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64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我的书架

第64章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己开一家报社!

穆良才这个想法让陈震都觉得有些大胆。

并不是说报社不赚钱,但这种起到喉舌作用的媒体,一直受到很强力的监管,需要注意的方面有很多。

当然话说回来,如果手握一家报社,那么不论是商业宣传,还是舆论造势,都会更加便利,在以后的各种商业模式里,无一不将广告宣传和公关放在了相当重要的位置上。

可以说,投资报社,真的是风险和机遇并存啊!

穆良才一上来就抛出这么一个深水炸弹,让陈震顿时犹豫不决了。

“咳咳,”胡三看到冷场,有点不高兴了,还以为穆良才犯了陈震的什么忌讳。

“老穆啊,你说点靠谱的不行吗?那报社那是个人能办的了得,瞎胡闹吗不是!”

穆良才也自知自己的想法有些超脱时代,只是听胡三吹捧陈震多么多么神奇,想在陈震这里试试水。

见陈震拧眉不语,穆良才也有些自我怀疑了。

不过,就在他几乎放弃自己的想法时,陈震却开口了:

“你手里有啥资源?先期需要多少钱,我占多少股份?”

问题一个接一个,先是让穆良才有些懵,但随后他立刻清楚了,陈震是在衡量投资的价值,也就是说,陈震心动了!

“咕咚!”

老穆咽了口唾沫,他在报社工作了十年,第一次有个跳脱想法,却被几乎所有的人嘲笑疯了。

而现在,竟然似乎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认可,他真的有点兴奋和慌乱了。

“日报社的主编是我姐夫,手续啥的,可以找他帮忙,至于钱,至少需要8W块起步……”

说道最后的股份问题,老穆也犹豫了,最终想了想还是咬牙说道:“陈总,你不用参与经营,我连人带手续入股,股份咱们一人一半儿,你看怎么样?”

陈震听了,又是一阵沉默。

他猜测,这已经是老穆的底线了。

毕竟他既然舍弃大报社的要职自己创业,就不可能在选择给人打工。一人一半的股份已经是“诚意”的体现了。

但八万不是个小数,丢进去不参与经营,要是黄了,找谁哭去?

于是,陈震又看了看老穆殷切的眼神,决定以退为进。

“哈哈,老穆,既然你之前帮了我,那么你缺钱创业,那我必须还你这个人情!”陈震指了指桌上的酒杯道:“咱们边喝边聊。”

胡三闻言,也连忙坐下,承担了气氛组的职责,邀着老穆一起举杯。

三杯饮尽,陈震觉得口味吊足了,继续说道:

“其实,我是个商人,只追求收益,对报社的控制权兴趣不大,所以咯,股份我看也不用对半,我要三成就可以。”

“啊?!”

陈震话一出口,不光是老穆,就连胡三都蒙了,他们咋也想不通,陈震干嘛自己放弃两成股份,这要算到钱上,可就是相当于一万六千块呢!

看到二人吃惊,陈震洒然笑道:“别吃惊,我是有条件的,条件就是我的股权存续期间,报社每年都要拿出一定的版面,帮我登各种广告!”

这个条件,在陈震看来极为重要,因为他之所以投资报社,就是为的这个。

而对老穆这个未来的社长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欣喜不已的说道:“就这?陈总没有其他要求了?”

“哈哈,当然还有一件事,就是我租的那套房子的租期,和小区门前那两个门脸的事情了。”

“你放心!”老穆拍着胸脯说到:“实不相瞒,陈总,你现在住的那套房,产权是报社的,也不是我的,而且报社一般情况不会过问这些,你想租多久,咱们可以直接签合同。”

“至于那些门脸,其实也都是报社的,陈总想买,我可以促成,现在经济危机刚过,小生意不景气,门脸房也不值钱,陈总你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我肯定尽全力帮你省钱!”

短短几句话,已经敲定了陈震想要的结果的方向,剩下的时间自然更是宾主尽欢,觥筹交错了。

当天下午,陈震同日报社签订了房屋转让合同,两间门脸儿40平,四万块钱拿下。比陈震预计的价格低了一万五。

报社投资的事情,陈震承诺老穆,一旦拿到手续,资金立刻到位。

其实,此时的陈震手里也没有太多闲钱了,他要再跟梅胜武影院那边倒出点钱来,以便去香江时购买投影仪。

月底时,还要给付凉松镇那一栋楼的尾款。

现在又加上老穆开报社的这八万。

只能说,越是成功的人,手头就越紧,也真印证了那句话:

这年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回到家,将合同交到林婉手里时,林婉眼中闪出了幸福的泪花。

可以说,她自己都没想到有一天还能拥有一套门脸儿,不过林婉到底还是林婉,十分要强。

眼里噙着泪,再一次对陈震保证了,肯定要将中介所做好,给下岗的工人们做好再就业服务。

不得不说,林婉这个目标是很伟大的,当生意做到了一定程度,一个伟大的目标绝对是必要的。

陈震正想着自己的伟大目标是什么,就看到贝贝小心翼翼的端着一杯热咖啡走了过来。

“爸爸,这是你前两天带回来的饮料,我给你冲了一杯……”

看着小丫头殷切的目光,陈震突然想到,自己的伟大目标,可不就是眼前这个家,和这一大一小,两个可爱的女人嘛!

趁着气氛和谐,陈震说出了自己计划去香江特区采购投影仪的事情。

林婉对于香江有些陌生,当听说是刚刚回归后,更加重了担心的情绪。

陈震连忙安抚道:“正因为刚刚回归,治安才会尤其的好,因为领导在意这一块儿嘛,你放心好了,我只是去买点东西就回来。”

林婉也知道如今丈夫的眼界已经远高于自己,既有自豪,又有自卑。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并说自己在家里也会努力。

不过,就在陈震以为此行会很顺利时,却又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