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61章 互相帮助

我的书架

第61章 互相帮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我跟林婉之间很信任,不需要你去解释!”陈震连忙打消了梅胜男的要去解释的想法。

女人听了这话,眼神却不知为何有些暗淡了下来。

“那你是不肯答应我了吗?”似乎有些赌气,梅三姐直接拿起梅胜武的那杯斟满的酒,一下子给干了。

“这个,我要仔细想一下。”此时的陈震着实有些为难,多媒体教学设备的事情,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而且要尽快的搞定。

可此去香江特区的成功率,着实有些感人。

“哼,既然你不肯,那就算了,”梅胜男一撇嘴,又倒满一杯端起来道:“我梅胜男这辈子还没求过哪个男人,以后也不会再求了!”

说完,红唇触青瓷,烈酒一饮而尽。

陈震这才发现女人正在赌气,连忙劝阻到:“我没说不赔你,可我手上也有事儿啊,你就不能让我想想怎么安排!”

梅胜男听了这话,眨了眨星星一样的眼眸,看着陈震道:“你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没准我可以帮你解决呢!”

陈震无奈摇摇头,虽然觉得投影仪的事情梅胜男帮不到什么忙,但还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多媒体教室?投影仪?”梅胜男疑惑的挑了挑眉头,显然,高中毕业的她也不太搞得懂陈震说的是个什么东西。

“咳咳,就是将电脑的幻灯片,显示到墙上的一种设备。”陈震用尽自己的能力最后解释道。

却没想到,这一说,梅三姐竟然一下子跳了起来。

“啊!你说的是不是一种进口的机器啊,会发光的那种,我好像在我二哥那里见到过!”

陈震见她终于明白了,就补充说道:“我现在急需这种东西来做配套,香江特区虽然也会有东洋的代理商,但是那边儿的人,财大气粗,我这边的关系有点鞭长莫及啊!”

看到陈震一脸为难,梅胜男竟然“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我二哥是在政企采购办工作的,前一段时间,他们就从香江采够了一大批这种设备,肯定有路子啊,我想我们可以通过他的介绍……”

“太好了!”陈震这一下也忍不住的欢呼了起来。

香江特区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自然是采购设备的最佳地点,如果真能通过关系见到供应商,陈震有十足的把握说服对方,给自己供货!

“你能帮我介绍一下你二哥吗?”陈震开心的问道。

“当然不能!”梅胜男却是嘴巴一撅,冷下脸说道:“要你帮我忙,你就磨磨唧唧,现在反过来还要我帮你,你想啥美事呢!”

陈震见状,也是一阵无语,只得苦口婆心的说道:“胜男,咱们可是这么久了的合作伙伴,我拿到了设备,拓展了渠道,肯定对你们宏图有好处。”

“切!”梅三姐继续傲娇,别过头去,“我不要好处,我自己去香江,我自己做丝袜自己赚钱,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求男人了!”

陈震闻言,被她气的够呛,可偏偏有些理亏,没得发作。

这时候,却听“彭!”的一声,包间的大门被猛然推开,梅胜武气哼哼的走了进来,对着妹妹说道:

“胜男,你太过分了,陈震是我们的恩人,你耍小脾气也得看时候吧!”

梅胜武这一通劈头盖脸的,给梅胜男说的俏脸发红,又气又羞的说道:

“哥,你……你别插手我的事情!”

陈震见状,趁机道:“好了好了,胜男,我陪你去香江考察,你帮我拿到投影仪的关系,咱们互相帮助,你看怎么样?”

这样,梅胜男才撇撇嘴,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梅胜武和陈震都没注意的时候,女人却露出的得意的笑容。

谁也不知道,这趟香江特区之旅的途中,她也将度过自己25岁的生日……

困扰好些天的问题有了进展,陈震也很是开心,不知不觉间,便多喝了几杯,最终还是想到答应过林婉不在喝醉,才有些意犹未尽的结束了饭局。

不过饭局之后,问题又来了。

梅胜男不胜酒力,又是第一次喝酒,酒桌上还很清醒,结果出门一吹凉风,直接就站不住了。

这一下可好,车也开不了了。

梅胜武想送她,偏巧出门骑得却是一辆摩托车,几次想给妹妹放上后座上,梅胜男都滑了下去。

直到最后,梅胜武一米八五的大个子也是累的一头大汗。

“哎呀,不行了!陈震,不然用你的车把胜男送回去吧!”

陈震闻言,觉得也不好推辞,现在他跟梅家兄妹的关系正是蜜月期,以后还会长期合作,于是便点头答应下来。

再三跟梅胜武确认了梅胜男的住址,两人将梅三姐放到车里,陈震才吩咐牛大民驱车赶过去。

宽敞的车子里,梅胜男脸颊酡红,身子软软的靠在陈震肩上,酒精的味道从她的鼻息中喷出,混合了一种淡淡的幽香,更加撩拨着人的神经。

陈震有些僵直的坐在那里,心头猛跳,呼吸也愈发急促了。

梅胜男是个绝美的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

即使她没有林婉的温柔贤惠,但她身上那种独立,干练的气质却更盛陈震前生所接触过的,任何一个所谓的“职场成功女性”。

梅胜男更加傲娇,也更加真实,这是这个年代的女人独有的韵味。

而非西方田园女权洗脑之后的那种骄傲自大,自以为是。

淡淡的热量从两人接触的部位传了过来,陈震不知不自觉的想到了梅胜男腿上的那双无暇的黑丝。

此时虽然被长长的裙摆所遮掩,但却更让人升出瞎想。

“咕咚,”

陈震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沉下心思暗骂自己越来越没出息。

强打精神将注意力投向窗外飞退的树木。

可就在这时,一声微弱的嘤咛声却从梅胜男的红唇中吐了出来。

“陈震,你……干嘛要结婚,你干嘛要有老婆……”

声音微弱,几不可闻,可却好像在陈震的心湖中,投下了一颗石子。

无数波纹,就此荡漾开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