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陈震林婉 > 第104章 带梅胜男去农村?

我的书架

第104章 带梅胜男去农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梅胜男被陈震的话惊住了。

她经商多年,唯一的原则就是讲信誉,除此之外,赚钱才是第一要务。

陈震讲的商业的人文价值,似乎给她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陈震,你说的太好了,我要向你学习!”

梅胜男咬着红唇,美眸里似有水光闪动,竟然工工整整的给陈震鞠了一个躬!

陈震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本想用手去托,但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用伸手。

经济基础决定思想高度,即使梅胜男已经是当下这个时代里最先进的一批人,但陈震前生的一些商业理念,还是远远超过了她的认知。

被梅胜男的目光盯得发虚,陈震停顿了几秒钟,才硬着头皮继续说道:“再有一点,就是98年的法国世界杯即将举行,我们应该抓住时机,生产一批高质量的足球袜提供给喜欢足球的年轻人,这在东川,目前是个空白,只要我们抢先准备,也能发上一笔大财!”

这一次,梅胜男的反应则是让陈震大跌眼镜——

“啊?世界杯,什么法国世界杯,我知道巴黎时装周,这两者有关系吗?”

陈震第一次感到一头黑线。

不过这也不怪梅胜男,本来女性就不关心足球,而且据陈震所知,在98年之前,华夏的新闻媒体对足球的宣传和推广确实很少很少。

但98年那次“凯旋门之夜”真的不一样,马丁瑞奇一首《生命之杯》的“GO,GO,GO,偶来,偶来!”红遍了大江南北,华夏青少年的体育活动一下子从乒乓球转变为了足球。

能抓住这个风口,绝对不会有错!

再详细的给梅胜男解释了世界杯的影响力之后,梅大老板迅速意识到了商机,但唯独对于陈震讲述的世界杯的影响力,还持怀疑态度。

陈真也知道自己得观念无法强加给她,只能略过这个话题,继续说道:

“再有就是有关于农村老百姓的产品需求了。”

关于这个话题,陈震极力想着自己的措辞,想避免梅胜男的误解。

“其实……胜男,你有没有想过,宏图的袜子生产的质量其实很好,为什么却总是只能在东川保持销量,而农村老百姓却压根不买账?”

“啊?”梅胜男被问愣了,之前宏图的生产规模,根本不需要去想这些问题。

因为仅仅是东川本地的市场,她都没有全部吃下。

但现在却不同了,东川厂的生产规模比宏图大了不止五倍,如果只局限于东川一市的市场,恐怕根本无法让东川厂扭亏为盈,进而在明年三月份儿,堵上东川银行的窟窿!

“我觉得可能是货品没有在农村铺开吧,农村供销社太分散了,没法做到大规模的铺货……”

“错!”陈震没等梅胜男说完,就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一旦讨论起正事,他就会很严肃,绝算不上是个怜香惜玉的人。

“供销社现在都是私人承包,之所以人家不要你的货,就是因为销量不好,没有利润,傻子才会进你的货!”

“啊?怎么可能!”梅胜男颇有不甘的辩解道:“你说话不要这么霸道好不好,咱们的袜子卖得好不好你心里也清楚,哪有你这么诋毁自己家产品的?”

“在东川,确实现在卖的还可以,”陈震说:“但你却没想到,农村老百姓劳动量更大,袜子损坏的肯定更快,咱们的袜子定价两块钱甚至两块五一双,他们舍得买吗?”

“现如今小麦一斤才四毛五!辛苦半年下来一亩地才收四五百斤,割麦子再在穿坏一双袜子,换你你心疼吗?”

梅胜男被说愣了,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脚下的袜子,咽了口唾沫,半天没说一句话。

陈震看她这个若有所悟的样子,趁热打铁的说道:

“所以,咱们专门生产一批针对农村市场的袜子,只要价格放下来,质量中等,舒适度和工序可以降下来!”

然而,这话一出,梅胜男立刻瞪起眼来!

“不行,绝对不行!”梅大厂长再次起身瞪着陈震说道:“陈震啊陈震,你刚才还说要关爱消费者呢,就这么一会功夫,就转过头来要生产劣质产品,坑人了是不?”

梅胜男气哼哼的说着,说完还不解气,用玉葱一般的手指指着陈震的鼻子继续道:

“你要敢做这种缺德丧良心的事儿,我……我饶不了你!”

陈震被梅胜男态度的坚决吓了一跳,他早知道梅胜男的态度可能会是不赞成,也做好了下大力气说服对方的准备。

毕竟这个年代的人,都认准了做东西要质量过硬。

可陈震还是没想到,这女人竟然会反应这么大,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放弃农村市场?

那还谈什么业务增长!

可要硬来的的话……陈震看了看梅胜男圆睁的大眼,只怕是过不了她这一关啊!

“好好好,你先把手放下!”陈震只能先安抚一下对方的情绪。

梅胜男明显是真的生气,挺拔的曲线随着呼吸不停起伏,冷哼了一声,收回了手。

“陈震,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想做生意赚钱,耍点小手段,都无可厚非,但是生产假冒伪劣产品,这可是让人刨祖坟的事儿,我不能看着你堕落!”

看梅胜男一本正经的说话,陈震只感到一阵牙疼,生产适合市场环境的产品,怎么就跟被刨祖坟联系上了呢?

知道梅胜男的性子,他是无语又无奈,连忙说道:“行了,行了,你先别气,我去打点水,咱们坐下来慢慢商量。”

梅胜男还是不解气,冷哼一声不答话。

陈震趁机拿起暖壶走出厂长办公室,假装朝锅炉房走去。

不过,刚走出梅胜男的视线,陈震就连忙掏出电话打给了梅胜武。

现在这事儿,也只有梅胜武能帮得上忙了。

梅胜武接了电话,听陈震前前后后一通解释,沉默了半晌说:

“陈震,胜男其实是没吃过苦的,根本没法体会农村老百姓的想法,我看不如你找机会带她去农村转转,真正体验一下,我估计她就明白你的苦心了。”

陈震一听,顿时觉得这话靠谱!
sitemap