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72章 罗四儿

我的书架

第72章 罗四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陈震听到梅胜男的消息,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从昨天中午失踪,到现在几乎已经持续了24个小时。

她没有受苦吧?

就在陈震着急跟着信哥的一个小弟去见梅胜男的同时,店面外,一双因紧张和不安而通红的眼睛,正在静静的注视着这家铺面的大门。

罗四儿,罗三的亲弟弟,两人相差六岁,因为年龄差距,罗三从不带罗四玩儿,但三哥从小在学校里打架得来威望和地位,罗四可是一点一点儿都看在眼里。

罗三在学校里,无人敢惹,出入教室前呼后拥,跟着一群“小弟”!

等上了初中,三哥还搂着学校里数一数二开放的“校花”,一起去家里的小阁楼上“玩游戏”。

当时情窦半开不开的罗四听着阁楼上传出的阵阵娇笑声,那是既羡慕又嫉妒……

从那时起,罗四就立下宏远,将来长大一定要做三哥一样威风的爷们儿!

而现在,是罗四距离成为“四哥”最近的时候。

“只要狠狠地教训了陈震那个瘪三,得到红兵哥的赏识,以后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罗三想着,嘴角上浮现出一个残忍的微笑。

就在这时!

“哗!”一声。

铺面的卷闸门被打开了,罗四一下子屏住了呼吸。

只等陈震出来,他就直接上去,给对方一个“透心凉!”

这时,一个人走出来,却不是陈震。

罗四咬了咬牙,告诉自己要沉住气。

等第二个人出来时,“四哥”一下子瞪圆了眼睛!

高大,英俊,一身装逼的西装,不是陈震那个小瘪犊子还能是谁?

说时迟那时快,罗四一下子窜了起来,顾不上对面有两个人,只想着捅上几刀,转身就跑!

“陈震,红兵哥让我来教你做人!”

一声大吼,罗四攥着刀冲了过去。

陈震听到喊声,也吃了一惊,等回头看有个人拿着刀朝自己冲过来,下意识的想躲一下。

不过这时,信哥却带着一大群马仔跟了出来,十几个人的注意力也都被罗四的吼声吸引了过去。

“哈,快看,哪来的扑街,这是一个人来挑我们一群?”

“脑子进水了,还拿刀,真特么搞笑!”

大圈佬各个好勇斗狠,见过的大场面不计其数,见到罗四拿个小刀冲上来,一群人都差点笑岔了气。

信哥却皱起了眉头,厉声骂道:“哪来的死衰仔,你们去,给我抓过来!”

一声令下,一群小弟二话不说就像饿虎一样扑了过去!

看到一群大圈佬走出来的一刹那,罗四就手拿匕首愣在了当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现在见一群如狼似虎的大圈佬朝自己扑了过来,终于醒过神来,丢下刀子转身就想跑!

不过很遗憾,仅是下一秒,“四哥”就被扑倒在地,一群乱拳黑脚直接狂风暴雨般的落了下来。

打过架的都知道,一旦被一群人摁倒在地,就算你是项羽转世,泰森附体也不好使,混乱的拳脚几乎瞬间就能让你丧失抵抗力,那一瞬间,空气都好像被抽走了。

等罗四想死狗一样被拎到陈震和信哥跟前时,头已经肿的像个足球,满嘴是血,估计牙掉了不止一颗。

“陈兄弟,这衰仔好像刚才喊你的名字,是你的仇家?”信哥扭着头问陈震道。

这时,陈震才想起了梅胜武的提醒,盯着眼前的猪头问:“你是罗四?朱红兵派你过来的?”

罗四被人拎着,惨兮兮的点了点头。

陈震的眼睛眯了起来,真是阎王好与,小鬼难缠,这朱红兵还真是要跟自己较上劲儿了啊!

竟然派人跟来香江对付他!

看到陈震沉默,信哥也不客气,直接对挥手道:“手指切了,丢到海里!”

“等等!”陈震听完,连忙阻止了下来道:“信哥,咱们以后是要做大生意的人,极端的手段还是少用一些吧,我看直接教训一顿放回去得了。”

信哥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示意小弟,按照陈震的话去做。

不过就算如此,罗四也有的受了。香江道上有很多特色手段,对这些,陈震也只是略有耳闻而已。

“陈兄弟,不是我说你,妇人之仁,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啊!”信哥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但话里却是意有所指的说道。

陈震点点头,心里却知道这家伙已经有些小看自己了。

有些话,不方便说出来,97年后的香江日益安定,终究会完全融入祖国的怀抱,想要安稳经商,就必须爱惜自己的羽毛。

这些大势,信哥这种混出来的人是不可能认同的。

不过陈震也并不担心什么,求同存异是合作的基础,而且,将来赚的真金白银会让信哥明白,谁才是两人合作之间的主导者!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陈震跟着一群人七拐八拐,终于在一间民房中见到了梅胜男。

此时的梅胜男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嘴里还塞了一个破布。

看到陈震的那一刹那,女人眼里先是惊恐,而后一下子,泪就落了下来。

陈震虽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但心里不免还是略过一丝丝的怒意。

“赶紧放开梅小姐!”信哥很痛快的招手放人。

绳子落在地上的一刹那,梅胜男站起来一下子撞进了陈震的怀里。

“陈震,你没事吧,他们没怎样你吧?”梅三姐竟然先问起了陈震。

一阵感动涌上心头,陈震拍了拍女人的背安慰道:“没事,没事了,一切都很好。”

信哥此时,也很合时宜的笑着道歉说:“哈哈,不好意思啊,梅小姐,咱们直接都是误会一场,我跟陈老弟一见如故,既然你是陈老弟的红颜知己,那我在这里也跟你道个歉!”

梅胜男闻言,眼中闪过一丝震惊。

她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女人,相反因为哥哥梅胜武的原因,她才清楚信哥这群人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陈震是用什么办法跟他们谈妥,甚至还让对方跟自己道歉的?

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有在香江特区都能用的上的背景吗?

梅胜男想不透的同时,心中又有了一丝自豪,为自己的眼光而自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