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46章 巧合

我的书架

第46章 巧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由于现在是晚上,小军的事只能明天再找机会处理,到时候他务必务要替大哥出了这口恶气!

陈震将陈安带回花海时,已经夜深,这边房间充足,陈震让前台给大哥再安排了一个房间,先住下。

到了房间门口,陈安踌躇着半晌没进去,回转身又说:“陈震,小军这事儿……哎,还是算了吧,是大哥没用,大哥也问过警察同志,现在已经一个月了,就算再怎么通关系,小军这个学也上不成了。”

陈安一身衣服又脏又破,说话时,声音都有些发颤。

看着面前这个憨厚老实的农村男人,陈震的心,也不禁有些发酸,前世从没有感受到过亲情,这一世,有大哥,父亲,有妻女,陈震已经发过誓,不能让他们受一点欺辱!

似大哥这样的农村汉子,对外物享受要求不高,那是因为他将一切希冀都放在自己孩子的身上。

希望小军能有个优异的成绩,考上最好的学校,出人头地。

可如今,这名额竟被人抢了去!

陈震伸手拍了拍陈安肩膀,轻声说:“大哥,放心,这事儿,我能办妥。”

陈安却还是有些不放心:“可别闹出什么乱子,现在眼看你日子好了,别……”

不等大哥说完,陈震便咧嘴一笑,打开房间门,将大哥推进了房间去:“我心里有数,大哥你洗个澡了安心睡,明天早点起,跟我一起回城里。”

……

安顿好大哥,回到自己房间,灯已经被调暗,妻子林婉就坐在床头,似乎在等着陈震。

可走近了去,却发现她脑袋枕在沙发沿上,已经睡去了。

为了今晚,陈震做了很多准备,这个套房也是专门挑选的,有一个房间给贝贝居住,另一个房间,则给自己和妻子共度这中秋佳节的。

可谁又曾料想,今晚,出了大哥这档子事。

林婉已经睡着,明天还要想办法解决小军的事,陈震心里也没了其他想法,将靠在床头的林婉轻轻抱下,盖上被子,就此睡去。

次日,东川教育办。

陈震带着大哥从车上走下。

陈安一个农村汉子,看到这种机关单位就犯怵,扯了扯陈震衣袖说:“陈震,还是算了吧,人可是四中的副校长,咱哪里斗得过人家。”

陈震冷笑一声:“管他什么副校长,我老陈家的人,不是他能欺负的!。”

正说着,大楼里,便匆匆跑出来一个年轻人,衣着朴素,脸色严肃。

刘京!

他一眼看到陈震,连忙走过来,轻声问:“陈哥,你刚刚在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

这刘京虽然态度依旧谦恭,但这次,陈震却没有给他好脸色,板着脸冷冷说:“难不成我还有闲工夫跟你开玩笑?”

被陈震这么一顶,刘京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越发地谦卑恭敬,低着头连忙道歉:“实在对不住,陈哥,你看这样成不,这事儿,交给我去办。”

陈震也不说话,就盯着刘京的眼睛看,看的刘京心里直发毛。

他只得将陈震拉到一边,递给陈震一支烟,左右看看没人,才压低声音说:“陈哥,我就跟你交代了吧,这事儿若是闹大,四中的班子,肯定从上到下,全部清光,陈哥你应该也知道,四……四中的校长,是我二叔,他最后一年,就退休了。”

说到最后,刘京的语气几乎都带着几分哀求了。

在他眼中,陈震这等能和胡旌旗称兄道弟的生意人,背后能量自然不简单,若陈震有心闹大,这事儿任谁也压不下去了。

原本是陈震来找他帮忙,他心里,却反倒觉得,这是陈震在帮他。

陈震心下倒也诧异,没想到这么凑巧,但他脸上并不表现出来,只淡淡点头:“可以,刘主任,我跟着你,这事儿今天就得办妥,而且关于那个副校长,你也得给我个交代!”

刘京瞥了眼一旁的陈安,连连点头,他心里也是有些无奈,谁家没几个穷亲戚,那副校长也算是不长眼,碰硬钉子上了。

没多闲扯,刘京开着自己的车,径直赶往四中。

路上,他也一直在打电话,务必要将事情方方面面安排妥当,同时也在不断地跟陈震道歉,说都是他们大意,不然也不会出这档子事。

陈震看了,嘴上不说,心里也不禁暗暗点头,这小子,人虽然年轻,却是个办事靠谱的主。

到的四中门外,那几个保安,见到来人开的是小车,立马笑吟吟地过来迎接。

陈震还没说话,刘京已经冷着脸摇下车玻璃,将自己的证件给几人一看,随即扭头问副驾驶的陈安:“陈安哥,昨天是他们几个打的你吗?”

陈安腼腆,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那几个保安却吓了一跳,连忙摆手:“不,不是我们,昨天我们轮休,上班的是老王他们几个。”

刘京这才点头:“成,你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立马来副校长办公室,有事找他们。”

说完摇上车窗,驱车进了学校。

副校长办公室。

刘京连门都不敲,直接一脚就给踹开了,冷着脸走了进去。

那副校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叫江贵,正翘着腿,靠在座椅上看报纸。

房门被踹开,他也被吓了一跳,翻身碰倒了茶杯,茶水滚得满桌都是。

他一边收拾茶水,一边恼火地抬头瞪面前来人:“你们是干什么的,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刘京正要说话,陈震伸出手,将他拦开,然后拍了拍陈安的肩膀,问道:“你认识我哥陈安吧,昨天,你们俩起了矛盾?”

江贵斜着眼扫了扫陈安,又瞥了下陈震和刘京二人,见来的三人都年纪轻轻,而且穿着打扮都比较普通,自然也就没怎么放在眼里。

冷笑一声说:“怎么,昨天打没挨够?今天找几个城里的亲戚,就以为能平事儿了?我跟你说明了吧,你,就一农村土老帽,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让你儿子自己去镇上中学读书,别再来闹了。”

他说完,直接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号码过去:“老陈,把保安队的人立马调来,有人闹事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