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1章 您就当我是个屁

我的书架

第21章 您就当我是个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这一幕,陈震脑袋里“嗡”的一声,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住手!你们要干什么?”陈震冲上去质问,与此同时,陈安和父亲也都看到了他。

“老二,你怎么来了?”

“陈……陈震?”

陈震没来得及跟哥哥和父亲打招呼,那两个护士便冷笑一声:

“呦呵,你们一家人啊,咋滴,你有意见?”

陈震冷着脸到:“整个卫生院有几个病人,明明病房空着,你们让我爹住楼道?”

可能是被陈震的气势所慑,两个护士互相看了看,翻白眼道:“又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你想找茬,就去找罗主任去呀,切!”

陈震恨得牙根痒痒,怒道:“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姓罗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不过这时,陈安却是一把拉住了陈震,为难的说道:“陈震,这罗主任是我以前的同学,他这么干就是故意的,要不算了吧,咱惹不起他。”

陈震听完,先是震惊,随后更加气愤。

他可不是软柿子,不可能任由家人受欺负还逆来顺受!

不过,根本没等他去找罗主任,对方便已经来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白胖子,大大的眼镜占据了多半张脸,嘴角旁黑痣上粗粗的汗毛让人一阵恶寒。

“啧啧啧,哪来个瘪犊子,不长眼嘛,医院是你耍横的地儿?”

“你就是罗主任?”陈震问道。

胖子上下打量了下陈震,不屑的说道:“咋滴,是我,陈老头的处置单我下的,他是肺热,让他来楼道里凉快下,你有意见?”

陈震闻言怒道:“肺热患者最忌风寒,空着病房,你却让我爹住楼道,你的医德让狗吃了!”

似乎没想到陈震竟然懂行,罗胖子吃了一惊,然后看了看旁边的陈安才平静下来。

“哈,你就是陈安那个废物弟弟陈震吧,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就是看你哥陈安不爽,你能咋滴,这医院就是我说了算,想住病房?没问题啊!”

“你们兄弟俩跪下来给我磕头,我就让你爹住,哈哈!”

看着胖子嚣张的样子,陈震怒火攻心,不过他却没有冲动。他的性格就是这样,越生气,越冷静。

转身安慰大哥,又跟父亲聊了两句,说暂时先在楼道等一下。

这时,罗胖子以为陈震服软,嗤笑一声,得意转身走了。

“陈震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爹也快好了,楼道就楼道吧。”陈安说道。

“你放心,我有分寸,”陈震知道大哥的担忧,再次嘱咐几句,转身便找到了院长的办公室。

然后,“彭”的一声直接将办公室大门一脚踹开了。

“你就是鲁院长?”陈震盯着办公室墙上的画像,对比了眼前的中年医生,冷声道。

鲁院长被陈震这一下吓了一跳,生气的喊道:“你这个人有没有点礼貌?!赶紧出去,不然我打电话叫保安了!”

“哼,保安?”陈震目光冷冷的逼视着鲁院长,将手里的大哥大“彭”的一声放在桌子上。

这一下,吓了鲁院长一个激灵,看着桌子上的大哥大,这可是当时土豪的标配,他心里有点虚了:

“呵呵,敢问这位先生怎么称呼?”

陈震不说话,而是继续冷眼看着老头,随后掏出最近重新印制的名片,丢了一张在桌子上。

“哼,我刚从徐镇长那里过来,就算是他,也不会这么大架子,让保安赶我!”

听到徐镇长的名号,鲁院长又吓了一跳,连忙拿起桌上的名片念道:

“东川市电器总厂联系代表,陈震?”

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鲁院长态度顿时又尊敬了几分,笑着说道:

“原来是电器总厂的同志啊,快请坐,我给你倒杯水先。”

等一杯热水放在陈震面前,鲁院长才又试探着说道:“陈震同志啊,刚才你说去找镇长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啊?”

陈震又是冷哼一声,端起水来喝了一口道:“我就是咱们凉松人,这次镇上要建设温泉山庄,厂里领导有意投资,让我来接洽一下,本来跟徐镇长聊得不错,没想到……”

“没想到咱们镇现在竟然这么腐败,你们卫生院一个医生,竟然公报私仇,因为跟我哥有私怨,就打击报复,让我爹住在走廊里!”

鲁院长闻言,顿时大惊。

这种事吧,其实他多少听说过,但你欺负欺负一般村里的平头百姓就行了,怎么欺负到东川人头上了?

更何况,人家还是来谈投资的,这要是一怒之下投资黄了,再去镇长那里告一状,他这个卫生院院长还当个屁啊!

“谁!陈同志,到底是哪个害群之马,你说出来,我一定将他严格查办!”

陈震观察鲁院长的神色,知道他已经被自己完全唬住了,也不着急只是淡淡说道:“哼,不管了,我这回肯定要把我爹接到东川去,这个事情,我也肯定要向徐镇长反映的。”

鲁院长脸一下子就白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些年镇卫生院患者很少,年年都是亏损,本来镇里就在考虑缩减预算,撤掉卫生院,顶在顶在这个风口出了事儿,结果用屁股想也能明白。

“额,陈老弟啊,你先消消气,我给你换杯茶,咱们卫生院对你反映的问题很重视,这个人到底是谁,你说出来,我一定让他当面跟你和你的父亲道歉。”

“对了,还有你的大哥!”

陈震舔舔嘴唇,感觉也差不多了,便说:“一个姓罗的主人,就这种人,也配当主任,真的是……”

“是他!”鲁院长一板脸怒道:“我早就教育过他,这个人一贯的脱离群众,我这就把他叫过来。”

“不用了,我还很忙,”陈震摆手道:“我先下楼去照顾我父亲,我在下面等着那家伙的处理结果!”

说完,陈震直接拂袖而去。

鲁院长舒了口气,连忙拿起电话,拨了出去:“喂!罗飞,你个混蛋,快给我滚过来……”

……

陈震刚回到一楼,陈安就紧张的凑了上来:“陈震啊,你是不是去找姓罗的算账了,哎呀,都告诉你不要惹祸了啊,咱们老百姓哪里惹得起他们……”

然而,陈安话还没说完,却见鲁院长已经急匆匆的带着哭丧着脸的罗胖子走了过来。

罗胖子当先一步小跑道陈家父子三人跟前,一个躬鞠下来恳求道:

“陈同志,对不起,我有眼不识泰山。”

“陈安,这事儿是我错了,我该死,你看在多年同学的面子上,放我一次吧!”

“陈大伯,我对不起您了,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