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3章 联系电器厂

我的书架

第13章 联系电器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送钱也有个讲究,亲自一趟一趟来回跑未免跌面儿,托人送的话行,不过得找个老实的。

陈震想到了牛大民,这小子办事靠谱,胆子也小,交给他,一准能把事儿办好。

果不其然,将五千块大团结塞到牛大民手里时,这小子腿一软,差点蹲在地上。

“震哥,你这是要干嘛……”

“帮我把这钱送到宏图服装厂梅三姐手里,记得亲自交给她,然后收条给我拿回来,办好了,有你的好处!”

牛大民听完,还有点慌,将钱用一个塑料袋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起来后塞在裤腰里,才蹬着自行车走了。

趁这会功夫,陈震想着要怎么找到电器货物的来源,像宏图如法炮制有点激进,但不这么干吧,这年头电器厂都是国营单位,以个人的名义去联系,还真有点费劲。

想入神儿的功夫儿,牛大民竟然回来了,蹬自行车瞪得呼哧带喘,满头大汗的,然后一见陈震,立马将一个叠的工工整整的收条递了过来。

陈震瞅了一眼收条,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娟秀的小字:梅胜男。

不由赞叹,没想到梅胜男写字还挺漂亮,看起来应该是上过学的样子。

将收条放好,陈震随便问道:“大民,你知不知道谁有电器厂的关系?”

本来也没指望牛大民知道,却不曾想牛大民却是搔了搔头说道:“震哥,我大姐夫就在咱们东川电器厂做车间主任,你这是要买电器吗?”

陈震闻言一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太好了,大民,你能带我认识下你姐夫吗?”

只当陈震想买什么电器,牛大民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

实际上,97金融危机爆发加上国外洋品牌的入侵,像东川电器厂这种国营小厂货物积压成风,已经面临半停状态。

一听到陈震要货,牛大民的姐夫胡建设的眼睛不禁一亮,连忙让牛大民带着自己去见陈震。

“你好,你就是陈老板?”胡建设一见面就热情地跟陈震握手道。

陈震这一次却没有那么高冷,先跟胡建设握完手,然后一把搂过牛大民的肩膀说道:

“胡主任,我跟大民也算朋友,因此,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一下,你要是能帮忙的话,必有重谢。”

胡建设看陈震的谈吐气质,都不像凡人,有些蒙的问道:“陈老板,你不是想要买家电吗?要多少尽管说话,我给你按内部价!”

陈震却是微微一笑说:“不急,货是肯定要的,不过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边吃别聊。”

牛大民闻言一喜,他来回蹬了好几次自行车,是真饿了,不由分说拉着胡建设就跟陈震来到了一个不错的馆子。

陈震要了一个包间,大鱼大肉的点了五六样,又要了一瓶“双沟大曲”,这酒在这个年代的东川,可是家喻户晓的硬货。

牛大民和胡建设一见双沟大曲,肚子里的馋虫都出来了,倒上以后先是啄了几口,直夸酒真够劲儿!

等酒菜上齐,陈震又给三人都满上,开开心心的喝了起来。

酒足饭饱,看到胡建设笑着夸牛大民懂事,喝好酒知道叫上他,陈震微微一笑,从包里数出十张大团结,缓缓地推到了胡建设面前。

97年,工人的平均工资也就四五百左右,就算胡建设身为车间主任,也只不过是少跟了点活,多了一百多的岗位津贴而已。

一下看到十张大团结,一下子打了个激灵,连酒都醒了。

“陈老板,你这是……”

陈震看着惊呆的胡建设和发愣的牛大民,笑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胡哥,我要从电器厂进一批货,价格吗,不需要太低,正常出厂价就可以,但是我想要一个月的账期。”

账期,就是从拿到货到结算货款的时间,一般大厂之间都会有几个月到半年不等的账期,这在国营厂之间再平常不过,不过陈震是个个人,就有点不合规矩了……

胡建设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陈老板,你太客气了,实不相瞒,现在厂里的货已经积压道爆仓了,我从车间里给你调货就行,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听了这话,陈震也吃了一惊,他早就想到电器厂现在有困难,却没想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那就麻烦胡哥了,货款方面你放心,我跟宏图服装厂那边有着长期合作往来,肯定不会让你为难。”

说完,陈震又把钱往胡建设面前推了一下,可能是胡建设性格有点直,却说什么也不肯收这钱,陈震死活要他收下,可到最后,他又让牛大民将钱还给了陈震。

“震哥,我姐查的严,我姐夫要钱也不敢收着,他让我还给你。”

听到这个原因,陈震哑然失笑,却不知怎么的又想起林婉将工资交给他的那一幕,一时间,竟有些鼻子发酸。

“好了,大民,天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明天起早你再去找一趟梅三姐,跟她讲我说的,要她继续生产袜子啥的,我这边长期要。”

牛大民似乎感觉到了陈震的信任,非常兴奋地答应下来,将陈震送到家门口后,飞快的瞪着二八大杠走了。

陈震只是劝酒,自己喝的却不多,转身上楼时,却闻到一股浓郁道呛鼻子的脂粉味。

“陈震,我家的灯泡坏了,你快来帮我看看怎么修啊!”

柳春花站在楼梯上面,媚眼如丝的盯着陈震,也不等陈震说话,一把拉起他的胳膊,不由分说的进了她的的屋子。

“啪!”的一声,房间的灯亮了。

陈震皱着眉头说道:“你搞什么?灯泡这不是没坏吗?”

柳春花红着脸颊,娇声嗔道:“哎呀,干嘛这么生气吗,人家今天吃药时不小心吃错了,吃成了那种让女人很难过的药啦,陈震,你看,能不能给我治治……”

话还没说完,整个身子就扑了上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