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47章 得罪不起

我的书架

第47章 得罪不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句话,依旧是小军的名额无望,想都别想!

这江贵靠在座椅上,高高在上的模样,看的一旁刘京都是直咬牙。

但陈震心下却撇嘴一笑,故意放低了姿态又说:“江校长,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咱家小军成绩好,是自己考上你们学校的,总不能因为别人给了钱,就不让他上学了吧。”

“你看这样行不,别人给了多少钱,我们也给。”

陈震说着,就一副要掏钱的模样。

那江贵昂着脑袋,越发的自大:“现在知道求我了?昨天不是来势汹汹,还要去告我吗?早点来,说是要给钱买名额,说不定我还给你们通融通融,不过,现在晚了,给钱也没用,我们学校的名额已经定好了,谁说都不好使。但你若是执意要给钱,我还可以帮你们通通路,弄个镇重点的名额。”

刘京终于忍无可忍,咬着牙起身:“好你个江贵,重点初中副校长,担负着这么重要的职位,却中饱私囊,不但抢人名额,还公开收受贿赂!我就问你一句,该陈小军的名额,你还是不还?!”

江贵撇嘴嗤笑一声:“少给老子扣这些大帽子,我说了,名额已经定了,谁说话都不好使!”

话声刚落,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头发花白,五六十岁的年迈老者走了进来。

鹰钩鼻,络腮胡,身材高大,若非那白苍苍的头发,光看身材和容貌,还真不好分辨年龄。

他眼神阴冷,盯着办公桌后的江贵,冷冷冰冰问了句:“我说话,好使吗?”

江贵习惯性冷嘲:“滚蛋吧,你说话也……”

说到一半,他突然察觉到几分不对劲,连忙翻身坐起来,一看门外那高大年迈的老者,顿时吓得整个人都一哆嗦!

“校……校长!”

门外的人,正是刘京的二叔,四中真正的校长,刘淳!

他径直走过去,冷哼一声:“你还知道这四中的校长是我?!”

江贵吓得满头大汗,哪还敢坐着,立马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颤颤巍巍说:“校长,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不等他说完,刘淳已经是淡淡一句:“不想坐牢的话,自己拟个辞呈,明天交上去,另外……”

刘淳转过头,看向陈震和陈安两兄弟,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另外,两个小军的名额问题,我已经处理好了,陈小军明天就可以来学校上学,掉下的这一个月课程,我会找专人替陈小军补上。”

“名额方面,确是副校长和学校招生办在处理,招生办的主任大意马虎,搞出这种纰漏,我已经将他开除了,在这里,我代表四中全体师生,向两位道歉。”

说罢,已经五六十岁的刘淳,居然还真的弯下腰,给陈震和陈安鞠了个躬。

陈震倒是不以为然,心里只觉得这刘淳不简单,普普通通两句话,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若自己大哥一家是不讲理的,非要闹,到最后,也顶多给他扣一个管理不善的帽子。

反倒是陈安,感动的两眼通红,他一个农村汉子,平日里最敬重的就是这些知识分子,连忙将刘淳扶起来,说都是误会,解决了就好。

至于老王那批保安。

在匆匆赶到副校长办公室来了之后,也都被革职处理,非但如此,还都给大哥陈安道了歉。

小军这桩子事,算是彻底处理好了。

明天就来学校读书,大哥也要快点回去给侄子安排打点,所以匆匆就走了,也没要陈震多送。

临走时,还握着陈震的手千恩万谢,说小军以后有本事了,不孝敬自己都可以,也得孝敬陈震这个小叔。

……

中午,刘京在四中附近一个大酒店组了个局,还叫来了胡旌旗,一桌吃饭。

嘴上是说,答谢昨天陈震帮他们搞到了电影票,但,实际上,陈震心里却明白,刘京这是感谢自己救了他二叔,没把事情闹大。

桌上,刘淳这个长辈,却一点架子没有,专程给陈震敬了一杯酒,笑呵呵说:“小陈,听说,胡旌旗他们那边的中秋福利,都是你这边在负责供货?送的都是上等的袜子和农村的土鸡蛋?”

“几所初高中的领导都是我的学生,他们最近都在为这事儿烦心,学校食堂的鸡蛋供应,还有节假日,教职工的福利,你这边,能搞定吗?”

一听这话,陈震心下一喜,这可是一笔大业务,全市多少所初中,高中,光是他们食堂的鸡蛋供应,便是一个了不得的数字。

更何况,还有教职工的节假日福利,这些资源,足够让胡三和梅胜男的生意彻底起飞!

而且,刘淳嘴上说是要求陈震帮忙,实际上,还是在感谢陈震没将这次名额的事闹大,这一笔订单,就是一笔交易,或者说,一笔补偿!

若是换做常人,此时定然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但陈震脸上,却并不动声色。

因为他知道,若真的只是补偿的话,或许,所谓的供应,也只是一两次的机会罢了。

而他想要的,并不是短期的合作,而是,长期的供应,甚至是,完全的垄断!

所以,他沉吟片刻,又微微皱着眉说:“刘校长,您说的这个,可不是一笔小数目,我还得回去好好商量商量才行,毕竟,事关学生和教师,要给,就得给最好的!刘校长,我们留个电话,等我这边确定了,再找您详谈,好吗?”

如今世风日下,对老师的尊崇,早已不比当初。

刘淳这个老一辈的教师,听得陈震这一番话,心里也是受用之极,连连点头。

一旁胡旌旗笑呵呵举起杯:“刘叔,我这陈兄弟可不是个普通的商人,他可是个高人啊!你听说过最近的金色奥斯卡了吧,咱们全市,录像厅那么多,就属陈兄弟搞得这家,最上档次!”

似乎是对胡旌旗不怎么感冒,刘淳淡淡敷衍着点了点头,便举起杯,将酒喝掉,也不再多说了。

见状,陈震暗地里也是转了转眼珠子。

看样子,这位刘淳刘校长,不喜欢讲排场的人,毕竟是校长,都是老师文人,所喜欢的,应该是古玩文物,或其他雅一点的东西。

而且,听其话锋,似乎市里好多学校的领导,都是他的学生,这刘淳,可是一尊大佛!

看来,下次再见他时,得投其所好,大佛的香难烧,但若是烧好了,那可就前途无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