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6章 心砰砰直跳

我的书架

第16章 心砰砰直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看了下不远处的刘丽军,又扫了扫正弯腰鞠躬的服务员冷声道:

“把刚才那件衣服包起来,还有这件,该赔多少钱,一分我也不少你的。”

服务员听了,冷汗都吓出来了,刘丽军的朋友,她就是有三个胆子也不敢招惹,更何况她本就理亏,那还敢收陈震的钱?

“不不不,陈总,都是我的错,这两件衣服算我送您的。”服务员将衣服包好,就往小军手里塞。

陈震皱皱眉,本想将衣服钱结了,可想到这个服务员的可恶之处,便想给她的教训。

于是也没吭声,拍了拍陈安和小军的肩膀,转身就出了店门。

看到陈震话都没说一句就走了,刘丽军一阵失望,心想跟陈震之间的梁子看来很难消除了,只怪自己有眼不识泰山,竟然错过了一个跟梅三姐结识的机会。

刘丽军正郁闷,却见陈震竟然又出现在店门前,对他笑了一声说道:“刘丽军,我这人恩怨分明,这次是你帮了忙,我记你一个人情!”

说完,陈震再次离开,不过这一回,刘丽军却兴奋炸了。

欠自己一个人情?那不就是说,有希望认识梅三姐了?

刘丽军狠狠的瞪了服务员一眼,哼着小曲乐呵的走了。

只剩下服务员苦着一张脸,这两件衣服就一百多,可是她半个月的工资啊!

……

换上新衣服的小军,一下变成了个小帅哥,每每走到商场里反光的大柱子跟前,都会喜滋滋的看着自己的新衣服注视好久。

“老二,刚才那个人……”陈安看了流里流气的刘丽军,心里有些不安的问道。

陈震也清楚大哥在想什么,便笑道:“大哥,我跟那人也就是点头之交,没什么来往的,你放心。”

“那就好,那就好,”陈安突然有些哽咽的说道:“老二啊,你现在有本事啦,大哥以后就不啰嗦了,有空回家去看看咱爹就行了。”

陈震听了陈安的话,一时百感交集,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带着两人再次回到了家里。

此时,林婉和贝贝已经回来了。看到陈安,林婉非常热情,先问吃饭没有,在得知已经在外面吃过之后,又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一些碎茶叶,给陈震和大舅哥分别泡上。

之后,又领着小军和贝贝玩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安心生感慨:“老二,现在城里的媳妇那个还像林婉这么贤惠啊,一个个看到老家来人,不是拉脸就是指桑骂槐,你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可得好好珍惜啊!”

陈震闻言点头,仅仅相处几天下来,他已经被林婉的善良淳朴所深深打动,不用大哥嘱咐,他也会珍惜上天给他的这次机会,竭尽全力让这个女人幸福。

“大哥,我记下了,等过一段时间手头宽裕了,我打算搬出去,换一套大房子,到时候欢迎你们经常来串门,咱爸再要治病,也不用去镇上了,直接来东川,更方便!”

听到陈震说要买房子,不管是陈安还是一旁的林婉,都是这一震,在他们的认知里,从没想过要买房子这种事情。

陈安在短暂的震惊后,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陈震啊,别说你刚找到工作,买房的事八字还没一撇,就算你真买了房子,你也放心,大哥绝对不会来给你添麻烦的。”

光对陈震说了还不算,陈安又看向一旁的弟媳妇。

“林婉,你也放心,我们老陈家不出不知好歹的人,大哥这次走了,绝对不会再来了!”

林婉闻言,连忙起身道:“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陈震应该感谢你,我也是,随时欢迎你带着小军来串门!”

陈安听完默默点头,也不说话了,起身说道:“天色晚了,我跟小军先走了,你们歇着吧。”

说完,拉起儿子便往外走。还好陈震眼疾手快,一下子挡在这爷俩跟前苦笑道:

“大哥,你这是着什么急呢,这小屋是太小,住不下你跟小军,我带你们去找个旅馆啊,你人生地不熟的!”

陈安死活不让,非说去车站对付一宿就行,还是林婉上来一起劝说,才最终答应跟陈震去找个旅店。

东川算是内陆的重要城市,旅店方面不比沿海的大城市少,而且档次也挺多。

不过陈震担心大哥睡不踏实,特意来到西街十字路口这块儿,选了一家货运司机常驻的小旅店,这种地方简单干净,唯一一个缺点就是货车往来,有点吵闹。

给这爷俩安排好了,陈震又担心小军晚上会饿,从前台拎了两壶热水和两盒桶装泡面送了上去。

这年头桶装泡面可是三块五一桶的奢侈品,小军到底是个孩子,虽然懂事,但看了好吃的,也不免眼神放光。

忙活完这些,已经快十点了,陈震最后嘱咐几句,说明天可能来不及送爷俩儿,之后才离开旅店回家。

回到家时,贝贝已经被林婉哄睡了。

微微泛黄的灯泡下,林婉穿着一件纤尘不染的白色衬衣,素手不时拍打着床上的贝贝,恬静美丽的侧脸呈现出一种圣洁的光辉,看到这一幕的陈震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

“咕咚!”

不知怎的,陈震咽了一口唾沫,这细微的声响惊动了林婉,她回身看到陈震木呆呆站在原地注视自己的样子,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的心里也想起了今天车间里朱芳说的话。

男人真的喜欢那种……羞人的衣服吗?

紧咬着红唇,林婉的心里碰碰直跳,因为就在听到朱芳挑拨之后,她不知抽了什么风,竟然去买了一件那种蕾丝的内衣回来。

而且,此时已经穿在她的身上了。

“陈……陈震,你看什么呢?”林婉心慌意乱的说着,脸色更加红了,就像喝醉了酒一般。

陈震闻言一震,这才醒过神来,想到自己刚才没出息的表现,不禁也是老脸一红。

“没什么,你今天好看,我就多看了一眼。”

一句无心的夸奖,让坐在床头的女人心头一阵猛颤,似乎从这句话里得到了勇气一般。

两只修长柔美的手,慢慢移到了衬衫的领口处,一颗一颗的将纽扣解开了。

一时间,一种动人心魄的幽香弥散开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