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32章 随时可行

我的书架

第32章 随时可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突如其来的巴掌直接打的郝帅原地懵逼,下意识捂着脸问道:

“老……老板,你干嘛打我?”

“打你,打你还是轻的!到死也吃不上四个菜的废物,滚一边去!”女老板狠狠的瞪了郝帅一眼骂道。

看到郝帅被骂的惨像,就连一向厚道的牛大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不用管他,咱们去买车!”陈震根本不在意郝帅的存在,对他来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

女老板看到陈震的气度,更加确定他不是一般人,热情的说道:“几位先生,里边请,今天对不起了,看上的车子,全部给几位算九五折!”

陈震点点头,进到大厅里一番转了一圈,最终选定了一辆桑塔纳2000。

在这个年代,桑塔纳2000可是小老板趋之若鹜的车型,比一般的老三样儿高出一个档次,仅次于奥迪和皇冠。

胡三跟牛大民都不懂车,但看到崭新的小轿车,都是稀罕的紧,里里外外的又看又摸,都夸这车有派头。

交了车款,陈震看到两人还在车里研究,不由笑道:

“胡三,过两天你也可以整一辆。”

胡三咽了口唾沫,最终还是没舍得:“嘿嘿,我哪能跟震哥一个排场,我还是老师骑我的雅马哈吧。”

陈震笑了笑,将钥匙丢给牛大民,“大民,胡三和云浩都有自己的生意了,你以后就给我开车吧,咱们几个也就你有驾驶本!”

牛大民接过钥匙,激动地浑身一颤,不敢置信的问道:“真的吗?震哥,你不嫌弃我笨?”

“自家兄弟,什么笨不笨的,再说我就喜欢你这靠谱的性子。”

得到了陈震的夸奖,牛大民浑身有劲儿,连忙说道:“震哥,胡三上车,咱们出发!”

胡三坐在副驾,陈震而是习惯性的坐在了后排,新车启动,发出动听的机械声音。

在门口时,牛大民特意减慢了速度,对着郝帅笑了笑说道:“郝帅,加油,你行的!”

说完,便是一脚油门,直接绝尘而去!

吃了一嘴尾气的郝帅,愣在那里,一阵蒙逼,怎么也想不通,几个“混混”怎么能买得起他想都不敢想的桑塔纳2000?

与此同时,梅胜男让工人将车停在纺织厂宿舍的门前,自己跳下车,本想跟陈震打个电话,却正巧遇到准备骑自行车出去的刘丽娟。

“喂,你是纺织厂的人吗?”梅胜男叫住了刘丽娟问道,以她的身份,对待普通人自然不太客气。

梅胜男不任何刘丽娟,但刘丽娟可认识大名鼎鼎的梅三姐,上次刘丽军要收拾陈震,就是被梅三姐给拦下来的。

看到梅胜男招呼自己,刘丽娟吓得够呛,连忙下了车子,怯怯的答道:“是,我是这厂子的,三姐,我弟弟叫刘丽军,跟胜武哥认识。”

刘丽娟生怕梅胜男为难她,连忙搬出了七拐八拐的关系套近乎,这也是上次刘丽军给梅胜武跑腿之后跟姐姐一通猛吹,才有的“交情”。

梅胜男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尤其反感,皱着眉冷声道:“别跟我说些没用的,我问你,陈震你知道吗?”

陈震?

刘丽娟闻言先是一愣,随后眼中立刻露出厌恶的神色:“三姐,我早就想跟你讲,您这么大的人物,可别跟陈震那种废物做朋友啊,他那种烂货,就不配入、您的法眼!”

梅胜男有些奇怪的问道:“什么意思,为什么这么说陈震?”

似乎感觉到陈震跟梅三姐并不熟悉,刘丽娟一下子来了劲儿:“三姐,您不了解他?我告诉您啊,这小子就是个废物,从农村混到东川了吧,他倒是正经干啊!”

“整天喝得烂醉不说,还打老婆,跟几个小痞子混在一起,整天游手好闲……”

没等刘丽娟一席话说完,梅胜男便已经一脑子问号了。

废物?农村?游手好闲?

这一切都完全跟她心里的陈震对不上号。

“你再说一遍,陈震是农村的?还喝酒,打老婆?”

“千真万确啊!”刘丽娟兴奋地说道。

她已经意识到这里边有事了,陈震肯定是忽悠了梅三姐,最近发财,肯定也是骗了梅三姐的钱!

“陈震那混蛋的老家是凉松的一个小村,穷的叮当响,他还不管他爹,要不是他那个傻哥哥,那老头早饿死了……”

梅胜男听着刘丽娟的叙述,胸中的怒火一点一点的燃烧起来!

“滚滚滚,别在这烦我,快滚!”烦躁的将刘丽娟打发走,梅胜男越想越气:

陈震这个混蛋,竟然敢骗她!

正处于爆发的边缘,突然一阵“滴滴”的汽车鸣笛声传了过来。

梅胜男抬眼一看看,却见一辆崭新的黑色桑塔纳2000已经停在身边,陈震正从车里下来,皱着眉头看向自己。

“怎么回事?这货不送到乡下,拉到这儿干吗?”

陈震一眼看到了梅胜男,冷着脸问道。

梅三姐被陈震这么一看,竟然没来由的心头一跳,再看陈震那辆新车,更是疑窦丛生。

不可能啊,如果真像刘丽娟所说,陈震怎么可能这么有钱?

更重要的,他身上那种气势,怎么可能是装出来的!

“我是来……”

本来一肚子火气的梅三姐竟然一下子愣了。这时,陈震非常自然的对那个货车司机命令道:

“把货送到老地方,那边正等着呢,快点儿!”

司机见过陈震几次,听完连忙点头,也是毫不犹豫的启动了车子,甚至都没问梅胜男,直接把车开走了。

梅胜男又疑惑又气愤,忍了半天才问道:“陈震,听说你父亲生病了,现在正在凉松镇养病?”

听到这个问题,陈震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并没有任何慌张,而是挑了挑眉头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梅胜男闻言一震,心中的怒气上涌,咬着牙说道:“你父亲就是个农民,那你哪来的关系,从哪搞来的文件?”

陈震瞥了一眼对方白皙的俏脸,不屑的说到:“我有必要给你解释?只送你一句话,你想结束合作,随时可以,还有你哥那事儿,他也可以自己摆平,我还真是懒得管他死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