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81章 杠杆

我的书架

第81章 杠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救命……”梅胜男只喊出一句话,就陷进了河水里!

就在这危急时刻,却有一股大力拉扯着她的衣领向上游去。

“哗!”一声,陈震和梅胜男同时钻出水面,陈震连忙说道:

“抓紧我的肩膀,我带你游上岸!”

人在危急时刻,总会慌乱不已,可听到陈震的嗓音,梅胜男的心却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用手牢牢地扶在陈震厚实的肩膀上,没一会功夫儿,两人就爬上了岸。

这时,一直在岸上大喊的赵向芝也松了一口气:“你们没事吧,怎么一下就掉进去了!”

陈震不好说是自己弄巧成拙,一旁的梅胜男却是“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刘淳也赶了过来,老头本来一脸紧张,手里还拿着一根绳子,可看到笑嘻嘻的梅胜男,突然有点搞不清情况了。

“怎么个情况,不是掉河里了嘛?”

赵向芝也是无语的耸耸肩,表示看不懂现在的小姑娘。

“咳咳,”陈震感觉有些尴尬,连忙清了清嗓子说:“你先别笑了,快去找件衣服换上!”

于是在刘淳夫妇诡异的目光里,拉着梅胜男去车上找衣服去了。

“我说,这小陈不是有老婆吗?”看着两人的背影,刘淳皱着眉头疑惑的问。

赵向芝撇嘴道:“人家年轻人的事儿,你少管!”

……

因为陈震这些日子里一直很忙,很多时候只有晚上才有空回家。因此,他在车子里也备了两套备用的衣服,以防不时之需。

不过等梅胜男穿上陈震的衬衫时,却发现两人的身材差距太大了,宽松的衬衫下露出一双修长的玉腿,河风一吹,白衬衫飘了起来,再加上梅胜男一脸新奇的笑容,那画面,恍如现代版的洛神降世。

陈震一边换衣服,一边却看呆了,甚至都最后还扣错了扣子,在一旁的牛大民见状也是强忍着不敢去笑。

最终,梅三姐又多穿了一条陈振的运动裤,但因为裤管过长,怎么穿都显得邋遢。爱美的她因此故意将裤管挽到了膝盖附近,露出白藕一般的小腿,更显一种英姿飒爽的中性美。

此时,天色渐暗,远处赵向芝已经升起烧烤炉的炭火,河边的刘淳举着钓竿,如老僧入定,也不知到底收获了多少战果。

“咱们快过去吧,也帮着干点活儿!”梅胜男对陈震说。

“好是好,收购东川厂的事我还没跟你说完呢!”

“哎呀,晚点再说,赵会长年纪大了,总不能让她都把活干了啊!”

梅胜男说完白了陈震一眼,自顾自的跑了过去。陈震无奈只得和牛大民跟随过去。

一走进烧烤架,一股烤鱼的香味就已经扑鼻而来,牛大民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了几声,见陈震朝自己看过来,立马作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也怪不得刘淳要通宵苦战,到底是有两手的。这刚多久的功夫,他已经搞到了四五条鱼,其中除了一只个头很小,其他得都已经被赵向芝收拾好,放在了烤炉上。

几人席地而坐,刘淳也收了杆儿,说说笑笑,听老头老太太讲起了他们年轻时候的奇闻异事。

很快,大家都吃饱喝足,赵向芝将话题再次拉到了东川厂上,牛大民识趣的起身回到了车里。

“小陈,刚才你说要并购东川厂,是认真的?”赵向芝问。

“当然是真的,”陈震说:“赵姐,其实你们都知道,我之前就是住在东川厂宿舍的,对东川厂的优势和问题都还算了解,如果条件合适,我绝对会投资东川厂,而且我有信心,让他重赋活力,扭亏为盈!”

赵向芝眼神亮了起来,问道:“你想要什么条件?说一说,如果可能的话,我会尽力促成!”

陈震闻言,想了一下后,淡淡说出了自己的条件:“第一,东川厂还是东川厂,我只是入股取得决策权,并没有打算完全将东川厂变成私企!”

陈震提这个要求,就是深知在这个年代,国营厂的好处多多,如果完全将东川厂拿到自己手里,改制成私营企业,那倒不如直接在新开一家厂子。

赵向芝立刻点头,这个问题在她看来简直不是问题,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讲,保持东川厂的部分公有制,还会让所属的单位更容易接受。

陈震接着说道:“至于第二个条件,那自然是关于钱的,股份认缴方面我要求分期进行,一期最多不超过十万,总金额不超过五十万,而且我要百分之七十五的股权和实际经营权!”

嚯!

这话一出,就连梅胜男都不由暗自惊呼。

这不是就是要拿十万块钱实际控制东川厂吗?

这陈震也太黑了吧!

别说东川厂,就算梅胜男的宏图,也不可能十万块给你,这简直就跟明抢差不多了!

看到赵向芝的脸色变得难看,陈震连忙解释道:

“赵姐,您别急啊,我虽然只肯出五十万,但东川厂现在可是负资产,负债160W,这样算来哎,我也算是拿五十万帮公家负担了一百多万的负债,不算胃口大吧!”

“你说得好听,前期你就拿十万,这点钱儿,让我怎么去帮你说话?”赵向芝有些埋怨的说道。

“哈哈,姐,无商不奸嘛,我做生意自然是用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回报,更何况,第一期虽然少,但我承诺,明年三月份前,将全部的五十万缴清!”

明年三月份!

那正是东川厂贷款到期的日子!

赵向芝盘算着,如果东川厂不答应这个条件,那就意味着明年就要进行破产清算,到时候什么都没有了。

而答应了这个条件呢,至少到时候能用陈震认筹股权的这笔钱填上窟窿,在维持一段时间。

赵向芝心动了。

“你真的能在明年三月份之前,缴清这五十万?”

陈震点头说:“这是自然,所有的事项都是要卸载合同里的,我交不起这钱,东川厂大可以起诉我。”

“好!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我去帮你和东川厂的高层沟通一下,你可别临时给我掉链子!”

陈震闻言,再次郑重点头,但一旁的梅胜男却一下子急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