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29章 舔狗的一面

我的书架

第29章 舔狗的一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坐在出阻车的后排上,陈震凝眉沉思着。

他之所以跟梅胜武索要台球厅,旱冰场和录像厅的半数股份,是有因为一个很接地气的商业计划。

金融风暴以后,内陆的文娱项目很快便会遭到蔚然成风的江台电影所席卷。

而东川的国营电影院早几年就已经倒闭拆除,陈震是想趁着这个空档期,打造东川唯一一家豪华电影院。

如果能借着梅胜武三家店面的旧客流量,电影院就很容易度过初始的过渡期,一旦迎来观影的井喷期,那赚起钱来,简直比捡钱还容易。

陈震正在神游天外,前排的柳春花却突然轻声喊到:“陈总,到家了!”

抬头一看,陈震却发现已经到了纺织厂宿舍。痛快的甩了一张百元大钞给柳春花,陈震下了车子道:“今天先下班吧,明天九点钟去家里找我,记得不要太早了。”

司机找了一把零钱给柳春花,女人本想还给陈震,却发现陈震跟本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于是喜滋滋将钱装进了口袋,对着陈震的背影喊了一声:

“是,知道了陈总!”

看着陈震拐进院子,柳春花不由得攥起拳头暗暗欢呼。

一天下来,她见识到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陈震的霸气谈判,陈震的“挥金如土”一幕一幕都仿佛刻在了她的心里。

甚至现在,她竟然成了陈震的手下,一切都都像梦一样,说发生就发生,美的让她不敢置信。

却说陈震回到家里,本以为林婉和贝贝肯定不在,没想到推开门一看,却发现林婉正抱着贝贝,用毛巾焦急的给小丫头擦拭着额头。

陈震心里一惊,连忙走上去问道:“怎么回事,贝贝还好吗!”

林婉抬头看了看陈震,呼了一口气回答道:“陈震你回来了啊,贝贝有点发烧,不过体温不太高,我正想着给她物理降温呢!”

“多少度?”陈震一边问着,一边用手去摸孩子的额头,入手便感觉皮肤干干的,似乎已经被烧的失去了水分。

“37.1°,”林婉指了指桌子上的温度计说道:“按理说不算高,再不行的话,就给她吃点退烧药。”

“吃什么退烧药!”陈震看着小丫头苍白的小脸,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直接去医院!”

被陈震这么一喊,林婉也慌了起来,连忙从柜子里翻出一条小被子,给女儿裹上,这时,陈震已经抱起了贝贝,转身跑了出去。

一路狂奔到街边,却怎么也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陈震心里暗恨,早就应该买一辆车,也不至于在这关键时候掉链子。

终于,一辆的士缓缓停在路边,刘丽军喝的醉眼朦胧的从车上钻了出来。

陈震见状,冲上去一把推开刘丽军上了车,对着司机急切的说道:“师傅,人民医院,这小子的车钱我来出!”

司机看到陈震怀里的孩子,立刻醒过味儿来,连忙发动车子,很快便汇入匆匆车流之中。

到了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确诊说道:“这位家长不用着急,孩子只是得了流感而已。”

陈震闻言舒了一口气,又折腾着带贝贝去处置室挂上输液瓶,直到这时,才终于放下心来。

“爸爸,你累不累?”小脸苍白的小丫头想伸手去给陈震擦汗,却被陈震笑着按住:

“乖,好好休息,爸爸不累。”

“可是爸爸,贝贝有点头晕,身子软软的,也没力气……”

“哈,贝贝,你得了感冒,当然没力气了,只要输完液就好了。”

“你看,瓶子里的药都流进身体里,就能打败细菌,然后你就会好了啊。”

陈震正安慰着小丫头,这时林婉也推门走了进来,因为过于着急,陈震没顾上带着林婉。

“医生怎么说的?”林婉焦急的问道。

陈震闻言有些脸红,刚才他确实有些着急了,对林婉态度也有点过激。

“没大事,就是流感。”

“我就说,”林婉也舒了口气,放下心道:“今早上我也有点咳嗽,应该是我把贝贝给传染了。”

听到林婉话里有些自责的意味,陈震连忙笑道:“流感小问题嘛,不要紧的,我去跟医生说一下,让她也给你开点药。”

林婉连说不用,陈震却坚持要她去看看,没一会功夫儿,女人也被打上了吊瓶。

“哈哈,你们母女这一次真是同心协力里,连打吊瓶都在一起!”

陈震调侃道,想给老婆孩子提提精神。

果然,贝贝闻言嘻嘻笑了起来,林婉则是白了陈震一眼,或许是因为生病虚弱所致,这一个大白眼儿却别有风情。

陈震看到两人开心起来,趁机说道:“林婉,有个事想跟你商量,柳春花担心被厂里裁员,想跟着我打打下手,我也确实需要个跑腿的人,你看……”

“陈震,你的事我不懂,你决定就好,”林婉的眼里闪过一丝异样,却被她很好的掩饰起来,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也正想跟你商量,趁这次裁员,我也想从厂里出来,做点小生意……”

“你不是厂里的技术骨干吗,怎么会裁你?”陈震有些不解的说道:“柳春花被裁那是因为干不下去了。”

林婉闻言,眼神有些躲闪道:“我……我就是想出来见见世面,闯一下,你能做生意,我觉得我也能。”

陈震闻言,“噗嗤”一声笑了。

“做生意哪有这么简单啊?再说,我赚的钱足够咱们家花了,你想要多少,我都给你不就行了!”

本以为这么说林婉会开心,却不想她竟然一下生气了:“陈震,你这是看不起人!”

“我有手有脚,干嘛要花你的钱?”

陈震被林婉说的一愣,一时间竟哑口无言,他没想到林婉竟然这么自立,跟前生那些田园女权比起来,真是云泥之别。

看她白皙的脸上因为生气竟升起两朵红晕,怕她带病生气,影响病情。

陈震连连有些讨好的安慰道:“好,好好,你做生意,我支持,我可不是看不起你啊,我是怕你太累了!”

如果此时,被外面认识陈震的人看到他的样子,一定会大跌眼镜。

谁能想到,外人眼里沉着冷静,说一不二的陈震,竟会对老婆展现出舔狗的一面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