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37章 我答应不就行了嘛!

我的书架

第37章 我答应不就行了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本是存心逗林婉一下。

没想到林婉却一下红了眼圈:“陈震,都是我不好,你要打就打吧,我绝对不哭,也不会怨你!”

额……

陈震一真无语,这都没说呢,怎么打,是下重手,还是意思一下?

“哎呀,你倒是和我说说,到底出了啥事了!”

陈震都有点急了,他还真怕出了大事儿,林婉吞吞吐吐耽误了时间。

林婉咬着嘴唇,眼镜还是不敢看陈震,缓缓说道:

“今天厂里真裁员了,那些下岗的姐妹都说你是大老板了,求我让你给他们安排工作,我看她们太可怜,一时不忍心,就答应了……”

“什么!!!”陈震听到纺织厂裁员的消息,一下子站了起来,随即激动地在原地走来走去。

真的是好事连连啊!

电影院马上就要开张,场地是死的,加班加点可以装修好,但上哪里找那么多靠谱的踏实的员工去!

用梅胜武手下那些小弟?这显然是不行。

电影院是娱乐行业,更是服务行业,一个个服务员都纹龙画虎,横鼻子竖眼的,鬼才来你这里看电影!

陈震一路上发愁的就是这个片源和人工的问题,其中,人工问题尤为棘手。

没想到的是,这瞌睡就赶上卖枕头的,一回家,棘手的问题竟然解决了!

一旁的林婉看到陈震这个样子,差就吓哭了,虽然陈震已经好久没跟她动过手了。但她根据已经判断,这一次,她会迎来一次狂风暴雨般的毒打。

不过,这一次她一点也不怨陈震,只是有点担心,明天怎么跟那些下岗姐妹交代!

“陈震,你打吧,都怪我嘴没把门儿的!”林婉强忍着眼泪,弯腰趴在桌子上,露出撩人的曲线。

这是陈震以前惯用的打人姿势,在以前,林婉通常会感觉羞辱和怨恨。

而今天,她只有满心的悔恨!

陈震一心为了这个家在做生意,她却脑子一热,给陈震添了麻烦……

陈震走来走去,越想越开心,等再一回头,却发现林婉竟摆出一个令他血脉喷张的诱人姿势。

“林……林婉,”陈震使劲儿咽了一口唾沫,才说道:“还是等等,我答应过你,要婚礼之后才碰你的。”

林婉闻言一愣:“你……你不打我吗?”

“当然不打!”陈震意识到了林婉的想法了,连忙笑道:“哈哈,林婉,你放心,我能给你那些姐妹安排工作的,而且,我这边正好缺人,说起来,你还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呢!”

“真的!?”

林婉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陈震,见陈震又点了点头,忍了半天的她,竟一下子哭了出来。

“呜呜,太好了,陈震,你真的太好了,那些姐妹们真的太可怜了,一个个拖家带口的,没了工作,根本活不下去啊!”

陈震将林婉搂在怀里,不停地拍打着女人的粉背安慰道:“别哭了,快别哭了,我答应你,不但给他们安排工作,工资还要比现在的高,行吗?”

过了好久,林婉才止住哭声,其实她这次哭,也不是多委屈,只是悔恨和担忧的情绪一下爆发出来导致的。

突然,林婉抬起头来,看着一脸温柔的陈震,闭上眼对着陈震的唇,迅速的啄了一下。

那一瞬间,陈震只觉得一阵馨香扑鼻,而后唇上一甜,等他回过神来,却见林婉已经跑到门外去了。

“我去接贝贝放学!”

清脆的声音传到陈震的耳朵里,陈震不由得挑起了嘴角。

好香的老婆!如果抱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陈震再次踏进了梅胜男的办公室。

这两天频繁来访,陈震都感觉这里很熟悉了,不过让他意外的是,桌子上竟然起好了一杯热茶。

梅胜男笑着看向他,说道:“尝尝,我新买的白龙珠,属于花茶,适合秋天喝。”

“给我准备的?”陈震有些受宠若惊。

他来之前确实打电话前通了气儿,只是怕梅胜男不在,却没想到,还能受到这么高规格的待遇。

“爱喝不喝!”梅胜男又恢复之前那个冷静态度,低下头看着一本《二刻拍案惊奇》。

陈震也看过这本书,写的是一些明清逸闻故事,读起来也算有趣。又端起茶品了两口,陈震才发现梅胜男这妮子,根本不懂茶叶。

也不好意思提这茶叶的缺点,捏着鼻子喝完,陈震开口说正事儿:

“梅厂长……”

“叫我胜男!”梅三姐头也没抬,有些傲娇的说道。

“额,那个胜男,”陈震这么叫觉得有些不顺口,“你哥那个电影院的事,其实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员工方面的问题,短时间想找到大批合适的工人,其实很难。”

陈震这么一说,梅胜男也抬起了头:“是啊,人手确实是个大问题,之前我一直考虑放映机和片源的事情,到把这一条儿和忽略了。”

“片源我再想办法,不过人手的问题已经解决了!”陈震见梅胜男认同自己的观点,连忙说道:“东川纺织厂刚刚裁员了一批女工,国营厂的工人其实素质都很不错,虽然积极性一般,但做事有板有眼,稳中无错儿。”

“我觉得,我们可以给她们一锅收了!”

“嗯,你说的有道理,”梅胜男点点头,表示同意。

“但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距离电影院开张还有几天,我们必须先给她们安置下来,不然时间一长,人心一散,就不好管理了。”陈震一边说一边看着梅胜男的表情道:“我觉得,是不是可以先安排到你的厂里……”

“不行!”没等陈震说完,梅胜男就一口拒绝了:“我们厂是计件工资,东川的工人是固定工资,她们来我这,说不定会出啥事,麻烦!”

陈震闻言苦笑:“就几天的事儿,只要电影院装好,我们直接给他们全调过去!”

“这样啊!”梅胜男犹豫不决的说:“那你有她们的资料吗?给我先看看在决定!”

陈震闻言,连忙从公文包里掏女工们的资料。

或许是因为东西太多,翻找之下,竟然一把将那枚玉镯子带了出来。

本来一脸不悦的梅三姐看到那枚镯子,突然脸色一红,伸手拿起镯子声音发颤的说道:

“买这么贵重礼物干嘛,我……我答应不就行了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