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53章 信不信我嫩死你

我的书架

第53章 信不信我嫩死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很快,梅胜男和陈震也接到了检查办的通知,要求他们去指正倪春红。

说白了,就是跟她对质。

再见到倪春红,这个女人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嚣张跋扈,而是头发散乱,夹杂着丝丝白发,嘴唇干裂发白。

看到陈震和梅胜男,眼神躲闪,根本不敢对视。

“倪春红,看看这两个人,你是不是在会上跟他们说过,谁的罪你就报复谁的言论?”

倪春红闻言,连忙摇头否认,同时用哀求的目光看向陈震,大声喊道:

“我还有女儿,我不能坐牢,求你们放过我……”

不过陈震却是毫不犹豫的跟工作人员确认了倪春红发表的一系列嚣张言论,陈真每说一句,倪春红就仿佛气球被放了一股子气。

最终,她彻底瘫软在座位上,像死狗一般的被人拖走。

“哎!”

出了门,梅胜男有些唏嘘的说道:“这女人也够可怜了,不知道她女儿会怎么想她?”

陈震却是冷声说:“恶有恶报,她只不过是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何况我们能证明的都不是她最主要的罪行,挪用东川厂的资金,才是她最大的恶。”

梅胜男看到陈震坚毅的表情,不做痕迹的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赞同这个男人的冷血无情。

随即,两人各自乘车离开。

陈震急着去找张云浩商议,多媒体教学的事情。

而梅胜男则要回去督促生产,将之前欠下的产量都补上来。

却说陈震来到云浩电器行,这里已然旧貌换新颜,早没了之前那个修车铺的惨淡样子。

几个三十来岁的女人穿着制服,忙着给顾客介绍产品,云浩娘则坐在办公坐后面,一板一眼的拨弄着计算器。

“婶子,云好呢?”陈震走进店里,礼貌的对云浩娘说道。

云浩娘抬头一看是陈震,脸上立马绽放出花一样的笑容:“哎呀,是陈震啊,快做快做,婶子给你倒杯咖啡去!”

听到连云浩娘这五十多的人都喝上了咖啡,陈震不禁有些失笑:

“别忙了,婶子,我不喝咖啡,是来找云浩的。”

被陈震拦住,云浩娘的表情又变成了一脸担心,叹气道:“哎,陈震,婶子正想跟你说呢,云浩这几天跟着了魔一样,一天天的蹲在房间里摆弄那个什么……对了,电脑!”

“生意都不管不顾的,问他他就说在工作,你说玩那玩意儿能来钱吗?这么好的买卖他也不管……”

陈震听着云浩娘的“控诉”,脸上不由得泛起了喜色。

研究组装电脑的事儿,是他给张云浩安排的。

因为要降低多媒体教学设备的成本,最大难点的就在于破除品牌电脑技术封锁。

在97年,市场上还是品牌机的天下,动辄一万多一台,如果换成组装机,成本能直接砸下去三分之二!

答应了云浩娘开导张云浩,陈震直接推门走进了张云浩的房间。

一进门,陈震就愣了,之间满地的主板跟CPU盒子,横七竖八的内存条也占了不少地方。

张云浩头发好像鸡窝,也没听到陈震走进来,依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一边看,一边摆弄手里的主板。

看到这一幕的陈震,一时间心里竟然升起一些不忍之情。

要张云浩这种“小学本科”毕业的人来研究攒机,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了?

就在他思考着是不是去外地请几个专业师傅的时候,却听到张云浩突然怪叫了起来。

“我擦,成了!终于成了!”

却见张云浩将内存插进PCI插槽,按下电源键的同时,一台散装的电脑的CPU风扇应声转了起来。

“呜——”

这声音,在张云浩听起来,无异于仙乐!

随即,他又身手敏捷的接上了显示器。

果然,熟悉的Windows95界面亮了起来!

“耶!真行了!”

张云浩直接跳了起来,却差点踩到了陈震的脚,陈震连忙退了两步,笑着说道:

“恭喜啊,云浩,你后你可是咱们兄弟几个中的技术大牛了!”

“震哥?!”直到这时,张云浩才意识到陈震就在身边,欣喜不已的指着他搞出来的电脑说道:“震哥你快来看,这电脑搞出来了!”

陈震连连点头,他也有点被张云浩的精神感动了。

本以为他能修摩托,动手能力应该不弱,就试着让他自己钻研下,没想到这一试就给试成了!

谁知道,张云浩随即又有些心疼的说道:“可惜废了这么多主板,这可都是钱啊!”

“哈哈!”陈震被逗乐了,“能搞成就不算浪费。”

确实,在这个年代,组装电脑的技术那可是相当牛逼的。

用这么几块主板看着资料就能搞成,陈震真的对张云浩有些刮目相看。

“云浩,接下来咱们要搞的就是专用的多媒体电脑讲桌了,我建议你去有实物的大学里看一看,画成图纸,咱们自己定做。”

“至于进口投影仪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张云浩刚克服了技术难题,信心倍增,握着拳头答应下来。

云浩娘看到儿子又“正常”了,满心欢喜,要留陈震一起吃晚饭,却被陈震婉言拒绝。

也不是他不给面子,实在是如今的他忙得有些脚不沾地。

辞别的云浩娘,陈震直接驱车回家,自打八月十五以后,他还没好好地跟林婉和贝贝吃过一次饭。

然而,就在车子快要拐进纺织厂宿舍时,牛大民却突然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吱——”

陈震被晃了一个趔趄,皱眉问道:“怎么回事儿?”

牛大民惊魂甫定:“震哥,前面有辆车,故意别我们!”

陈震脸色黑了下来,不是对牛大民生气。

而是前车别他的罪魁祸首,已经下车,来到了陈震的车窗外。

橱窗玻璃缓缓落下,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在陈震面前。

对方看起来二十出头,嘴里竟叼着一根这年代少见的雪茄,歪着脑袋露出一副“我很牛逼”的表情。

陈震皱眉,搜索所有记忆,发现还是不认识对方。

刚想问话,却听对方先开口了,一副嚣张的口吻:

“擦,你就是陈震吧,听说你很吊啊,信不信劳资分分钟嫩死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