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1章 正中下怀

我的书架

第11章 正中下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呼吸粗重喉咙有些发紧,可他毕竟不是登徒子。

两人虽已结婚多年,可却一直有名无实。而他刚刚穿越重生占据了这具身体没多久。隐约间仿佛还隔着一层什么东西。

现在,还不行……

林婉见陈震迟迟没有行动,涨红着脸翻过身去,心里忍不住砰砰乱跳。

她莫名的有些小失落,用力咬着嘴唇努力调整着呼吸,尽量让那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

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我这是怎么了?

林婉紧闭着双眼,可却春潮澎湃怎么也睡不着。

陈震也心绪起伏,辗转半夜。

再一睁眼,早已天光大亮。

林婉又带着贝贝上班去了,桌上放着热好的饭菜。

陈震匆匆吃过了早饭,把结婚时的西装找了出来,顺手又翻出一个革皮包,把档案袋装了进去。

“呦,陈震。你打扮的这么帅气,是要干嘛去啊?”

陈震刚一出门,就被一个女人迎面拦了住。

这女人大约二十五六岁,长着一双勾人的丹凤眼,大个儿细腰,长发披肩。故意斜伸的大腿从碎花长裙下露出来白花花的一大截,正两手抱胸贱兮兮的看着陈震。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骚气。

都在一栋楼里住,陈震自然也认识她。

这女人叫柳春花,是个寡妇。

虽说她也纺织厂的职工,可却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动不动就请假。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这女人的是非更不是一般的多。

谁家男人要是跟她多说一句话,那两口子准保大吵一架。

“啊,柳姐啊。我出去办点事儿。”陈震不想和她扯上什么纠葛,随口应着往前走。

“叫什么姐啊?生分了不是?你喊我花花就行。”柳春花笑嘻嘻的说着,又抛了个媚眼儿道:“这楼里上下百十口儿,我觉得你最有出息,一定是个干大事儿的好男人!哪天有空也帮我干点事儿呗?”

陈震一听她说话越来越没谱儿,更不想搭理她了,快步下了楼。

柳春花眼望陈震远去的背影,微眯着眼睛舔了舔嘴唇。暗自心道:“我就不信还有不偷腥的猫,看你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儿。”

陈震走出宿舍楼,刚一转弯儿,就见墙根底下一字排开蹲着五六个人。

正是胡三儿,张云浩,牛大民他们几个。

一见陈震,几人全都仍掉烟头站起身来。

“震哥……”胡三儿快步迎了上来,有些惊愕的看了看陈震这身行头,奇问道:“震哥,你这是要干啥去啊?”

陈震反问道:“你们在这儿干啥呢?”

“那啥……”胡三儿挤着满脸笑容谄媚道:“兄弟备了一桌酒,想请震哥赏个脸。这以前有啥得罪的地方,还请震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往心里去。”

“三儿你说啥呢?”张云浩抢话道:“震哥是什么人?能跟你一般见识么?咱们是啥关系?那就是多个脑袋差个姓儿,都是亲兄弟!”

“就是!”小个子王远鹏也赶忙附和道:“震哥义薄云天!咱们情同手足,都是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众人围上前来七嘴八舌的奉承着,一个个堆着笑脸恭敬无比。

若不是陈震早有所料,也差点被弄晕了。

“你们这都是咋了?”陈震假装迷糊的问道。

“震哥……”牛大民应道:“昨天你去找梅三姐的事儿,我都跟他们说了。”

“这你们也信啊?”陈震摆了摆手道:“大民忽悠你们呢。”

大民从来不骗人,这谁都知道。

而且,他们昨天可是亲眼见到阵震坐在梅三姐的车上。

这可没的假!

一听陈震极力否认,这帮家伙更加肯定了,这才叫真人不露相,阵震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只有真正的大人物才会这么做!

一个个的崇拜的神眼里的,又加了几分敬畏。

既然陈震不想说,众人也不敢再提,全都露出一副“震哥,你放心吧。我肯定帮你保守秘密。”的神色。

“震哥,咱喝点儿去呗?我请客。”胡三儿赶忙扯回话头,极力想和陈震处好关系。

“改天吧。”陈震夹紧了手包道:“等我把这批货处理完了,请你们去状元阁好好喝一顿。”

状元阁是东川市最奢华的大酒楼。

据说,一顿饭最少300块!

一听这话,几人全都向高彩烈的两眼放光。

可张云浩却比这几个小子脑瓜转的快,一下就听出了关键所在。

凑前几步道:“那个……震哥,你要处理啥货啊?你看哥几个能帮上忙不?”

“这倒不好说。”陈震故意买了个官司道:“就看你们有没有门路了。”

“啥门路?”几人一听急忙问道。

“这不么,宏图那边急需一笔运转资金。正降价出一批袜子,内衣什么的。主要市场就是周边农村,谁要是有这关系的话,倒是能一起搭个伙。我不为赚钱,就是帮朋友一个忙。”

众人一听,顿然醒悟。

宏图服装厂的厂长就是梅三姐,陈震口中的朋友自然也是她。

这事儿要是干成了,别说陈震了,说不定在梅三姐那都能混个脸熟。

“我!我!”胡三儿叫道:“震哥,你忘了啊!我爸就在乡下开养鸡场!十里八村儿的都认识。这事儿就交给我吧!”

“光认识也不行啊。”陈震假装疑虑道:“你爸是卖鸡蛋的,这袜子内衣也不对路儿啊!宏图那边急着出货,也等不了啊。”

“没事儿!”胡三儿拍着胸脯打保票道:“让我爸先买下来,然后再慢慢折腾去呗。反正那玩意儿放个三年五载的也坏不了。”

“你确定你老爸能同意?”陈震进一步逼问道:“要是把货拉过去,你爸不收,宏图那边可不好交代啊。”

“震哥,你就放心吧!”胡三儿叫道:“家里我妈说了算,养鸡场她早就干够了,一直想弄点啥货卖呢!这要是成了,她说不定还得夸我呢!”

“行!”陈震拍了下他肩膀道:“没看错你小子,走!跟我提货去。”

“好咧!”胡三儿喜不自胜。

其他人一见分外眼红,全都费劲脑汁的想着,哪儿有个农村亲戚,也能卖出去点儿货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