到尾半个字都没敢说。

进厂后,陈震四下扫量了一眼,直奔停放着小轿车的方向走了过去。

虽然隔的太远,有些看不清车牌。

可在这个年代,这间工厂里,除了梅胜男之外,这车的主人绝不会有第二人选!

陈震在前,牛大民在后,挺胸抬头的步步向上。一路所遇之人,全被陈震目不旁视,霸气无比的架势震慑了住,竟连一个敢上前阻问的人都没有。

一直登上顶楼,眼见临近厂长办公室了,这才有个戴着眼镜的小姑娘乍着胆子问道:“请问两位是……”

“梅胜男呢?”陈震不等她说完,直接打断道。

“哦……梅,梅厂长在里边。”那小姑娘赶紧侧身让路,向里指点着道。

敢在这儿指名道姓说出“梅胜男”这三个字的人,无论什么来路,她都肯定得罪不起。

牛大民也吓了一跳,可一看陈震大步向前,如此的淡定从容,也就安下心来。只是有些好奇,震哥这气势……以前咋没见过呢?

牛大民稍一犹豫,陈震却大步连迈已到近前。

砰!

也不敲门,直接一推而入。

门内硕大的办公室里宽敞明亮,气势非常!

正前方的墙壁上,挂着副气势磅礴的狂草横幅,上面写着“大展宏图”四个大字。

横幅下方,一个身穿雪白色职业套裙的短发女子正斜仰在老板椅上。

她大约二十八九岁,皮肤白皙,容貌俏丽,眉眼中带着几分英气。微眯着眼睛,一脚搭在身前办公桌上,性感迷人的身段被紧紧包裹的恰到好处,妙处横生。

这姿势美是美了点儿,就是有点不太雅观。

一见有人破门而入,梅胜男呼的一下收腿起身。上下扫量了陈震一眼,冷冰冰的问道:“请问,你是谁?!”

怒目之中夹着几分惊色,可却更没有半丝慌乱。”请”字当头,不失礼貌,谁字压尾,威藏三分。

这女人很不简单!

陈震心中暗叹,可眼里却显出一丝不屑,不请自坐大刺刺的靠在了沙发背上。

这时,慢了几步的牛大民匆匆赶到,一听梅三姐发问,赶忙回道:“这是我们陈总。”

“你就是梅胜男吧?嗯,不错!”陈震微微点了点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坐吧。”

梅胜男皱了皱眉头,暗自心道:这是哪个陈总?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就这么风风火火的闯进我的办公室,连个门都不敲,反客为主倒还让我坐?这都什么路数?

梅胜男扭头看了眼牛大民:“恕我眼拙,这位是?”

牛大民被梅胜男这一问,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偷看了陈震一眼支支吾吾的说道:“就是,就是那个……”

“大民!”陈震恰到好处的打断他道:“你先到外边等我。”

“哎,好!”牛大民正紧张的难受,一听陈震让他出去,自然高兴。连连点头,又冲梅胜男呲牙笑了笑。

本来,牛大民这个笑容是害怕,是紧张,甚至还有点自嘲。可与陈震泰然自若的面容,上位者审视的目光结合起来,那可就别有一番意味了。

半露半藏,遮遮掩掩。

梅胜男看了看陈震,暗自猜测道着:这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呢?

官方大佬?

商业大亨?

还是社会大哥?

好像都像,又好像都不像!

陈震迎着梅胜男疑虑的目光,悠闲的翘起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道:“不用想了,我们之前没见过。我这次来,也没什么恶意,就是想帮你真正的大展宏图,而不是文不成,武不就!”

一听后边这两句双关语,梅胜男不由得瞳孔一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