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71章 说服大圈

我的书架

第71章 说服大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作势欲走,一群人“蹭”的一下将他团团围住!

接着,电话里的那个男声再次响起:

“哈,你个内地佬儿,还在这里跟我装蒜?”

一个小个子男人慢悠悠的晃了过来,看起来三十多岁,很瘦,因为穿的是港风背心,一身筋肉格外亮眼。

“你要是敢报警,早就报了,我不信你不在乎那个梅小姐的小命。”

“信哥,就是他打了我,你要给我做主啊!”这时,女人也可怜巴巴的走上前说道。

被叫做信哥的男人点点头,还是满脸笑容笑,完全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扭头对陈震说道:

“内地人,多的我也不说了,钱放下,跪下来让阿娟抽十个耳光,我告诉你梅小姐在哪儿。”

陈震闻言,没有立刻回复,而是静静的看着对方,良久才说:

“钱,我可以给。”

陈震将十万块钱直接倒在地上,乱飞的纸票子引得众人一通低呼。

笑了笑后,陈震又说:“你要是觉得十个耳光,能抵得过一千万,我也可以跪下来让你们打!”

这话一出,更是引起了一群人的惊呼。

一千万!

哪来的一千万?

就连信哥,也被“一千万”勾起了兴趣,盯着陈震道:

“什么意思,兄弟?你是说,想用一千万,把这事儿平了?”

说完,信哥自己都笑了:“哈哈,内地人都这么有钱了吗?张嘴就是一千万的?”

陈震却很认真的点点头,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震惊四座:

“信哥是吧,不怕跟你讲,我这次来香江,就是为了找你!”

嚯!

什么鬼?

这个内地佬认识信哥?

所有人都看向信哥,叫阿娟的女人更是不可思议。

“你特么耍我?”信哥皱着眉头,他很清楚,自己压根就不认识陈震,就算远房亲戚,也不可能是东川口音啊!

“当然没有!”陈震摇摇头道:“先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震,是内地一家连锁影院的老板,我这次来香江,就是知道香江这边的电影事业搞得风生水起,想找人合作一下……”

听了陈震的话,信哥先是一愣,随即开始再次打量起陈震来。

眼前的家伙,虽然年轻,但是胆色过人,而且看穿着打扮,谈吐气质,就算在内地,肯定也是吃得开的。

大圈成员都是近一两代,才移居香江的。虽然也有些看不起内地,但接受程度,却远比那些假洋鬼子好很多了。

说到这里,信哥的态度稍稍有些变化道:

“内地人,你到底啥意思,你开影院找人合作,我又不拍电影,跟我有关系?”

陈震一直细细的观察着信哥和周围小弟的表情变化。

看到对方态度有所转变,便撇撇嘴笑道:

“信哥,你这话就不对了,赚钱的事情,跟大家都有关系,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这几年香江拍电影的那些公司有多赚钱了,你难道就眼看着别人赚钱,自己不心动吗?”

陈震很清楚,此时很多香江的电影公司的老板,之前都是信哥的同行!

他就是在提醒信哥,以前大家都差不多,现在人家在赚大钱,而你却在原地踏步!

果然,信哥听了之后,脸色黑了下来。

香江不大的地方,同一个圈子里就这么些人,谁发财了,谁落难了,大家都清楚得很。

如今的信哥,可以说比之十年前混的还惨!

以前大家都是在一条街上讨生活,现在呢?

人家开了公司,穿了西装,开了宾士(奔驰在香江的译名),你信哥还是那么一个小破背心!

“咕咚!”

信哥不知道在想什么,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才说道:

“兄弟,你肯跟我合作搞电影?你说说,你想怎么合作?”

陈震知道对方心动了,作为一个前谈判专家,可以说只要对方肯听他讲话,那么就已经成功了百分之八十。

而且,97年的香江电影真的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如果能打通本地的一条渠道获得片源,金色奥斯卡必将再上不止一个台阶!

“很简单,信哥,你只要拿到电影公司的手续,然后我说要哪部片子,你就帮我拿到版权和胶片!”

“你也知道电影票房全靠人头,而内地的人口,要比香江多上百倍千倍!”

陈震一边说着,一边回忆着此时的卖座影片。

华仔的《黑金》、伊健的《龙争虎斗》以及后来冲破天际的《无间道》系列……

这些要是能拿到独家版权,这钱赚的就有点不敢想象了。

“就这么简单?”信哥似乎有些不信的样子。

“看似简单,”陈震真诚的说道:“但缺了你们这一环,我想在人生地不熟的香江特区跟其他财大气粗的公司打交道,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是天然形成的!”

信哥虽然是上一辈就来到了香江,但其实也没有啥好条件上学读书。

陈震说的很多话,他其实都有些听不明白,但不知怎的,就感觉眼前这小子能帮自己赚钱!

信哥终于说道:“行,兄弟,咱们都是华夏人,自己人不为难自己人,这次的事情,算是个误会,这这么算了吧……”

“信哥!”阿娟闻言,生气的大喊。

“闭嘴!”信哥一直是含笑的模样,但此时一发起怒来,却是让整个店面的气温都下降了两度似的。

全场所有人,都是低头不语。

陈震见状笑了,他其实早就看出来,这个信哥,是个狠人。

“呵呵,信哥,你痛快,我也不磨叽,这十万块钱算是先期的定钱,我会在香江停留几日,成立公司的细节,咱们慢慢谈。”

陈震这么说,本是为了给信哥一个台阶下,毕竟自己的人挨了打。

没想到信哥却是摇头说道:“兄弟,我这人做事有个原则,就是要不不信人,但是信了,那就算是自家兄弟。阿娟的事,我也了解,先挑衅的是她,不过帮亲不帮理,再有今天这么一码事儿。”

“啥也不说了,我找人带你去接梅小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