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48章 宏图产能瓶颈

我的书架

第48章 宏图产能瓶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饭后,陈震特意感谢刘淳,并提出将老爷子送回学校的要求。

秋风肃杀,四中街边的梧桐叶落了很多。

刘淳坐在桑塔纳上,看着窗外的落叶,不经意的感叹道:“哎,秋深了,我这把老骨头是捱不了多久了!”

陈震在一旁听了,知道刘淳其实是感叹这次江贵瞒着他以权谋私的事情。

刚才的席间,陈震也已经了解到了,江贵其实是刘淳一把带出来的学生,平日里信任有加,寄予厚望,却没想到对方却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欺上瞒下,坏事做绝。

陈震只能劝慰道:“刘校长无需感慨,秋风虽是无情,但却也只能吹落那些意志不坚的枯枝败叶,像校长这种苍葱翠柏,是绝对经得起考验的。”

听了这真的话,刘淳斜眼看了他一眼,好奇的问道:“小伙子,我一直感觉你的谈吐不俗,不知道是哪所名牌大学毕业的?”

陈震连忙摆摆手说道:“刘校长高看我了,我也就是个普通高中毕业,不过……”

“所谓英雄不问出处,有志不在年高,我虽然没机会接受高等教育,但平日里却比较喜欢读书,这年头,没文化连生意都不好做啊!”

开始听陈震没上过大学,刘淳还有些失望,可听到后来,却是愈发的对陈震感兴趣了。

“哦?陈总做这么大生意,竟然还有时间读书,真是难得啊,不知陈总都喜欢读什么书?”

陈震闻言,心笑刘淳果然是个老学究,一听到读书兴趣就来了,连忙回答道:

“三国和红楼都读过几次,红楼说的是命,而三国讲的是运,每一次读完,都是唏嘘不已啊。”

刘淳点头道:“不错,年纪轻轻就能读到这个境界,陈总,不如我们互相留个电话,有空坐在一起探讨一下?”

陈震大喜,他要的就是老爷子这句话,只不过不能由他吐出来罢了。

两人互相留了联系方式,陈震这才依依不舍的送走了刘淳,他心里有预感。刘淳这道关系,对他的商业版图构架,绝对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将林婉母子从花海接了回来,陈震又开始了脚不沾地的工作,第一件事就是胡三。

因为四中这批订单,胡三可高兴坏了,毕竟学校这种单位,唯一的特点就是嘴多,这么多学生天天要吃,鸡蛋的消耗量要远大于其他的事业单位。

生意的拓展当然也会导致问题,就比如梅胜男这边,袜子的生产量已经有点跟不上了。

甚至出现胡三等了大半天都提不出货来情况,这一下,可就把胡三急坏了。

“震哥,你得给想想办法啊,梅三姐那边的产能吃紧,连带着我这边的买卖也受影响啊!”胡三苦着一张脸说道。

“哦?有这回事儿?”

以前宏图服装厂在陈震看来规模还算可以,却没想着随着自己的生意一天天做大,宏图产能竟然成了制约发展的一环。

不过再想想也是,如今半个东川的单位都在拿宏图的袜子去发福利,用货量确实有点大。

“别急,我去找梅三姐谈一谈,有了结果会通知你的。”陈震算是安慰了一下胡三,不过胡三听了,表情却像是憋了屎一般,有些奇怪。

“怎么了,干嘛这种表情?”陈震道。

胡三拧着眉头,委屈的说道:“震哥,你跟我交个底可以吗?现在你生意做这么大,是不是打算找个能力更强的人合作,我们这些兄弟,是不是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陈震一愣,随即被胡三受气小媳妇一般的话逗乐了:“三儿,你整天个琢磨啥呢!”

“我话给你说到这里,我陈震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而且我拿你跟云浩都是当做左膀右臂的,亏待谁也不会亏待了你们!”

胡三听了,笑的开了花一样,“哈哈,我就说嘛!张云浩这小子净几把瞎猜!”

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大信封,“震哥,这几天你给我跑了这么多业务,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这里是五万块钱,你别嫌少……”

“收回去!”陈震看都没看信封一眼直接拒绝了:“三儿,你要明白一件事,就是我们兄弟之间,不要存在客气和猜忌,该我拿的钱,我一分不会少要,该是你自己的那份,我也一分都不会多取。”

“这是我说的话,不管将来我们发了还是亏了,都不会变。”

胡三被陈震的话感动到了,连连点头,手里拿着的钱一时间却不知道是该怎么办。

陈震干脆一把抢过信封,亲自帮胡三塞进了他的包里。

“行了,该忙就去忙吧,我保证梅三姐那边并没有故意压你的货,而是真的产能不够。”

最后又解释了一遍,陈震不由分说的送走了胡三。

接着,陈震打了梅胜男的电话,跟她了解情况。

电话里,梅胜男脆生生的声音也很干脆,直接回答:

“陈震,目前产能真的已经开满了,想要再提高,设备问题简单,难点在于工人。”

“工人?”陈震疑惑的说道:“你是说招不上工?”

梅胜男担忧的说道:“不只是招不上工,因为长期超负荷的工作,现有的工人也开始出现状况,我统计了一下,这个月请病假的工人相比上个月,多了整整一倍!”

“这样啊……”陈震听到梅胜男的话,既是赞叹她的管理经验,竟然能将请假率分析的这么透彻。

而同时,也开始深深的为梅胜男忧虑起来。

工人超负荷工作是可以短时间增加效益,但长久来看,工伤方面的难题反而会加重负担,得不偿失。

没听到陈震的回话,梅胜男也是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想找一些成手工人太难了,新招进来的员工,培训的时间成本太高,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梅胜男从经营的角度来看,已经算是一把好手了,能让她都头疼的问题,肯定是非常棘手的。

这时,陈震的一句话,却让梅胜男又惊又喜,随即一下子豁然开朗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