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90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的书架

第90章 敬酒不吃吃罚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来顺紧靠东川美术中专,中专门前有一大排小吃店。

赵彪正坐在一家烧烤店里,没精打采的撸着串儿。

要么说赶上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

赵彪好容易在朱红兵那里立了功,可惜没等到“朱哥”奖励,就直接进了医院。

没有正经工作的赵彪好几天都没吃上顿饱饭了,这次撸串,就是一次蓄谋已久的“霸王餐”!

酒足饭饱,正当赵彪打算将准备好的头发缠在烤串上时,一只手狠狠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赵彪吓得一个激灵,烤串掉在了地上,可等看到烤串店老板还在柜台里算账时,赵彪一下子怒了!

“他么的谁啊,乱你吗拍……额,黑爷!”

赵彪看清眼前的人,差点吓尿了裤子,东川道上敢当面骂老黑的主儿,算上进了监狱罗三儿,一只手也数得过来。

老黑脸上笑的热情,手指却狠狠的捏在了赵彪的脸蛋上:

“啧啧,赵彪是吧?听说你修车的技术不错?”

赵彪闻言,以为老黑要他修车,连忙点头道:“技术好不敢说,黑爷要修车,我肯定没二话!”

不过,老黑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赵彪的脸色变得苍白。

“哦?那桑塔纳2000的刹车,修的了吗?”

赵彪的心脏狂跳起来,大汗珠子啪嗒啪嗒流了下来。

老黑见他这个样子,冷笑一声:“知不知道,动陈老板的人,有什么下场?”

“呜——”一声!

赵彪拉开凳子,直接跪到了老黑跟前,烤串店里的人见到这一幕,全都吓了一跳,悄悄地将目光投了过来。

“都特么给我转过脸去,吃自己的,谁也不准跑单,老板少收一毛钱,我饶不了你们!”老黑霸气的一声吼,整个小店里鸦雀无声。

小店老板,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此时却是抱着一个盘子,认真反复的擦拭了一遍又一遍,根本不敢抬头!

就在赵彪被吓得要给老黑磕头的时候,老黑的脸色一变,和蔼可亲的笑道:

“放心,小伙子,大武哥说了,以后咱们要按规矩办事,你跟我讲讲朱红兵的事儿,我心情一好,说不定就会放了你呢?”

赵彪闻言,如蒙大赦,顾不上抖得跟筛糠一样的身子,如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于是,老黑又顺藤摸瓜的找到了程强,不过这次老黑换了个工作方法,在澡堂子里见到程强之后,二话不说先来了五六个大耳刮子,然后直接塞到浴池里让“强哥”将泡澡水喝了个饱。

于是,“强哥”也撂了,在东川这一亩三分地上,能跟梅胜武犯犟的人,现在一个在监狱里,另一个在医院里……

金色奥斯卡。

过了中秋节以后,电影院的客人逐渐转化为一年轻情侣为主的人群,因为天气渐凉,小情侣们不能再去逛公园了。

因此,集中扎敦电影院,既暖和,又高雅,情到深处的时候,手难免放错位置……

反正金色奥斯卡,自然而然的就成了搞对象圣地。

梅胜武点上了一根白红塔,一时间青烟缭绕。

跟惬意的大武哥相反的,是坐在他对面的,头上还缠着纱布的男人。

他叫冯鑫,也就是那个被朱红兵开了瓢的小弟。

“大……大武哥,我可不敢得罪您,只不过在朱哥手底下混饭,免不了……”

没等冯鑫说完,梅胜武就丢了一根烟过来,那时候的软红塔,别看才三毛五一根儿,但还真是个稀罕物件儿。

梅胜武笑道:“兄弟,放轻松,你也知道我现在已经做正行了,轻易不会宰了你喂狗的。”

冯鑫听了,却那还轻松的起来?

自打被程强牵连,跟着老黑来到这里,他就后悔没早点把自己的积蓄交给老娘保管,要有个三长两短……老娘也好……

一旁的老黑见程强吓得不敢说话,趁机想将软红塔抢过来自己抽,却被梅胜武一眼瞪了回去。

“抽烟,兄弟,都说了别紧张,”梅胜武看程强胆子有点小,改变了策略,笑眯眯的道:

“其实呢,叫你来就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冯……冯鑫是吧?听说你跟着朱红兵不太顺心啊,这样,你跟我交交朱红兵的底,我做主,跟你安排个工作,保证比你跟着那沙比混强百倍!”

冯鑫一听,脸色顿时变得铁青,要知道,道上规矩,做二五眼可是要三刀六洞的,这年头虽然不会真的那么惨烈,但是得罪了朱红兵,哪能有好果子吃?

“咕咚!”

冯鑫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大武哥,我……我就是个小跟班儿,朱红兵的事儿,我真知道的不多!”

“哦!这样啊,”梅胜武闻言,将大半根烟撵灭在烟灰缸里,嘿嘿笑了一声说道:

“听说你有个弟弟,在学校里挺横?打伤了人家同学,是你出面给事情压下去的?”

“我要是去找对方家长,给他们做主告你弟弟,有了案底的话,你弟弟这辈子……啧啧啧,可惜了……”

梅胜武叹息的摇头,冯鑫的眼中已经充满了恐惧。

其实对他来说,就算不争气的弟弟有了案底,也没啥,大不了跟他一样混呗!

可他怕的是,梅胜武要想找你的事儿,今天能找人告你弟弟,明天就能找人“告”你全家!

“大武哥,别……别这样,我真的是不知道,我真的是不知道朱红兵有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啊!”

梅胜武的脸冷了下来,盯着冯鑫的头顶说:

“哦,听说你还有个小姐相好?我要是出面让她告你强千,不知道她会听你的,还是听我的?哎,听说监狱里最近缺人手,也不知道你进去了是不适应……”

冯鑫彻底崩溃了,哭丧着脸坐在地上说道:

“大武哥,别开玩笑了,我知道!朱红兵的家里,藏了很多不干净的东西,你只要举报,他肯定会被抓的!”

梅胜武闻言,不屑的撇撇嘴:

“哼,真尼玛的敬酒不吃吃罚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