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96章 你的医药费!

我的书架

第96章 你的医药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住手!”刘丽娟一声喊阻止了弟弟。

她还想给新厂长留一个好印象呢!自打尝到了当领导的甜头,她是愈发想升职了。

厂办主任都这么爽,要是做了副厂长,那还不爽上天了!

为此,刘丽娟今天还特意擦了口红,想着新厂长可是男的,要是被看上了,牺牲一下色相,也不是不可以嘛!

这时,车间外面的锣鼓已经响了起来,刘丽娟估摸着新厂长的车子已经到了,连忙跟弟弟说道:

“走,跟我一起去迎接新厂长,记得机灵点趁机表现一下。”

“新厂长刚来认生,被他看顺眼了,说不定你也能当个一官半职的!”

刘丽军被姐姐一提醒,顿时紧张了起来,混了这么多年早就腻了,要是真能再当个小头头儿,何乐而不为呢?

提了提裤腰带,刘丽军亦步亦趋的紧跟姐姐,出了车间大门。

两人刚出门,就看到一辆漆黑锃亮的皇冠车缓缓驶了过来。姐弟俩见状都是心生羡慕,暗暗感叹:

新厂长就是牛逼,开这么豪华的车子,不能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吧!

在两人的眼里,只有电影里的老外才开这么豪华的车子,于是便紧张的浮想联翩起来。

新厂长要真是老外,不会外语可咋整?

越想越是紧张,两人的态度也更卑微了,手心里都是汗水,只等着轿车一停下,就立马冲上去给新厂长开门!

皇冠终于缓缓停下,可没等刘家姐弟上前,车上就下来了西装笔挺的牛大民。

今时不同往日,帅气的牛大民身材挺拔,戴着墨镜,早就没了以前的混混模样。

刘丽娟吓了一跳,本以为牛大民就是新厂长,刚想上去攀谈,却见牛大民满脸严肃的小跑到了车子后门,微微鞠躬,才将车门打开,同时用手遮着车门框,似乎是害怕领导碰头。

看到这架势,这后排的领导得有多牛逼!

姐弟俩心砰砰直跳,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直到从车上走下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两人都是一愣,随即被彻底石化!

林……林婉?

真是林婉!

刘丽娟的眼瞪的比蛤蟆还大,狂吞好几口唾沫,仍旧没有从震惊中缓过神来。

而再接下来从车上下来的人,则是彻底让她崩溃了。

陈震一身金利来休闲打扮,走下了车子,眯了眯眼睛,适应了一下车外的光线,然后发现了呆若木鸡的刘家姐弟,嘴角顿时勾了起来。

“刘丽娟,刘丽军,咱们又见面了啊!”

说罢,看向林婉道:“老婆,你还记得她们俩吗,以前跟咱们可是邻居呢!”

林婉自然记的刘丽娟,前两天马小翠还在她面前痛骂刘丽娟的卑鄙无耻。

只不过经过陈震的提醒,林婉又想起了当初在纺织厂宿舍被欺负的场景,眼神中顿时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陈……陈震,你就是新来的厂长……”

刘丽娟喉咙干涩,说出的话音都有些颤抖。

而一旁的弟弟刘丽军,甚至还没从震惊里清醒过来。

“有问题吗?”陈震笑道:“我觉得我当厂长也挺好的啊,行了,没时间废话了,带路吧,先把奖金给发下去!”

刘丽娟有点不敢信自己的耳朵。陈震竟然没找她算旧账,什么情况?

一边猜测着,一边拍了拍弟弟,一路往车间里走去。

当一百多个工人看到林婉时,先是短暂的沉默,随即爆发出激烈的欢呼声!

“林婉!新厂长!”

“林婉!新厂长!”

林婉见状,笑着往下压压手,示意大家冷静,随即才解释说道:

“大家别急,我不是新厂长,我们家陈震才是,他想带领大家把东川厂重新搞起来,所以就把厂子买了下来!”

林婉这一席话,如果是换了别人,肯定会被羡慕嫉妒恨。

同样是嫁老公,凭什么你的老公就这么强,说买厂子就买厂子!

但林婉却没有被嫉妒,百十号女工含泪欢呼,就因为林婉为人朴实温柔,肯帮助困难工友说话!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陈震也站了出来,他的话倒也干脆,直接从牛大民手里接过皮包,拿出一厚摞现金来!

“说那么多话都没用,咱们直接发钱,每人二百,念到名字的,上来领钱!”

然后,还没等工人们反映过来,他已经直接拿出名单,开始念名字了:

“张婷!”

一个瘦高的女工闻言站了出来,有点犹豫的走上前来,期间还看向低着头的刘丽娟,直到从林婉的手里接过两张钞票,她才喜极而泣:

“太好了,太好了!孩子又能喝奶粉了!”

张婷刚生完孩子,奶水却不够,一家人看着孩子饿的直哭,却只喂得起白粥……

看到张婷的样子,一群工人们都有些感同身受,眼圈基本都红了,她们之所以忍受着高强度的工作和刘丽娟的压榨都不肯离职下岗,谁家里不是等着钱吃饭!

一个又一个的工人领到的奖金,一张张愁眉不展的脸变成了喜笑颜开。

陈震看着这些工人,心里颇有些意气难平。

如果不是刘丽娟这种蛀虫,不是刘丽军这种恶霸,一个国营大厂,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想着这些,陈震又数出一千块钱,分成两摞,缓缓开口说道:

“这两摞钱,每一摞是五百,是给刘丽娟主任和他弟弟刘丽军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工人们每个人都是二百,凭什么刘家姐弟就是五百?

刘丽娟心里也是狂喜,难道……陈震碍于自己在厂里的威信,只能继续重用自己,所以才不计前嫌,还要给自己发五百块奖金!

如此一来,她就可以继续在厂里如鱼得水,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呢!

可就在她浮想联翩的时候,陈震已经一跃走到了她的跟前,而后抡圆了胳膊一个大嘴巴抽到了她的脸上。

“欺压工人,中饱私囊,好大一个厂子被你们这种蛀虫祸害的要破产,这一巴掌,是代表工人们打的!”

说完,陈震将五百块钱甩在了刘丽娟的脸上,

“这五百块钱,是你的医药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